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不服就打到你服(下)

仙界带头大哥 200.3 作者虎啸山庄庄主 全文字数 4315字
张哲学的三把虎杀与君莫高的三把飞剑战做一团,同时又见君莫高的本命法宝电射而来,忙祭出三把虎杀,一把迎向君莫高的本命法宝,另外两把直奔君莫高而去。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那把与君莫高本命飞剑相撞的虎杀,只是一下,便被撞得飞了出去,同时剑身上光华暗淡下去,显然是剑身受损。 “我靠,本命法宝竟然如此厉害。”张哲学这些年也与不少的筑基修士厮杀过,但第一个用本命法宝的只有君莫高。可能是本命法宝对材质的要求非常高,同时培炼起来也极为消耗真元和神识,因此培炼本命法宝的人很少,但本命法宝的杀伤力是毋庸置疑的。 此时场外的人也看出了君莫高的意图,这是要借机杀人啊。那些买了张哲学必死的,已经在疯狂的叫嚣着,让张哲学赶紧伸着脑袋受死。 此时君莫道已经要疯了,他没有想到君莫高对张哲学的恨意是如此之大,竟然要除之而后快,但如今他们二人已经被关在练武场内了。练武场的壁障不见输赢是不会放开的,外面的人也进不去,眼下只能等着里面见了分晓才行。 “君莫高,你要是敢杀我三弟,我必杀你。”君莫道对张哲学更多的是愧疚,若不是自己把他叫来君家堡,或者是不鼓动他参与比斗,他就不会有生死之危,因此会君莫高的恨意冲天,但无论他怎么喊,里面的两个人都听不到。 见君莫道的本命法宝厉害,张哲学又祭出两把飞剑,同时隐杀已经偷偷的祭了出去。到现在为止,他倒是没有要杀了君莫高的想法,只是想让自己别赢得那么轻松。 五把虎杀对付君莫高,紫气疯魔剑法施展起来,令君莫高只能将本命法宝撤回,全力抵挡张哲学的虎杀。但张哲学知道他本命飞剑的厉害,因此虎杀根本不与他的本命飞剑相撞,只是快速的围着君莫高转,让他疲于奔命,根本抽不出机会驱使本命法宝杀伤张哲学,甚至连取出盾牌的机会都没有。 君莫高的另外三把飞剑被张哲学的三把虎杀纠缠住,根本就没有机会回援,因此他只能跟张哲学拼起消耗来。两人都是以快打快,十几把飞剑拉动着十几条光华在半空中飞舞盘旋,宛若盛开的花,璀璨之极。一晃,小半个时辰过去,两个人不分高下。 此时场外的人也不那么淡定了,一个筑基初阶能够跟筑基中阶拼杀了这么长时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没准里面那小子还真有翻盘的机会,只是现在已经押好离手了,不能再追加赌注了。 君莫道也不像先前那么心急如焚,他已经看出张哲学这是有意为之,应该没有身陨之险,现在他反而紧张起自己的晶石来了,心里不断的叨念:“三弟啊,争口气啊,千万要赢啊,哥哥的十万晶石啊。” “小子,你跟老子耗着,那就是找死,老子耗也耗死你。”君莫高狰狞的说道。 张哲学的真元之雄厚,就算是一般的筑基中阶也比不上,根本就不担心耗费真元,但他还是假作心急如焚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小爷宁可耗死,也要在你身上刺上几剑,非给你来个三刀六洞不可,然后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君莫高冷笑道:“就凭你?区区的筑基初阶也敢跟我玩,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给我三刀六洞,你做不到你就是孙子。” 张哲学恶狠狠的说道:“小爷做到了你就是孙子,哈哈。” 剑光一闪,虎啸出窍。 很久没有动用的虎啸一出鞘,带动了一声嗡嗡的剑鸣,既像是在埋怨张哲学久不用它,又像是无比兴奋。 张哲学双手握住剑柄,体内真元猛然催动,身体刷的朝着君莫高飞去,速度极快,以至于在身后拉出一串残影,同时口中喝道:“孙子,小爷来了。” 君莫高没有想到张哲学居然玩起了近身肉搏,这他娘的是乡下莽夫才干的事情。他心里虽然不屑和恼怒,但他此时已经飞剑尽出,除了一套盾牌可以祭出来抵挡张哲学的大剑,已经没有其它可驱使的法宝了。可他现在连祭出盾牌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张哲学的数把虎杀攻击得实在是太过紧凑。 面对着张哲学飞扑而来,君莫高只有抽身后退,就是在这后退的过程中他还不敢稍有松懈,否则不知道张哲学的哪一把飞剑会将他刺穿。只是他退的没有张哲学进的快,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张哲学已经冲到他身前三尺之处,刚好是大剑虎啸可以发威的距离。 君莫高急了,顾不得张哲学的其它飞剑了,直接将本命飞剑调了回来,朝着张哲学身后刺去,同时他还是很明智的将本命飞剑上剑芒敛去,否则本命飞剑刺穿了张哲学会连同他一起刺穿,他对本命飞剑的掌控还没有那么精准。 张哲学感觉到了身后有飞剑射来,原本想着躲开,但那飞剑的速度太快,容不得他多想,下意识的向后挥出虎啸,只听当啷一声,虎啸与君莫高的本命飞剑相撞,他只觉得双手一麻,手中的虎啸脱手而飞,不知道撞到哪里去了,而君莫高的本命飞剑同样也被击飞。 “敢伤小爷的虎啸?小爷打死你个狗日的。”张哲学拼着经脉受伤的危险,猛然鼓动真元,虽然撑得经脉一阵阵的剧痛,但却让速度再一次提升,一下子就贴到了君莫高身前一尺的地方,接着在君莫高的震惊中,一拳砸在他的脸上,直接让他的面门塌了下去,一只眼珠子都差点被打了出来。 一招得手,张哲学竟然毫不容情,拳打脚踢,一瞬间连出十几招,把君莫高打得像是一个飞舞的破麻袋一样,直到没有声息这才罢手,任他普通一声落到地上。 这时张哲学因为经脉受损,同时也震伤了内脏,扑的吐出一口黑血。他伸手在嘴上擦了一把,伸手一招,虎啸被重新招了回来,拿在手中一看,虎啸的剑身上已经出现十几条裂痕,看那样子只要稍微触碰一下,就会碎成十几块,这让他心里一痛。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飞剑,虽然荣退了,但自己一直想着就带在身边让他养老,谁知道竟然毁在君莫高的手中。
他握着虎啸,走到昏迷着的君莫高面前,二话不说,召回三把虎杀就朝君莫高的大腿上刺去,说好的三刀六洞,一刀也不能少,当然一刀也不会多。三把虎杀将君莫高的双腿刺穿以后,调转了方向,就停在君莫高面前一尺处。 双腿上的剧痛,让君莫高醒转过来,勉强睁开眼睛,低声说了一句:“我认输。”他的话音一落,整个练武场突然动了起来,像是有两只大手将二人所在的空间撕扯开来,让两人在瞬间就被拉开了数百丈的距离。 君莫道曾经跟张哲学说过,这练武场之下是一个巨大的法阵,只要听到我认输三字,就会自然启动,将争斗的两个人分开,避免认输的人再次受到伤害,因此张哲学对这样的情形并不觉得惊讶。 此时练武场上的壁障已经消失,场外的人都是在震惊中看着张哲学,突然间一个个的激动起来,破口大骂的人占大多数,高声大叫的人占极少数,这些人是专门押注冷门的人,这次他们又赌对了,张哲学赢了,虽然也是惨胜,但赢了就是赢了。 君莫道喜出望外,兴奋得从包间中飞出,直朝张哲学飞去。 张哲学将虎啸又看了看,小心的插回到剑鞘中,又吐了两口血,然后环顾四中,提起真元,朝着乱糟糟的看台上大吼一声,等着台上的人都静下来向他看来时,又大声喊道:“都听着,小爷我现在受伤了,但十日之后,小爷继续接受挑战,想挑战小爷的,十日之后练武场见。凡是不服气的,小爷就打到你服,有种你就来。”喊完转身对着飞来的君莫道笑道:“大哥,怎么样?三弟这气魄够了吗?” 君莫道哈哈大笑着,一竖大拇指,说道:“太有气势了。大哥看着比自己动手都爽。怎么样?你的伤势没事吧?” 张哲学笑道:“没事,就是筋脉和脏腑受了点点伤,养伤七八日就好了。大哥,啥时候去收晶石啊?小弟我可是压了一百万的晶石啊。” 君莫道脸色一变,小心翼翼的说道:“三弟,我怕你输的太惨,就没有帮你押上去,你不会怪大哥吧?” 张哲学的头一晕,差点昏过去,嗷的一声跳起来,朝着君莫道扑去:“大哥,你想黑死我吗?让我打你个半死先。” 君莫道转身就跑,口中哈哈大笑道:“看你那个小气样,大哥岂能不帮你押注?哈哈哈。” 张哲学更恼了,紧追着君莫道不放,叫道:“居然骗我,赔我千万晶石来。” 君莫高被他的人抬下去了,这种情况大家都是司空见惯了,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得了的,而且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张哲学从头至尾都没有动了杀心,而君莫高的举动,大家心里都是心知肚明,大家对张哲学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张哲学最后的那一吼,让很多君家堡的人不忿,想在君家堡嚣张?你还差得远呢,于是已经有很多人打算在十日之后给张哲学一个永不忘怀的教训。 当天晚上,张哲学赢的晶石就被送了过来,八百万,一颗不少一颗不多,君家堡真的就扣掉了两成。想着那凭空消失的两成,张哲学就是一阵肉痛,元极宗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几十万而已,而自己就这么被人拿走了两百万晶石,君家堡太黑了。于是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一旦回去霄蓝城,就鼓动温环在霄蓝城也搞一个练武场,怎么也要把这损失的晶石收回来。 君莫道赢了一百万晶石,拿回了八十万,这让他的财政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像他这样打败同辈无敌手的家伙,几乎没有人愿意跟他比武,而他的赌运又是极差,十赌九输,因此他连捞外快的就会都没有。此时有了张哲学在,他岂能不趁机大赚一笔? 张哲学去养伤了,那些想约战他的战书都交到君莫道手中。此时君莫道挑灯夜战,把那些约战的人一个个的拿出来分析,凡是不清楚的,就派出君家堡其他四坏出去调查一番。凡是差距大过张哲学的,先放到一边,只找一些跟张哲学相差不大的挑出来,然后再一个个的分析,这样以确保张哲学在下一次的比拼中能够以微弱的优势赢得比拼,让后面的人更有信心挑战。 君莫道已经打定主意,下次扣除本钱以后,将赢来的六十万都压上去,让自己好好的大捞一笔。 与此同时,君莫道也为张哲学的战力感到惊讶,他看得出来,只要张哲学的十二把飞剑同时使出来,君莫高在他的剑下绝对走不过十个呼吸,若是以命相搏的话,君莫高顶多就在他手下坚持三四个呼吸。十二把飞剑,君莫道知道以自己的神识也无法同时操控那么多,自己最多操控一半,但即使是这样,在君家堡的同辈当中也属于无敌的那种,由此可见,若是真的生死搏杀,自己也未必就是这个三弟的对手。 此时深处静室中的张哲学,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经脉在这次受损以后,虽然修复了,但是经脉已经扩大了一些,丹田里的真元一直跃跃欲试的想冲进到经脉之中,如果那样的话,他将被动的进入到筑基中阶。可这些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张哲学对于进入到筑基中阶并不着急,他想等着真元再深厚一些,一直到丹田无法承受的时候在进行突破,这样丹田的容积也会增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他的如今的真元并不比一般的筑基中阶修士少,甚至还要多一些,因此他如果能强行压制住的话,到时一旦突破到筑基中阶,那么自己的实力应该比筑基高阶还要强一些。因此他在疗好伤以后,用秘法强行压制住突破的征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