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上路

无问 201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2312字
第两百零一章上路 李重玄微笑不语,并没有回答冰凝的问题,有些事情还不到可以说的地步,冰凝见李重玄并没有回答,就明白这个问题可以涉及了一些隐秘,所以也就没有在追问,而是换了一个问题,“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呢?” “明天吧!本身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还要去熟悉下天域的环境,说实话我真的挺好奇,传闻中如同仙境般的天域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李重玄笑着说道。 “是吗?早点出发也好,我相信你会惊讶的!”冰凝神秘的笑了笑说道。 “希望如此吧!”李重玄诧异的看了冰凝一眼,没有做声。 “秋兰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会醒过来,你要不先下去休息吧,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冰凝轻声说道。 李重玄点了点头,他长途跋涉的赶路,的确有些累了,冰凝既然这么说,他当然也不会推辞,转身便离开了厢房之内,只是已经回头的他并没有看到冰凝那双眼中包含的离别之色,此番分别恐无再见之日了。 待李重玄离开之后,冰凝微微叹息了一声,其实她很想将对方留下,再看对方几眼,可是她怕呆的时间太久,自己会更加舍不得,那件事的最终结果自己已然可以遇见了,冰凝眼中此刻满是回忆,思念之情,想到某处时,嘴角还会划出一丝微笑。 很快秋兰便悠悠转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找李重玄的麻烦,秋兰大吼道:“你出来,我不服,有本事我们再战一场!” “够了!”冰凝怒斥道,绝美的脸庞上充满了愤怒与失望。 秋兰的情绪瞬间冷静了下来,她忘记了自己的师尊还在此处,秋兰低头不语缓缓站到了一旁,等待着自己师尊的训话。 “你不服?你有什么好不服的?在修为比你低的人面前,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说你不服?”冰凝丝毫不给自己宝贝徒弟面子,上来便是呵斥。 秋兰轻咬嘴唇,眼眶微红,但是眼神中桀骜依旧不减,她还是不服。 “好好好,看来在百花宗这几年的顺风,让你眼睛都被蒙蔽了,那我就告诉你,刚刚在你对面的那个人只是一道灵身,你连面对对方灵身时都没有出手的机会,你觉得他本尊前来你还有机会吗?”冰凝冷漠的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秋兰瞬间抬起了头,震惊的问道,语气满是不相信。 “为什么不可能,我可以告诉你,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便是元婴期的修为了,那时的你还在苦苦求道金丹呢!如今的他早已到达分神中期了,而你呢?你们的年纪相仿,你比对方拥有着更多的资源,更好的师傅教导,而他什么都没有,也许你在同级中胜率可能较大,但是他却已经把眼光放到了老一辈的身上了,他是真正的天才。”冰凝淡淡的说道, 冰凝那一连串的话语让秋兰呆若木鸡,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与对方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一时间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诶……”冰凝微微叹息一声,她也知道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但是响鼓还需重锤敲,冰凝缓缓说道:“秋兰,你曾是我最看好的弟子,也是我内定的接班人,将来的你是要统领整个百花宗的,你现在这个样子如何能让我放心的把宗门的重任交付于你呢?”
“扑通!” 秋兰一下跪在地上,无声的泪水悄然从眼角流出,秋兰哽咽的说道:“弟子辜负了师尊的期望!” 冰凝微微一笑,手掌轻抚秋兰的头发,柔声道:“不,你不是辜负了我,而是辜负了你自己啊!你还记得我当初是为什么会破例收你为徒吗?” “弟子…记得!”秋兰微微低头道。 “那时的你远远不到我收徒的标准,哪怕是你的祖上曾经给予百花宗一些帮助,但是要想做我的真传弟子,还是差了许多,但是经过一番的磨练后,我最终还是答应了,你认为我看中你的是什么呢?”冰凝轻声问道。 秋兰思索了一番后,摇头道:“弟子不知!” “是坚韧,是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其实你的天赋在百花宗并不是特别好的,但是你够努力,也许是因为你是从外界而来,所以你有追求,有要前进的目标,而不是那虚无的成仙之路,但是…如今的你还能找到当初的那种感觉吗?”冰凝缓缓说道。 秋兰瞬间愣住了,冰凝的一字一句都敲在了秋兰的内心深处,那冰封已久的外壳已然破碎,那曾经的一幕一幕再度浮现在了秋兰的面前,秋兰默默低下了头,低声道:“弟子明白了!” 冰凝欣慰的笑了笑,道:“明白了就好,回去收拾下吧,明早与那人一起出发吧!此行的一切指令都以对方为主,明白吗?” “弟子明白!弟子先行告退!”秋兰恭敬的说道。 冰凝点了点头,道:“恩,去吧!” 得到冰凝首肯后,秋兰便缓缓退出了厢房,待秋兰退出厢房后,一道影子缓缓凸显了出来,生硬的声音,让人感到一阵皮肤发麻“宗主,您刚刚说的可是真话?” 冰凝似乎并不奇怪对方的出现,轻声道:“哪一句?” “对于宗主之位的那句!”影子冷漠的说道。 冰凝笑了笑,道:“是真的,也不是真的,一切都要看她最后的表现。” 在冰凝说出这句话后,影子便缓缓消失了,似乎认可了冰凝的话,冰凝摇了摇头,看着窗外的圆月,轻声道:“如此美丽的月亮,我还能看到几次呢?来人传护宗长老前来!” “是!” 次日,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之时,李重玄与秋兰便已经离开了百花宗,二人徒步行走在风雪之中,此刻的秋兰显得异常的安静,这让李重玄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只是短短的一夜时间,冰凝便可以让对方有这么大的变化,一时间不禁对那晚发生的事有些好奇了起来。 好在沉默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秋兰看着飘扬的雪花,伸出手想要握住,却被雪花避开了,秋兰梦呓般的说道:“你说,我可以活着回来吗?” 李重玄愣了愣,随即笑道:“可以!” “那就好!我们上路吧!”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