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冰龙印——绝壁

无问 198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2527字
第一百九十八章冰龙印—绝壁 在百花宗的内部,并没有向其他宗门那般巍峨的建筑,也没崇山峻岭来彰显宗门的不凡,百花宗显得十分的普通,甚至朴素,在皑皑白雪上有的只是一间又一间的四合院,有的只是一棵又一棵的古树,在漫天银毫下被装裹着,放眼望去,茫茫林海,银装素裹,北风吹来,万树银花,洁白的雪浪在徐徐北风中此起彼伏着。 那拿着令牌的女修士慌张的穿过了林海,来到了最中心的那一间四合院内,她深吸了几口气,定住了心神,缓缓开口道:“弟子晚秋!有要事拜见宗主!” 四合院内的一座凉亭内,一名白衣的女子端着一杯缓缓冒腾热气的茶水,正欣赏着外界那飘扬的雪景,就像一副绝美的画卷一般,只是忽然间一道呼喊声打破了此刻的宁静,女子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瓷杯,轻声道:“晚秋应该是今日镇守大门之人,既然是她有要事,恐怕今日要有客人了,去把她叫过来吧!” 女子的声音很轻,但是周围的守卫还是听得很真切,心中不免诧异,这宗门已经很长时间不曾有人来过了,长的她们连时间都快要忘记了,守卫一拱手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了,不一会儿便把晚秋领了过来。 晚秋见到凉亭内的宗主,立马跪下,恭声道:“弟子晚秋参见宗主!” “恩!”女子轻应了一声,缓缓道:“来的是何人?” 晚秋恭声道:“是一男子与两名女子!” 女子听闻后,眉头猛然一跳,语气也不似最初的那般宁静,还带着几分期许,“可是一名黑发黑瞳,年方20左右的男子?他有没有让你给我什么东西?” 晚秋听到如此慌张的宗主心中不免有些诧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宗主这般慌乱,而且好像还知道那人是谁一般,不过晚秋也没有多想,如实道:“那人的确是有说让我将一样东西交付于您,但是他并不是黑发黑瞳,而是蓝瞳白发!” 女子听闻后,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语气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淡淡的说道:“将东西呈上来吧!” 晚秋听闻后,将东西交付于了守卫,便不再言语,静静的等着宗主发话。 当守卫接过这东西时,手上也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面色惊异的看了自家宗主一眼,她也认出来了,这分明是自家宗主的宗门令牌,怎么会在一个外人的手上,不过她也没有迟疑,直接交付在了宗主的手上。 女子看到那熟悉的令牌后,顿时愣住了,这块令牌陪了她很多年,也丢失了许久,她知道这块令牌在何人手上,但是她却不曾要回过,女子默默的收下了令牌,张口道:“那人现在在何处?” “还在大门处候着!”晚秋答道。 “呼!” 晚秋话音刚刚落下,便感到了一阵风声从自己的耳边吹过,晚秋下意识的一抬头,便发现自家宗主已然消失不见了,晚秋震惊的想到,难道自家宗主…… “少爷,怎么这么久啊!估计她不会来了,我们要不回去吧!”琼鸣狡黠的说道。 李重玄温和的笑了笑,轻声道:“这么多年没有见了,没想到你还是这般讨厌她,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啊!” “她差点将少爷你掳走了,这还叫没有做什么!”琼鸣气鼓鼓的说道。 “就是就是!”绿绮此刻也是气的脸颊通红,只有在这件事上,她和琼鸣是站在同一战线的。
李重玄摇了摇头,刚准备开口,神色却猛然一凝,将琼鸣与绿绮拉到了身后,淡淡的说道:“来了!” “轰!” 原本天空中那宁静的鹅毛大雪此刻突然间变得无比的狂暴,疯狂的汇集在了一起,林海上那绝美无比的雾凇,此刻也变的杀机盎然,大雪如同决堤了一般朝着李重玄方向轰然压下,这是属于大自然的力量,在那铺天盖地的大雪下,更本无处可逃,任何人看到此情此景,恐怕都不会有要逃的想法。 雪崩转瞬即来,李重玄神色凝重,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如同是一个月前,他也毫无办法,但是此刻,李重玄伸出一只手,一道道蓝光从身体上散发,一条冰蓝的龙头出现在了李重玄的身后,绿绮与琼鸣此刻也不敢出声,骤然降下的温度让她两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李重玄此刻也无法估计的她们二人,只能专心的应对这眼前的难关,李重玄眼中神光绽放,在雪崩即将栖身的那一刹,大吼道:“冰龙印——绝壁!” “吼!” 李重玄那身后的冰龙大吼了一声,猛然冲向那漫天的大雪,但是转眼间便被大雪吞没了,李重玄三人也被大雪埋藏在了大雪之中。 待大雪停复后,女子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大雪之上,看着消失的三人眼中有些疑惑不解。 突然间,大雪的深处,一道蓝色的冰龙冲出了雪中,李重玄带着琼鸣二女缓缓落在了雪中,看着上空的女子,也不恼怒,轻声道:“冰凝许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哼!但是你却是变了许多”冰凝冷声道。 李重玄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是会变,或者不能说是变,准确的说应该是为了完善自己吧!” 冰凝讥讽的看了李重玄一眼,淡淡的说道:“完善自己所以就只是灵身前来?我虽然以前做过那事,但是不代表我现在也会做那样的事,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如此。” 李重玄苦笑了一声,他算是明白了为何对方今日脾气那么大,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李重玄解释道:“并不是我不愿以真身前来,而是真身来不了!” 冰凝听闻后,神情瞬间变了,身体飘然落下,道:“出事了?” 李重玄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九龙锁天阵,困住了我的真身!出动灵身纯属不得已而为之!” 冰凝眉头一皱,轻声道:“需要我出手吗?” 李重玄摇了摇头,“没事,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冰凝点了点头,她知道李重玄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根本不是旁人可以改变的,随即开口道:“既然不是此事的话,那你前来所谓何事!” 李重玄苦笑了一声,道:“你说话还是这么直白啊!我其实是想琼鸣和绿绮放在你身旁一段时间。” 冰凝微微思索了一番后,说道:“很麻烦吗?” 李重玄叹息了一声道:“玄武碑!”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的话,你先跟我进来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冰凝缓缓说道,神色有些不自然,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子居然也和这件事有了牵扯。 “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神秘?”李重玄疑惑的问道。 冰凝笑了笑,没有言语,只是眼中一丝无奈一闪而逝,哪怕是离她最近的李重玄都没有发觉。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