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释藏

无问 4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3070字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李重玄思索了一下,便决定不出声,他希望那人可以自行离开,那人在敲过房门后,见屋子里没有人回应,喃喃的说道:“难道公子不在吗?应该不会啊!是不是公子还在睡觉啊!我还是进去看看吧!”言罢,就要推门而入。 李重玄眉头皱起,心中顿时有些不喜,他没想到琼鸣居然如此大胆敢直接推门,而此刻他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这厢房中又没有可以躲的地方,要是被琼鸣看到了,那就糟了。 “吱”房门慢慢推开,露出了一个精致的小脑袋,正是琼鸣,只见她贼眉鼠眼的朝着厢房内四处望去,她知道乱闯客人的房间是不对的,但是由于和李重玄比较熟悉了,加上年纪比较小,所以才会在没有李重玄的允许下闯入了李重玄的房间,失望的神色出现了琼鸣的小脸上,李重玄居然真的不在,可是琼鸣还是不死心,又扫视了几眼,殊不知李重玄在房梁上都快要急死了,在琼鸣推门的一瞬间,李重玄猛然跳到了房梁之上躲藏了起来,就那么一个动作,李重玄就差点一口血喷了出去,体内的灵气瞬间爆乱,而这个时候,琼鸣居然还在望来望去,不肯离去,李重玄急的汗水都流淌在脸上,终于在李重玄的期盼下,琼鸣终于离开了。 李重玄翻身跳下了悬梁,刚一落地,李重玄便一口逆血喷出,洒落在了整个书桌之上,厢房内顿时充满了血腥味,李重玄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流淌在满脸,太阳穴上青筋鼓起,可见李重玄此刻有多大的疼痛,李重玄努力的控制着体内的灵气,封住散出的几个大穴,灵气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李重玄睁开了疲惫的双眼,发现自己的衣衫早已湿透了,李重玄缓缓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床上,双眼一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消耗的精神力是在是太大了。 “公子,公子,你醒醒啊!” 李重玄听到有人在呼喊自己,奋力的睁开了那沉重如山的双眼,入眼见到,绿绮和琼鸣正泪眼婆娑的推搡着自己的手臂,李重玄勉强的笑了笑,他现在是在是有些虚弱,精神萎靡不振,说道:“你们哭什么啊!” “公子,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呢!”琼鸣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一边说道,刚刚开始她们一进来便发现了那书桌上的一大摊血,顿时吓了一大跳,走进发现李重玄面色煞白的躺在床上,而且怎叫也叫不醒,她们还以为李重玄死了呢,才哭成这样。 李重玄见到事已至此,见到绿绮和琼鸣两人确实是为自己着想,心中便下了个决定,沉声道:“把桌子上的血擦掉,此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吗?不要多问,时间一到我便会告诉你们的。” 琼鸣和绿绮疑惑地点了点头,开始擦拭起了书桌上的鲜血而李重玄则是又昏睡了过去,这次琼鸣和绿绮没有想之前那般慌乱了,绿绮走上前去,帮李重玄褪去了鞋袜,盖好了被子,温柔的望着李重玄。 琼鸣走到了绿绮的身旁,望着绿绮调笑的说道:“哟!我们的小绿绮思春了啊!是不是看上我们公子了!” 绿绮一脸的羞涩,望了望正在熟睡的李重玄小声的说道:“公子这等人物是不会看上我的,我只要可以安静在公子身旁做一个小丫鬟便好了。” 说到这里琼鸣也叹息了一声,她也知道能拥有李重玄那般气质的人定不是等闲之辈,怎么会看上她们这样的小丫鬟呢。 过了一会儿,琼鸣与绿绮便不再去想此事了,而是去擦拭着书桌上的鲜血去了,待擦拭完后,绿绮和琼鸣便悄然退出了房门,在临走的时候,绿绮还把龙檀香薰点燃,她知道李重玄很喜欢这个味道,房门慢慢关闭,屋子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李重玄沉睡已经两天了,期间王威也曾来过几次,绿绮和琼鸣更是日日都要去上几次,见到李重玄的脸色逐渐转好后,也就慢慢的放下心来了,等待着李重玄的转醒。 “额!”李重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双眼缓缓张开,他感到精神一阵舒畅,李重玄从床上起身,发现绿绮和琼鸣正在书桌前整理着李重玄看得书,便叫道:“绿绮,琼鸣!”
绿绮和琼鸣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立马回过头,眼眶发红的盯着李重玄,泣声道:“公子你终于醒了。” 李重玄走到了绿绮和琼鸣的身旁摸着二人的脑袋,柔声道:“好端端的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绿绮和琼鸣奋力的点了点头,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 李重玄走到了鎏金香炉旁,点燃了里面的龙檀香后,便端坐在了书案旁的太师椅上,轻声说道:“我熟睡的这两天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琼鸣回忆了一下便说道:“期间老爷曾经来过几次,表情很兴奋的样子,想要找公子呢!” 李重玄淡淡了笑了笑,他知道王威找他有什么事,定是那栽种的五棵树起到了作用,让那贵气停留在阵眼之处,而凶煞之气则不能进入,使得王威的运势再度增强了,李重玄对琼鸣说道:“你去跟王老爷说,有些事记到心中就好了。” 琼鸣疑惑的点了点头,对于李重玄的话她是一点都没有听到,她发现李重玄说话都挺玄乎的。 在吩咐完了事情后,李重玄又开始看起了王威送来的书籍,而琼鸣和绿绮则是在一旁整理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李重玄白天就是翻阅那些书籍,而晚上则是继续冲破丹田门户,虽然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但是李重玄却没有一丝的气馁,每夜依旧重复的做着这些事。 转眼间,一个月便快到了,李重玄已经让琼鸣和王威说过了,让他不用再送书过来了,大陆上的基本情况他都已经了解了,现在所需的便是冲关罢了,门户已经逐渐打开了,里面透出的点点星光让李重玄十分的好奇,这丹田中的宝藏到底是什么呢? 夜晚降临,李重玄把门窗全部锁死,他有预感今日就要冲破门户释放宝藏了,在做好了一切准备后,李重玄便盘坐在了床上,打开了封印的几个大穴,不断了从天地中汲取灵气,壮大着体内的灵气,准备向那已经即将破碎的门户发起最后一击,体内的灵气渐渐的尤河流变成了海洋,波涛汹涌,李重玄全身的经脉鼓荡,周身颤抖着,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稍有不慎便会自爆身亡,但是想要把丹田扩充到最大只有这个办法,李重玄没有人帮,不想那些大门派会有长老强行帮其打通,但是这样的人也少,毕竟不是什么人都会让长老去出手的。 李重玄强咬着牙,忍受着体内的鼓胀感,他在等等到达临界点的时候,一举扩充完整个丹田,李重玄在心里不断念叨着“快了,快了,就是现在破!”体内的灵气一股脑的朝着门户冲去,瞬间便冲过了那破败的门户,李重玄心神随同灵气一起入到丹田中去,李重玄看得丹田中的一切后顿时惊呆了双眼,丹田内宛如一个小宇宙一般,漫天的星河流淌,璀璨的星光闪耀着,一个巨大的朱红色八卦图位于中央,其中一道太极图在不断的旋转,李重玄下意识的走到了太极图的中央,盘坐了下来,缓缓闭上了双眼。 外界,李重玄所在的东厢房在李重玄突破的那一刹那爆发出了猛烈的红光,好在此刻已是深夜,没有人注意到,整个东厢房的地面上此刻有着一股朱红色的八卦图正散发着红光,其中的黑白太极图正围绕着李重玄缓缓旋转着,与在丹田内的如出一辙。 李重玄此刻正感悟着太极图中传来的东西,不多,只要两个字‘推’‘演’,何为‘推’和为‘演’,这让李重玄有点摸不着头脑,李重玄觉得‘推’应该才是基础,所以把心思着重放在了‘推’字上,就在李重玄刚刚有点头绪的时候,脑中突然一阵眩晕,李重玄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又要耗尽了,便从丹田内退了出来,周身散布的灵气慢慢收敛到了身体中,李重玄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终于迈出了修真的第一步,筑基,并且厚积薄发,一下子到了筑基后期,丹田开辟圆满,马上便可以到达开光期了,但是李重玄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停下来巩固基础。 李重玄缓缓起身,打开窗户,听着小溪涔涔的流水声,望着即将出来的太阳,喃喃自语道:“新的世界,我来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