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逃离

无问 204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2243字
第两百零四章逃离 天要死了?秋兰诧异的看着李重玄,她很想反驳对方,甚至根本不想理会对方,转头就走,可是每当接触到李重玄那淡然又平静的眼神之时,她总是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咽回了口中的话语,秋兰就那么愣愣的看着李重玄,似乎着了魔一般。 李重玄微微一笑,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想解释,他缓缓开口道:“其实…刚刚都是胡说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秋兰默默的点了点头,心中不免瞎想“刚刚那真的是胡说的吗?” 树欲静而风不止,天空中繁星似乎变得暗淡了许多,李重玄眉头一皱,轻声道:“准备跑路吧!” “啊!什么?”秋兰呆呆的看着李重玄好像真的没有听到对方的话。 李重玄没办法,只好再重复了一遍:“我说准备跑路吧!” “跑路?为什么要跑路?”秋兰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 “有一个人正朝这边赶来,目测是那丫头的敌人,那丫头已经准备动了!”李重玄眯着双眼淡淡地说道。 仿佛是为了印证李重玄的话一般,李重玄的话音刚刚落下,车厢便轰然炸开了,夏冰雨一下从车厢内冲天而起,朝着南方急速飞去,对于地上的李重玄与秋兰看都不曾看一眼,秋兰也是百花宗的高徒,反应自然不满,当夏冰雨飞走之际,秋兰也提起了装作不懂修行的李重玄,朝着夏冰雨离去的方向急速飞去,而李重玄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后方那缓缓升起的流星之光。 夏冰雨与秋兰皆是出窍期的高手,但是经过一天一夜高强度的飞行也有些吃不消,夏冰雨见已经离的很远了,便稍微放下了点心,从空中飘落了下来,而秋兰见夏冰雨下去了之后,自然也提着李重玄跟着下去了,落地后的李重玄佯装大怒,恶狠狠的盯着夏冰雨怒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一声不吭的便飞走,要不是秋兰反应快,你让我到哪里去找你!” 夏冰雨冷漠的看着李重玄,眼中杀机毕现,凌厉的杀机不由的让李重玄倒退了数步,面色惊恐的看着夏冰雨,颤抖的说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秋兰瞬间站到了李重玄的身前,冷漠的看着夏冰雨,寒声道:“你确定要动手?” 夏冰雨神色开始犹豫不决了,根本没有一开始那般的果决,李重玄悄然后退了几步,眼神玩味的看着夏冰雨,轻声道:“看来你遇到麻烦了!怎么需要帮助吗?”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夏冰雨冷漠的说道,她此时根本不可能承认,一旦承认也就意味着自己将处于十分被动的地步。 “是吗?那你跑这么快干嘛呢?”李重玄笑眯眯的说道。 “可恶!”夏冰雨轻咬银牙,暗骂道,不过明面上夏冰雨并没有任何的表情,神色依旧冷漠,道:“我做什么不需要和你商量,注意你的身份!” “是是是!禽皇宗的当代传人,玄域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高手,我这种小宗门的工子自然是不能比的,但是那是在以前,而不是现在,我说的对吗?”李重玄笑着说道。
夏冰雨有些诧异的看着李重玄,面前这人明明没有任何的修为,但是简单的言语之间却可以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夏冰雨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你知不知道其实对我来说并不重要,秋兰看着她,一旦她有离开的迹象马上拦住她!”李重玄淡淡的说道。 “是!”秋兰点了点头,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怕我现在就启动禁制吗?”夏冰雨愤怒的说道。 “怕,我很怕,但是我相信你现在也很怕,没错我一旦下了这个决定,我可能会死的比你早,但是你也会死,反正是共赴黄泉,早与晚又有什么分别呢?”李重玄笑着说道。 “你…你怎么会认为我会死在你后头!”夏冰雨神色如常,语气冰寒的说道。 “这是当然的,一旦我死了,凭秋兰的实力虽然不至于杀你,但是想要拦住你易如反掌,之后会发生什么,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李重玄淡淡的说道。 “你!”夏冰雨此刻也不能保持平静了,李重玄所说的每个字都恰好打在了夏冰雨的死穴上,夏冰雨此刻终于妥协了,她愤怒的说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李重玄此刻笑容终于消失了,冷漠的看着夏冰雨。 “不可能!”夏冰雨一口回绝道。 “我不是和你商量,这里不是你的禽皇宗,秋兰动手!”李重玄漠然的说道。 李重玄的话音刚刚落下,秋兰一掌便劈向了夏冰雨,冷厉寒气瞬间弥漫在了夏冰雨的周身,夏冰雨神色一变,她没有想到李重玄居然说动手就动手了,而且一下手便是死手,如此强烈的寒气根本不是一般功法可以比拟的。 “轰!” 强劲的掌力拍在地上,一层厚厚的坚冰瞬间扩散开来,夏冰雨此刻趴在地上,全身上下披着一件粉红的纱衣,三根如狐尾的红色灵力条随风摆动,双眼如同野兽般死死的盯着秋兰,杀意盎然。 “这便是……妖化?”秋兰轻声道。 “不错这便是妖化,而且是九尾羽衣狐,她的速度奇快无比,据说真正的九尾羽衣狐速度堪比鲲鹏!”李重玄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后退着,他此刻要和夏冰雨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此刻的夏冰雨的第一目标一定是自己。 “嘭!” 一声巨响出现在了李重玄的前端,李重玄神色如常的看着被挡在冰壁之前的夏冰雨,淡淡道:“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的速度的确是快,秋兰跟不上你也是事实,但是失去了这一击的机会,你已经没有机会再靠近我了!” “呀!”夏冰雨怒吼一声,双手猛然向前一抓,坚厚的冰墙如同纸糊的一样瞬间便被撕裂开来,无数碎冰纷飞而出,夏冰雨嘴角划过一丝冷厉的笑容,一抓抓向了近在咫尺的李重玄。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