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百花宗

无问 197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2284字
第一百九十七章百花宗 炙热的太阳无情的散发着周身的热量,大道上无论是树木花草,还是飞禽走兽都哀怨的低着头,一辆鎏金的马车缓缓的行使在道路上,一阵阵吵闹声从马车内不停的传出,无数行人纷纷侧目,好奇的望着那马车,很奇怪为什么在这么热的天气里,里面的人居然还这么有精神! “公子,我还是觉得你原来的样子好看!”琼鸣撇了撇嘴说道。 “笨蛋琼鸣!公子什么样子都好看的”绿绮听闻后,立马反驳道。 “哼!你才是笨蛋呢!就知道拍公子马屁!”琼鸣不屑的说道。 “哪有啦!”绿绮眼眶中顿时起了雾气,拉了拉身旁青年的衣角,可怜兮兮的说道:“公子,琼鸣她欺负我!” 李重玄无奈的摇了摇头,揉了揉绿绮的脑袋,柔声道:“公子这就帮你教训她,乖!” 绿绮见公子要教训琼鸣,眼眶的雾气顿时消散无踪,退到一旁一脸笑意的看着琼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好戏。 “绿绮!你!”琼鸣一脸愤恨的看着绿绮,张牙舞爪似得便想要扑过去,却被李重玄一手按住了。 李重玄笑嘻嘻的捏着琼鸣的脸蛋,笑道:“小琼鸣,不准欺负绿绮听见没!” “才….才…木有……呢!明明…素…她奇虎…我!”被捏住双颊的琼鸣,连话都说不清,却还要指出受欺负的是自己。 李重玄叹息了一声,将头凑到了琼鸣的耳边,轻声道:“这段时间你就多让着她一点吧!她大病初愈,还没有那么快恢复原状,所以琼鸣你要多忍让一些,明白吗?” 琼鸣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其实她也发现了许多时候绿绮的表现根本不像是成年人的样子,更像是小孩一样,根本不像以前那般安静淡然,不清楚缘由的她只好将此事放在了心底,如今她才明白原来是当初留下的病根,想到此琼鸣也是微微叹息了一声,那****并不在场,但是她可以想象到当时绿绮的感受,小姐因为疏忽而身死,自己活过来了,而小姐却永远的离开了,那种心情根本不是言语所能道出的。 李重玄松开了双手,轻轻揉了揉琼鸣的脑袋,柔声道:“不用想太多,你们只要负责好衣食住行就可以了,其他的事都有本公子担着呢!” “恩恩!”琼鸣笑着点点头。 绿绮此时也走了过来,靠在了李重玄身旁,轻声道:“公子,你身边好凉快啊!” “是啊是啊!公子,话说你怎么会变了一副模样的,一开始我都没有认出来!”琼鸣看着眼前那和原来没有一丝相同的模样,有些哀怨的说道。 李重玄微微一笑,道:“这样不好吗?” 琼鸣左看看右看看,最终摇了摇头,道:“不好,虽然比以前帅了,但是感觉好妖异的感觉,尤其是那冰蓝色的双目,感觉要把人冻僵一样!” 李重玄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也和你们说过了,我这具身体本是灵身,本体还被囚禁在一处地方,灵身太过羸弱,我只能用冰龙骨髓来强化身体,奈何这仙道灵药实在太过于霸道了,不仅强化了身体,甚至还改变了我的相貌,不过这也是好事,能省去我不少麻烦的事。”
“那是不是就有两个公子了?”琼鸣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不会了,待事情结束后,我会回去与本体融合,到时候就可以恢复原来的相貌了!”李重玄轻声说道。 “还是最喜欢原来的样子,那时的公子离我们很近很近!”说着说着,琼鸣便慢慢闭上了双眼,李重玄周身都散发着寒气,虽然李重玄已经极力压制了,但是微微卸出的气息虽然会让人感到清凉,但是时间一久便会陷入沉睡之中。 李重玄看着已经睡着的两人,默默拿起了两床被子,盖在了二人身上,李重玄此刻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为何没有教这两个丫头修行,待数十年后,她二人老去,是否还会像这样跟随在自己的身旁呢?想到此处,李重玄便觉得还是要找两门合适的功法交付于她二人,虽然不求问鼎,但至少可以延长寿命,延缓衰老。 很快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马车还在咯吱咯吱的作响,此时的李重玄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玄域的地界,绿绮和琼鸣好奇的看着附近的风景,玄域的地域是十分具有特色,四季的时间似乎在这里停滞了一般,东边都是春季,南边都是夏季,西边都是秋季而北边则一年都是冬季,而李重玄一行人正是要往北边而行,那里则是一望无际的雪峰。 “公子,难道我们这次是去见那个女人吗?”琼鸣好奇的问道,不过在说到那个女人时,语气却有些埋怨。 李重玄笑着点点头,道:“不错,哪里应该算是玄域比较遥远的地方了,况且我在八域中朋友虽然有一些,但是能给你安定生活的却只有她一个而已!” “可是我不喜欢哪里,哪里的人都是冷冰冰的!”琼鸣皱着鼻子说道。 “琼鸣乖,现在是非常时刻,就连公子我自己都不敢说能活下来,更不要说要护着你们了!所以你们就安心在哪里待上一段时间吧!”李重玄轻声说道。 “好吧!”琼鸣绿绮极不情愿的答应道。 遥映人间冰雪样,通幽寒路百花葬。相传在玄域的最北方一直存在着一个宗门,那里镇压着通往地狱的道路,漫天飞舞的雪花,冷的没有一丝感情,似乎要把天地冻结,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宗门究竟在什么位置,因为在宽阔的雪峰内,除了白还是白,李重玄静静的站在一处雪峰旁,轻轻叩响了一处岩壁,那是唯一一个没有被白雪覆盖的地方。 “咔!” 石门缓缓转动,一名白衣女子诧异的看着外面的一行人,吃惊的问道:“你们是谁?怎么会知道此处!” 李重玄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刻着百花的令牌,交给了眼前这人,轻声道:“告诉你们宗主冰凝,说是故人来访!” 那人接过令牌后,看了一人,顿时手一哆嗦,震惊道:“这……这居然是宗主令牌!”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