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角地图(上)

无问 10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3656字
漆黑的洞穴寂静无声,淡淡的凉意从李重玄的心底冒出,李重玄在落地后并没有动,他感到了一股无形的杀机笼罩住了自己,在这黑暗不见物的洞穴中,隐藏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李重玄伸出一只手,手上红光冒起,但是却只是照亮了三步之内的道路,李重玄皱着眉头审视着四周,按道理说,自己发出的灵光不可能只有这点亮度,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地方有古怪,这让李重玄的心里对这个地方有了更深的忌惮。 李重玄从怀中掏出了几刀铜币,朝着前方四散投去,“叮当!”铜币应声落地,可是并没有发生预想中的危险发生,这让李重玄有些疑惑,他小心的朝前走了两步,但是危险依旧没有发生,李重玄对此依旧不放心,从怀中再掏出了几枚铜币探路似的的朝前方丢去,在确认了没有威胁后才向前走去。 “踏,踏,踏”寂静的黑洞中,只有着李重玄的脚步声,他已经走了十几步了,就在李重玄放下心中的担心的时候,危机突然出现,一道凌厉的剑光从黑暗中飞射而出,李重玄脸色瞬间变了,这剑光来的太突然了,让李重玄一点准备都美没有,李重玄脚下重重一跺,身体猛然拔高数丈,向大鸟般展开身躯,那凌厉的剑光恰好擦着李重玄的腋下穿过,可是这还没有完,剑光在触碰到墙壁后,居然没有崩碎,而是再反射了过来,并且触碰到了其他的几道剑光。 李重玄在这种生死时刻,表现的越发的冷静,眼中,脚下,一个红色的八卦太极图凝结而出,李重玄没有去关注身后几道飞射而来的剑光,直径朝着前方走去,每一步踏出,都会有几道剑光从黑暗中飞射而出,李重玄步伐交错,与那致命的剑光总是擦肩而过,如同在死神的刀尖上跳舞,李重玄神色冷峻,目光一直凝视着前方,黑暗的洞穴此刻已经被剑光笼罩,要是寻常人一进来恐怕就会身首异处,哪怕是那些个金丹期的高手也会含恨而终。 李重玄可以感觉到,这些剑光非常的凝实,仿佛被无限压缩过一般,任何一道剑光都不是李重玄可以抵抗的,哪怕是擦到点边,也会让李重玄的身体瞬间崩溃。 “嗡!” 在李重玄走上黑暗中的台阶时,整个洞穴都发出一阵嗡鸣声,遍布的剑光此刻全部消散,而李重玄也是放松了紧绷的心,汗水瞬间冒出,浸湿了李重玄的衣服,李重玄虚脱般的软倒在台阶之上,面色一阵的苍白,他强忍着脑子的眩晕,将身体盘坐着,丹田内的太极图缓缓运转吸收着天地的灵气。 渐渐的一天过去了,李重玄原本盘坐的身体忽然一颤,双眼猛然睁开,两道红光化作利剑朝着前方飞射而出,李重玄嘴角划过一丝笑容,喃喃道:“开光期到了。” 原本一片漆黑的洞穴,在李重玄境界突破后,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洞穴的四面八方处各放有一个卷轴有物体遮挡,要不是李重玄心有八卦通明还真发现不了,李重玄知道那剑光就是那些卷轴所发出的,阵法师不仅可以将阵法刻画在地上,还可以刻画在卷轴上,不过在经过了那么多年后,还能有如此威势也不经让李重玄心生佩服了。 李重玄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开始巩固刚刚突破的境界,开光期,可以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事物,但是在李重玄的理解上应该是,开光初期,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开光中期则是见山依旧是山,见水依旧是水,而开光最后一个境界则应该是,勘破一切虚妄。 可以说李重玄对于开光期的理念是十分深的,许多人在突破开光期都没有感悟,只是靠教中长老的言传身教罢了,但是李重玄认为每一个境界都必定有每一个境界的作用,存在即必然。 几个时辰过后,李重玄才缓缓起身,朝着身后走去,入眼尸骨遍地,有几俱骸骨还散发着莹莹光亮,像是宝具一般,李重玄猜想这个应该就是那几个大教的人了,对于旁边散落的宝具,李重玄一脸的不屑,也许在他人的眼中,这些宝具都是珍宝,但是在李重玄的眼中却是如同垃圾一般,除非是绝世宝具,不然李重玄宁可自己炼制。 李重玄越过那几具骸骨,直径朝里面走去,那是赫连教的深处,本来赫连教的防护不会这般差的,只是它们也经不过岁月的侵蚀,无法发挥作用了,只有前面的卷轴还在发着最后的余光。 李重玄发现了其中有一具骸骨的姿势十分的奇怪,似乎还去到什么地方,李重玄顺着骸骨的方位朝前望去,发现一个宝座立于台阶之上,虽然已是暗淡无光了,李重玄了然,那具骸骨应该就是赫连王了,李重玄没有想到,临死之前赫连王还想登上自己的宝座,李重玄缓缓走上了那台阶,走到了宝座旁,轻轻的抚摸着宝座的扶手,心中不由的想到:“权力,威名,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突然,李重玄手微微一顿,眼中精光一闪,喃喃道:“原来是这样啊!”李重玄伸出手抓住了宝座上的扶手龙头,手上微微用劲,龙头居然旋转开了,只是因为年代的久远,才发出“吱吱”的声音。
“咔!” 在李重玄把宝座的龙头旋转到底的时候,座椅上突然打开了一道开口,里面放着一个朱红色的小木盒,李重玄淡淡的笑了笑,他知道赫连墓中最重要的东西,他得到了。 李重玄抚摸着木盒上的纹理,并没有立即打开,他知道这不是时候,这时从上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吵杂声,李重玄暗自一惊,叫道:“不好!”他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来了,赶忙将木盒放在怀里,现在想跑也来不及了,因为他们已经进来了。 “是谁居然已经进去了。” “不好我们快进去,大教的人也快来了!” “让开,不要挤我!” 一道道人影冲进了洞穴中,而李重玄早已隐藏在了阴影之中,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这个方法还是挺安全的,毕竟大教的人还没有到来,这里的都是些后天先天的武者,并不能夜视,所以李重玄还是暂时安全的。 第一批人先下来了,发疯似得向前冲去,李重玄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知道这群人肯定会死的很惨,那剑光连李重玄自己都接不住何况是这群后天武者呢? 果然,当这群人踏入禁区的时候,剑光出现了,无情的屠戮着那群人,惊恐,害怕,的表情出现在所有人的脸上,血在飞洒,溅了满地,人命在此刻是那般的脆弱,李重玄甚至还看到了,在当时吃饭时交换消息的红衣男子和那名姓李的男子,此刻在剑光的追逐下,相互推搡,想要先一步逃离。 “该死的,你干嘛?”李姓男子道。 “哼,当然是跑了,还能干嘛,你滚一边去!”王姓男子怒声说道。言罢,还狠狠的打了李姓男子一掌。 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这一掌正中李姓胸口,就因为耽误了这一点时间,李姓男子瞬间便被剑光分尸了。 见到李姓男子被剑光杀死后,王姓男子开怀大笑,好似李姓男子和他有深仇大恨一般,明明之前还曾把酒言欢,可是现在却为了自己能活,而将其抛弃,人性有时候就是这么可怜。 李重玄一直在等,他在等一个时机,他其实可以现在击破卷轴,让剑光停止,但是要是时机早了,很有可能和那群大教之人刚好碰上,时机晚了就可能被一眼发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游走着,李重玄一直在准备着,手心微微出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洞口处,只要一有大教之人出现他立马出手击毁那几道卷轴。 就在这时,几道强大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洞口处,李重玄瞬间一惊,手上红光一抖击穿发射剑光的几道卷轴,其实李重玄也看不清这几道卷轴的位置,只是推算出来的,那几道卷轴似乎被遮盖住了难以发现。 “咔!” 剑光骤然消失,有些即将要被剑光击穿的人,都是一愣,而后发疯似得朝里面冲去,此时此刻,他们也没有想那么多,他们知道,大教之人就在身后,此时更应该抓紧时间,先抢夺几件宝物才好。 “哈哈!这难道是玄清教的静虚剑?”一人拿着从地上捡起的剑,兴奋的说道。 “赫连教的功法,我终于可以踏出修真那一步了。”又有人说道。 李重玄在阴影中,冷漠的注视着那群人,悄然跟在身后,准备随时撤退。 “噗” 灵光闪现,那名手中拿着刚刚得来静虚剑的人,瞬间爆裂开来,一名白衣青年出现在了原地,一把接住了掉落的静虚剑,喃喃道:“我玄清教的东西,何人敢动。” 周围的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一名先天高手就这么死了,所有人都看了看手中的宝物,大叫一声,朝着外面冲去,他们知道要是还留在这里,肯定性命不保。 李重玄静静的跟在这群的身后,也朝着外面跑去,大教之人开始屠戮了,每一个手中有宝物的人都逃不过他们的清扫,有几道灵光甚至差点打中李重玄,不过被李重玄那可怕的推算,给提前预知了,从而躲了过去,李重玄慢慢加速,没过多久便跑到了最前面,纵身一跳,跳出了洞口,李重玄冷眼望向下方的一群人,运起灵气用力一跺。 土地瞬间塌陷,下方还没有出来的人,纷纷叫喊着,怒骂着 “不,是谁,这么可恶!” “待我出去,我定不放过你!” 对于这些诅咒的话,李重玄重来都不放在心上,李重玄飞速的朝着山下跑去,他现在要赶紧离开赫连城,不然等到他们封锁城池就来不及了。 就在李重玄快到山下的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到了李重玄的耳朵里,顿时让李重玄一惊。 “小孩,你跑这么快干什么!还是说你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