第一章 重生

无问 1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4304字
苍茫的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直插天际的雪山傲立在世间,一名满头白发已是暮年的老人,站立在雪峰山上眺望着远方,神情落寞,背影萧瑟。 “天地灵气已去,枯等了五十年,到头来也还是一场空一场空啊。”老人悲凉的在雪峰山上喊道。 “师傅,我等对不起您啊!”老人的身后,三名已是中年的男子跪在雪地上,满脸的泪水。 这名老人是这个世上最有名的相学大师,无数政府要员,富甲天下之人为求其一卦,一批,不惜争得头破血流,而老人身后的三名男子则是老人的徒弟,但是却没有传承下老人那无与伦比的相学,而今老人已是暮年,即将不久于人世,而这相学最正宗的传承也将就此断灭。 老人双手附于背上,望着这漫天的白雪,淡淡的说道:“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三人自然知道这雪峰山的地理位置,可是他们也同样明白老人问的并不是这个,一时间沉默不语。 老人等待了几分钟后,叹息了一声,怀念的说道:“这是一切的开始,而我也将在这里终结,你们好自为之吧!” 三人对视一样,低下头恭敬的说道:“师傅养育之恩,徒儿们没齿难忘!” 老人轻轻的恩了一句,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天空中一道无声的雷电划过天际,带起长长的尾巴,消失在天的尽头。 三人跪在雪地中等了许久也未见,老人再说话,不禁猛然起身上前查看,却发现老人早已断气了,哭声传出,传了很远很远。 世界第一相学大师李重玄逝世,享年158岁,无数受过李重玄老人恩惠之人,都悲切不比,每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们都不吃荤腥,以纪念李重玄老人。 ......... “呃!”一声虚弱的喘息声响起,一名躺在大桥下的小乞丐微微张开了双眼,双眼浑浊无比,在看清了所在后,小乞丐不由的大惊“这~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此人便是已经在雪峰山上逝世的李重玄,李重玄慢慢从地上爬起,轻轻活动了下已经僵硬的身体,扫视着四周,他发现这已经不是他所在的那个科技文明时代了,周围的房屋格局,路上行走的路人的衣着,都彰显着这是一个未知的时代。 李重玄从桥底的破洞中走出,朝着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走去,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但是当李重玄走到街上后,行进的路人们都掩着口鼻纷纷避让开来,一些人甚至还出言怒骂道:“哪来的小乞丐,身上这么臭还敢在街上乱走,不怕死啊!” 李重玄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那人,独自走着,臭,他当然知道,但是以李重玄的心性和修养是不会去理会那人的。 走着走着,李重玄穿过了大街小巷,看似漫无目的的走着,可是李重玄却是有着自己的考量,陌生的世界,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语言他虽然可以听懂,但是他在这世界上却是一点根基都没有,如果不找到来源的话,那他很有可能就会饿死在这里。 “嘿!你们快点啊!要是耽误了老爷的大事,可要你们好看。”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这是一个留着八撇小胡子,头戴一顶短边乌纱帽,一副精明的模样的中年男子,正指挥着几名壮汉,搬运着一些东西。 李重玄嘴角微微翘起,他知道自己的机缘来了,他轻轻的走到了那人的身后,拍了那人一下,说道:“我要见你们家老爷。” “是!是!是!请问你是?”那人习惯性掐媚的说道,可是一转头看见是一个浑身发臭的小乞丐时,顿时变了一张脸,退后了两步,伸手拍了拍刚刚被李重玄拍过的地方,厌恶的说道:“哪里来的小乞丐,这里不是讨饭的地方滚,快点滚!” 李重玄笑了笑,他自然不会被这管家的两句话便打发了,淡淡的说道:“我要见你们老爷,你们王老爷!” 那人见李重玄居然一点也不怕,还觉得是自己不够凶恶,于是便摆出了一副凶恶的模样,说道:“快滚,不然我就叫人来扔你走了。”管家身后的大汉一听,纷纷放下了手上正在搬运的东西,站在了管家的身后,等待着管家的一声令下。 李重玄皱了皱眉,自己现在这身子骨,要是被这些大汉扔出去了那还了得,那估计就直接一命呜呼了,就是现在他也是强撑着罢了。 见到李重玄一点反应也没有,管家立马说道:“哟,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来啊!把他给我扔出去!” “是!”几位大汉听到话后纷纷上前去,准备将李重玄扔出去,在他们眼里李重玄不过是一个小乞丐罢了,虽然说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但是就算是出了事也有上面的人顶着而已。 就在大汉即将擒住李重玄的时候,李重玄淡淡的说了句话便让管家震惊不已。 “你在二十岁的时候曾经丧女!至今未有孩子!” “你们快,快住手,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管家指着李重玄,颤抖的说道,他二十岁的确曾经有个女儿死于非命,可是这事是他没来这城之前的事了,这小乞丐却是如何得知的? 李重玄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言语,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管家,他当然不能说这是从面相上看出来的,恐怕说了管家反而不信。 管家面色惊疑不定,他现在有些拿不准面前的这小乞丐了,他知道有种人,可以移山填海,无所不能,世人都称为修真者,他瞅不准这小乞丐是否也是这种人,于是他决定在试探试探,“哼!别以为在别的地方打探来的消息,便可以在我这行骗,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李重玄自然知道管家心中所想,淡然的说道:“你现在的妻子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 “什么!”这回管家可是真的被震撼到了,他妻子有身孕这事,他都是昨天才知道的,这小乞丐居然也能张口说出。
“你母亲是78岁去世的。” “你父亲是85岁去世的。” 随着李重玄的一句一句话吐出,管家的神色是越来越震惊,赶忙打断李重玄的话,恭敬的说道“大人在上,小的冒犯了。” 李重玄淡淡笑了一声,说道:“还用我再说下去吗?” “不用了,不用了,小的服了!”管家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赶忙说道,他可不敢再让李重玄说了,要是说出什么什么时候去**之类的丑事,那他可就没脸呆在这城里了。 李重玄点了点头,笑道:“现在可以为我引荐你们老爷了吧!”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管家连声说道。 就在管家准备帮李重玄引荐自己老爷的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从朱红色大门中传出。 “怎么样,好了吗?” 李重玄眼睛一亮,暗叹道“好一副富贵相啊!” 管家赶忙上前迎道:“老爷,就快好了。不过发生了点事情,有个人想见你。” 老爷冷哼一声,怒斥道:“你做了多少年了,这点规矩还不懂吗?我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吗?”王威,此城中算是比较顶尖的富豪,但是最近却是焦头烂额,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王老爷,你好!”李重玄上前走去,看着王威说道。 王威眉头一皱,并没有理会李重玄,而是转向管家,冷声说道:“这个不会就是你所说要见我的人吧!” 管家一听便知道老爷已经发怒了,可是李重玄那边他又不好得罪,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是的,老爷!” “好!好!好!”王威连说了三声好字,面色已经变得阴沉无比,“看来你是不想干了是吧,不想干了就给我滚!” 管家面色一苦,可是又无法反驳什么,总不能说是,那小乞丐把我的事全说中了,想见你吧,那样估计会被直接打出去,管家没有办法,只好求助的看向李重玄。 李重玄笑了笑,说道:“王老爷不必动怒,我找您确实是有要是相商。” “你会有什么事,想要找我商量,”王威眯起双眼,精光闪过,他久经上位,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股气势,寻常人在王威的这股气势下,必定胆战心惊。 李重玄丝毫不惧的对视着王威,王威的气势对于他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在前世的时候,他会见过多少总理,首富,王威的这点气势来说简直是就是毛毛雨罢了,李重玄眼神清明,淡然的说道:“王老爷这次可是去做生意?” “自然是!”对于李重玄对自己的气势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王威不由的有些震惊,不过行商多年,早已练就喜行不于色的地步了,不过说话的语气确实好了几分。 李重玄语气突然一变有些严肃的说道:“我奉劝王老爷一句,这次最好不要去,不然家产毁于一旦。” “怎么可能,不要胡说八道,来人啊!把他赶出去!”王威一听这话,立马怒了,大吼道,想要把李重玄给扔出去。 李重玄摆了摆手说道:“王老爷不必着急,且听我一言,此事的变故还源于老爷家中,老爷有没有发现最近家某些人有些不合常理的举动。 被李重玄这么一说,王威立刻回想起了自己的三夫人这几天确实有些反常,不过这又有何关系呢? 一看王威的表情,李重玄便知道自己说对了,继续说道:“我能推算出,你此次出行必横生祸端,原因就出在你的家人里,但是具体是谁我就不得而知了,王老爷可以去查看一下,也图个安心,反正我人就在这里,也跑不掉。” 王威神色惊疑不定,显然是在考虑着什么,自己家中这几日三夫人确实行动有些诡异,要是这小乞丐说的是真的,那我不是万千家财要毁于一旦,想到这里,王威立刻吩咐道:“管家,你去三夫人房中找找。” 管家应了一句,便进入了府邸,前往了三夫人的屋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李重玄无比淡定的站在众位大汉中间,神色自如,没有一点担心,反而王威则是满头大汉,一幅焦虑的样子,他心里是万分相信自己的三夫人的,可是有句话说的好,不可信其无,但可信其有。 过了许久,管家终于跑来出来,一脸震惊的模样,李重玄眼睛一漂,便知道了结果,淡淡的笑了,管家走到了王威的身旁,在王威的耳中小声说着什么,王威的神色越来越冷,到最后直接怒吼了一句“这个该死的贱人!” 原来是这三夫人私通外面的山贼想要谋取王威的财产,而再给山贼写信的时候,却刚好被前来查看的管家抓了个正着,现在已经被家丁给压在了密室中。 李重玄望着神色暴怒的王威,淡淡的说道:“王老爷不必生气,如今事情已经解决了,便是极好了。” 现在再听李重玄的话,王威已是不敢再怠慢了,在王威眼中,李重玄已经是修真者那一行列的人了,连忙说道:“大人说的是,说的是!” 李重玄笑了笑,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想让你帮我办三件事!” 王威一听李重玄让他办事想都没有想,连忙说道:“好好好,您说您说。” 李重玄并没有立即说,而是望着王威说道:“你难道打算让我在这说?” 王威一拍额头,连忙道歉道:“是在不好意思,是我怠慢了大人,来大人请。”说着把李重玄迎进了大门。 管家看着一脸兴奋的老爷,本来想问这货物该如何是好,但是老爷去已经走远了,管家摇了摇头,对着大汉们说道,先放着吧,我去问问,说完赶忙朝着王威追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