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KanShu.La(以前的域名将作废)。。  石阶陡峭不平,两旁更是险境连连,稍有不慎就会失">

第四章 无情

仙逆 4 作者耳根 全文字数 2517字
紧急:看书啦改用新域名(以前的域名将作废) 石阶陡峭不平,两旁更是险境连连,稍有不慎就会失足掉落。走了不到半天,王林就感觉双腿如灌铅,挥汗如雨,上气不接下气般难以迈步,当初在山脚下看,这条石阶小径不长,可实际走在上面,却发现这小径好似没有尽头般,让人从心底不由产生绝望的思绪。 在他的前面有十几个身体强壮的少年,也均都气喘吁吁,缓缓上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放弃的。 王林咬牙坚持,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父母期望的眼神一直徘徊心中,就在这时,在他身后一个少年忽然脚下一颤,踩空,身体从一旁迅速落下,惊恐的尖叫顿时彻响。 “我放弃,救命!”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不约而同的向下望去,只见一道乌光闪烁,一个恒岳派弟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抓住身处半空的少年,身子轻轻的落在山脚下。 王林面色苍白,沉默不语,小心翼翼的继续向上爬去,时间匆匆而过,两天后,他前面的十几个少年,已经看不到身影。 王林不知道这些同伴到底有多少放弃的,他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弃,尽管双腿双脚已经摸出血泡,钻心的刺痛时刻从破碎的血泡中传来,但他仍然坚持用手攀爬前行。 “稚子心坚,奈何大道无情,徒劳,徒劳罢了……”一声悠悠的叹息,远远的从山峰顶端飘落而下,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身子轻飘飘的从石阶落下,在一个个少年身边飞快走过,面带感慨之色。 在路过王林身边时,中年人略顿一下,眼前此子是他看到的第六个少年,但绝对是最狼狈的一个,全身鲜血淋淋,衣服已经被血液浸透,膝盖,脚指血肉模糊,完全是用着双手在一点点攀爬,中年人轻叹一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王林神情已经模糊,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死也要爬到山顶,对于中年人的问话,他根本就没听到,在他的眼里,除了这条石阶小径之外,别无他物。 中年人子王林双眼,对他的心念之坚颇为动容,手在王林头上一按,随后摇头自语道:“毅力绝佳,可惜资质太过普通,无缘,无缘啊……”他深深的看了眼王林,继续向石阶下走去。 第二天夜晚,王林双手血肉模糊,他爬过的石阶,留下一道深深的血迹,对于这些,王林已经不知道了,他现在全凭一股意念在催动身体,气息已至弥留之际。 在第三天日出的一刻,他模糊间似看到了石阶的尽头,可惜此时一个无情的声音如雷鸣般传来,震入心间。 “时间已到,只有三人合格,其余……失败!” 王林惨笑一声,身子一歪,倒在石阶上,昏迷不醒。 三天前测试天资的黑衣中年人,站在山顶,望着距离此处不到五十米的王林,眼无情之色。 这时几个恒岳派弟子迅速从山顶向下走去,一路上把所有还在坚持的少年带到山上,统一喂食药物。
“师兄,39个测试者,放弃25人,除了合格的三人外,还有人。”一个恒岳派女弟子,冷声回报,她当年就经历过这样残酷的测试,最终靠着自小练习武术的底子,在毅力上勉强合格,才成为记名弟子,用了近十年的时间努力,到现在仍然未成为真正的弟子。 黑衣中年人神态冰冷,略点头,目光一扫均都昏迷的个少年,淡淡的开口道:“合格的三人,带他们去见杂务处,安排日后的工作。放弃的25人,送回各自家族。至于这坚持到最后的人,待他们苏醒后,统一送到剑灵阁,看看有没有人与剑灵有缘,若是没有,依然还是送回各自家族。” 说完,中年人看都不看这些少年一眼,拂袖而走。 三天后,剑灵阁内,包括王林在内的个少年,均都面色苍白的站在一旁,王林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但心灵的伤口却撕裂更大,阵阵钻心的痛,止不住的吞噬他的身心。 这剑灵测试,并非黑衣中年人主持,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陌生青年,不过毫无例外的,都是面色冰冷,望向他们的眼光,犹如看蝼蚁般,无情。 “这是最后测试,能走进这房间者,合格。”青年言辞简短,脸上更是出不耐烦之色。 王林目光所及,是一处普通至极的房舍,房舍正中大门打开,向里望去,只见一把把长短不一的古剑,摆放在内。 少年们一个个按照顺序,向房间走去,第一个少年刚刚走近房屋五米处,就面挣扎之色,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推动退出几米。 “不合格,下一个!”青年淡淡的说道。 王林是第七个,之前的六人全部都是在五米处无法前进,他苦涩一笑,提起心底剩余不多的期望,向前走去。 五米处,轻松踏过,王林一呆,内心期望迅速攀升,口干舌燥,心脏狂跳,又继续踏出一米,此时仍未感觉任何不适。 青年“咦”的一声,目光闪动,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面容微缓,说道:“别犹豫,继续向里走,若是能走进房屋,获得剑灵认同,哪怕你之前两次测试都不合格,也会被收为真正的弟子!” 其他十个少年,均都面羡慕之色,这种羡慕之中,还藏有深深的嫉妒。 王林内心紧张,父母期待的目光再次用入脑海,又踏出一米,此时距离大门,还有三米。王林忐忑,再次踏出一步。 就在此时,一股庞大的力道忽然出现,疯狂的涌向王林,他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快退后,一直到十多米处,才停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其余少年,均都眼嘲讽之色,在他们看来,王林就应该和自己一样,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惨笑一声,王林内心撕裂的伤口更大了,父母期待的目光渐渐从脑海中消散掉。 青年神情又如之前般冰冷,淡淡说道:“不合格,下一个。”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