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赫连城,琅琊山(上)

无问 8 作者记得那年 全文字数 3073字
这几个问题困扰了李重玄好几天的时间,而那个女孩也一直没有醒来,李重玄曾几番查看,但是见到女孩脉象平稳,呼xi均匀,也没有一丝不适,不jìn奇怪了起来,李重玄皱着眉头,喃喃的说道:“怎么回事,应该早就醒了啊!” 这时,绿绮弯腰翻开车帘走了进来,看见李重玄眉头紧皱的模样,出言安慰道:“公子不必担忧,我相信这女孩很快便会醒过来的。” 李重玄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去想女孩的事,而是朝绿绮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一般来说要是没有事,绿绮是不会来找自己的,除非是遇到了难于决断的事。 绿绮沉吟了下,开口说道:“公子前方就是琅琊山,赫连城了,我们要不要进去补给下,也好给这女孩mǎi几身合适的衣服。”毕竟就算是身材比较较小的绿绮也要比女孩大上不少,穿在女孩身上确实显得有些怪异。 李重玄看了下还在静静沉睡的女孩,发现绿绮的衣服穿在女孩身上确实显得十分的宽大,不伦不类。他也感觉为要给女孩mǎi几件合适的衣服,而且还要增添几件厚衣服,此去路程不知道还有多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他也想给自己mǎi点东西,便开口说道:“那就去一趟赫连城吧!” 绿绮点了点头,*出了车厢内,对琼鸣说道:“走吧!我们去赫连城!” “耶!太好了!好久没有见到城市了!”琼鸣兴*奋的说道,手中马鞭猛然一抽,高声喊道:“坐稳了!”马车瞬间加速,朝着赫连城飞奔而去。 绿绮赶忙抓*住了马车边的扶手,没好气的说道:“琼鸣你疯了啊,要是伤到公子怎么办啊!” 琼鸣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逐渐放慢了车速,她也知道刚刚确实有些兴*奋过头了,赶忙把马车cāo控好,使其平稳的朝着赫连城匀速进发着。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道路上的马车渐渐多了起来,吵杂声传入了李重玄的耳朵中,李重玄皱着眉头,掀开了车窗上的帘子朝外望去,只见此时已经不再是山间的狭隘的小路了,大道宽阔无比,一辆辆马车在大道上飞奔,期间还有不少的行人徒步走着,李重玄发现无论是马车还是行人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去的,而且还都是修*炼者不过大多数都是后天武者,只有几个人达到了先天,李重玄皱着眉头对绿绮问道:“绿绮,这赫连城算大城吗?” 绿绮思索了一番后,说道:“赫连城不算大城,但是它倚靠的琅琊山却是十分的神秘。” 噢~李重玄一下来了精神,追问道:“如何神秘了,难道这些都是去那琅琊山的吗?” 绿绮摇了摇头,轻声道:“公子具体的我也是很清楚,这个可能要到城里去才知道。” 李重玄嗯了一句后,眯起了双眼,心中开始了思量,路边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呼啸而过,这显然不正常,太过频繁了,就这么几刻中就有十几波队伍超过他们,飞奔前去了,李重玄感觉着赫连城中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或者是那神秘的琅琊山中有着什么。 一个时辰过后,赫连城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李重玄一行人的眼中,李重玄掀开车帘望去,一座倚山而建的城池豁然出现在了眼前,一块块厚重的巨青石叠起了一座高达百米的雄伟城池,城墙上有着不少被风沙刮出的痕迹,证明了岁月时光曾在此停留,却无fǎ带走什么,城门口站着一队卫bing镇守这城门,每一个人都有后天初期武者的实力,神sè肃穆而庄严,因为他们是这座城池的第一道防线。 琼鸣驱赶着马车徐徐走进了赫连城中,赫连成虽然小,但是也是十分的热闹的,各种吆喝声络绎不绝,各种小贩挑着担游走在大街小巷之中,不断的朝着来往的客人推荐着自己的商品。 当走到一间名曰福临客栈时,李重玄叫琼鸣停下了马车,他感觉到这里汇集着许多的人,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这里得到许多有用的消息。 当李重玄*马车时,周围的视线不由的都汇集了过来,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俩马车的价值不菲,还以为是哪里的大人物呢,可是没有想从里面*来的却只是一个半大的孩童,但是总人却没有丝毫的轻视,年纪小,说明身后的*恐怖,要是什么大人物,他们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但是小孩那就不认得了,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了,就很有可能招惹的大祸。
李重玄扫视一圈,眼神冷漠,他讨厌麻烦,如果不作出点姿态,很有可能会有人来试探他,在人群中不乏有着面露凶sè之人,想要赌一把搞上一票。 “嘶!”所有人都倒xi了一口凉气,那眼神如dāo如剑,直接透过肉*体擦*入了所有的人心里,众人无比低下头,避过李重玄的眼神,心中暗叹“现在这些大人物的孩子真是越来越了不得了,如此年纪便有如此威势。” 李重玄神sè漠然,穿过了那一群人,独自朝着客栈内走去,而绿绮则是跟在了李重玄的身后,琼鸣则是驱赶着马车带着那名还在沉睡的女孩到客栈的后面去听放马车了。 李重玄带着绿绮走到二楼,找了一间可以看到琅琊山的座位,点上了一壶茶,静静的喝着,想要听着他们的谈话,来寻找着有用的信息。 可是可能是李重玄的气场太强大了,他人一上到二楼来,二楼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望着李重玄,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先天高手,这也不是先天高手就差了,只是在这些修真者的面前实在是太脆弱了,也许他们在平凡人眼里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可是在修真者面前也就是平凡人。 这就是实力的残酷,不入修真始终得不了长生,功夫练得的再好,也是就是在先天巅峰到头了,也就是可以简单的运用一些灵气bà了,之后还是要转为修真才可以更近一步。 李重玄知道是自己的缘故,所以悄然收敛了那淡淡的气势,二楼的众人瞬间感到心中的压力一轻,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李兄,这次我可是很看好你啊!可要多多带到小弟啊!”一名红衣青年抱拳道。 “哎!王兄高看我了,这次我估计会是最大的一次,我们现在来的都是小虾米bà了,真正那些大佬估计还要过几天才会到呢,我们这次能分到一点羹就好了。”那名被称呼为李兄的人说道。 “不会吧!这次怎么会惊动,那群人呢?这次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啊!”王兄疑惑道。 那名李兄故意沉吟一下,就是没有开口,一副为难的样子,红衣男子一看便懂了,便起身道:“小二过来,加菜加菜!李兄这顿算小弟请的,您别客气。” 李兄故作为难的说道:“这样不好吧!” 红衣男子心里鄙视道:“还不是你这白眼狼害的,装接着装。”当然这些话,都是在心里说的,表面上红衣男子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个劲的请客。 在几番推让下,那位被称作李兄的还是点了几盘店里的招牌菜,这让红衣男子一阵的肉疼,可是此刻他也只能忍在心里,待菜上齐后,红衣男子才问道:“李兄,这次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兄扫视了四周后,凑到了红衣男子的前面,小声道:“琅琊墓可能要被开启了!” “什么!”红衣男子顿时大惊,吼了出来,那名李兄连忙捂住了红衣男子的嘴,待红衣男子冷静下来后,才松开,红衣男子尴尬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问道:“李兄此事可是真的?” 称为李兄之人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我骗你干嘛!” 红衣男子一听,顿时有些歉意,连声说道:“是我不好,李兄勿怪,我自罚三杯”言bà,红衣男子端起酒就连干了三杯,看得李姓男子连连拍掌称快。 连干三杯后,红衣男子的眼圈已经有点发红了,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兴*奋的一直在cuo*着手,心道:“这次来的真值啊!” 李重玄淡淡的笑了笑,整个二楼的每一句话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他端起茶一饮而尽,心中喃喃道:“琅琊墓吗?有点意思!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