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玄武令牌

无问 199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2315字
第一百九十九章玄武令牌 初次来到百花宗的内部,李重玄一行三人便被百花宗的朴素之美所感染到了,那种中正平和之气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有的,琼鸣与绿绮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轻声道:“这里的空气好像比外面要清澈的多啊!” 冰凝听闻后,缓缓叹息了一声,道:“那是外界的人与事太浑浊了,而这里就像雪一样,干净透明,洁白无瑕!” 李重玄伸出手握住了一片雪花,轻声道:“既是雪,也是血吧!正因为如此此地才会如此的超脱圣洁!” 冰凝闻言,神色骤然一变,目光如电直射李重玄,哪怕是她心上人,在这件事面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寒声道:“你究竟知道什么?” 顿时庞大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李重玄瞳孔微微一缩,站在绿绮与琼鸣身前,淡淡的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此处乃是一处险地,似乎是为了镇压什么东西,其余的就不太清楚了!” 在李重玄解释后,冰凝的神色便恢复了正常,她歉意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对此事太敏感了,你出身于那个地方,对于这种事知道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重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事,我知道你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我们走吧,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看吗?” “恩,跟我来吧!”冰凝点了点头,便朝着前方走去,一路上,百花宗的修士都好奇看着李重玄一行人,因为她们百花宗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人来过了,而且这一批人竟然还是由宗主带来的。 “宗主,敢问他们是谁?”正在路上,一名中年妇女神色不善的看着李重玄等人,问道。 冰凝笑了笑,道:“安长老不用多心,这是我曾经的一个朋友,托我帮个小忙罢了!” 安长老上下打量了一番李重玄后,缓缓点了点头,在她看来对方只有出窍前期的修为根本不值一提,对于百花宗来说根本产生不了什么危险,所以便也识趣的让开了道路。 待走远后,冰凝小声的说道:“安长老一向是管理宗门上下的刑罚与安保之事,所以对于外来人的出入比较严厉,并不是针对你!” 李重玄笑了笑,道:“这个我倒是不在意,我比较在意的是你要给我看的东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冰凝卖了个关子,并没有告诉李重玄。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冰凝并不着急带着李重玄去看那样东西,而是带着李重玄一行人在宗门的景致处到处游玩,直到天黑之后,冰凝才停下了脚步,轻声道:“来人,带这两位姑娘到厢房休息。” “是!”冰凝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出现了两名守卫,这都是冰凝的贴身护卫,虽然是在自己宗门之内,但是对于宗主的安全还是要相当严谨的。 “少爷……”一见有两个陌生人要将自己带走,琼鸣和绿绮都不大乐意,期盼的看着李重玄,希望能让自己不要离开。 可是李重玄却是摇了摇头,本来他就有些事不想让琼鸣二人知道,这样正好可以让她们先去休息,李重玄轻声道:“好了,玩了一天了,你们也该累了,好好去休息吧!”
“是!”二人极不情愿的跟着两个护卫离开了,一步一回头,要是不知情者还以为是诀别呢。 看的李重玄直晃脑袋,待二人走远后,李重玄才缓缓说道:“好了,冰凝你可以说了吧!” “还是先去我的住处吧!”冰凝言罢,便朝着自己的四合院走去,无奈之下的李重玄只好跟在了后头。 回到自己的房间,冰凝点燃了一根檀香,徐徐的热气伴随着清香很快便飘在了整个房间,冰凝随手抛出了一块令牌丢在了李重玄的身前,问道:“你看看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李重玄一把接过了令牌,定睛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问道:“这是玄武通行令,难道你?” 冰凝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没错,哪怕是百花宗地位超然,也不免要参与进去,换句话说整个八域所有这个层次的修士都要被迫参与,而结果恐怕不会尽如人意。” 李重玄微微思索了一番后,缓缓说道:“也就是说,整个八域有56名你这种层次的修士?而每个修士都可以指定一人前去玄武碑参悟来作为弥补?” “不错,你很聪明事情和你说的并没有多大的区别,现在这玄武令牌还没有公布,你却认得说明你也是这56个指定人之一吧!”冰凝叹息的说道。 李重玄点了点头,道:“不错,之前欠了对方一个人情,所以承下了此事!” “诶,没想到我还是晚了一步,我今日见你前来,本来还想把令牌交付于你,也可以保存我百花宗不出世之名呢!”冰凝无奈的说道。 李重玄微微一笑,道:“百花宗人才辈出,刚刚一路过来,我就看见不少修为高觉的修士,相信此行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冰凝摇了摇头,道:“对于其他几域我到并没有担心,我真正担心的是天域,天域七星可以说是每一代都一直压在其他域的上头,而且在那一次最终之战里,唯一击杀对方的正是我百花宗的人,所以这仇是已经结下了,这次玄武令之事,我听闻也有天域的插手的迹象在里面。” 李重玄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此事里面居然还有隐秘,如果真的是结下了梁子,那么前往天域真的可以说是羊入虎口,“不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如果不去那便是众矢之的,到时候我百花宗都会岌岌可危,去了就是白白葬送自己弟子的性命。”冰凝无奈的说道,这仿佛就是一个死循环一样。 “那你是想让我做什么呢?”李重玄缓缓说道,他可不相信对方是专门找他诉苦的。 “我想让你护她周全!”冰凝郑重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如果天域的那些老家伙随便出来一个,恐怕我都不会是对方的对手”李重玄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这种赔命的事他怎么可能回去做。 “放心吧,从那日开始,八域将再无一名真正的大修士了!”冰凝苦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李重玄一脸震惊的问道。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