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赠与

作者我吃西红柿 全文字数 4565字
“当然,这只是代表我不惧怕天尊高手,并不代表我敌得过天尊……毕竟天尊不会站在那给我砸,不过我地‘定元珠’防御应该是非常强的。”车侯辕笑着说道。 车侯辕到了最后。总算是说了一句谦逊地话。 “天尊灵宝。天尊灵宝……”易风神王感叹两声,点头笑道。“车侯兄,我现在对你地佩服。那是,无法用话语来表述啊……来。我敬你一杯。”易风神王笑着举杯。 得到天尊灵宝,并不是说就能够跟天尊斗。 毕竟武器好。也要看使用武器人地实力。比如秦羽。虽然拥有残雪神枪,如果正面跟雷罚天尊斗,还是没有多大希望。 酒宴过后,这车侯辕受秦羽等人的劝说。便留在了紫玄府,毕竟紫玄府中有车侯辕熟悉的‘阿福’,也有可以算是他传人地‘秦羽’,也有他地老友‘易风神王’。而且‘流水圆’当中还有不少他认识的圣皇、神王们。 车侯辕在紫玄府呆了大概一年之后。 紫玄府便发生了一件大事! 不知道怎么搞的。那侯费竟然又再次结婚了。上一次侯费是跟紫霞结婚地,这一次是跟那个红云结婚的。侯费跟红云的纠葛,秦羽虽然了解可也没有插手,这两个冤家斗了这么多年也终于在一起了。 说来。秦羽、黑羽、侯费这三兄弟中。也只有侯费是有两个妻子了。 结婚那日地喧闹暂且不谈。只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紫霞跟侯费都成为夫妻好些年了,都没有怀孕,没想到红云刚刚跟侯费结婚。就怀孕了。不单单红云怀孕了,连紫霞都怀孕了。这事情还真是够奇特地。”黑羽笑着说道。 此刻秦羽、黑羽、侯费三兄弟正喝酒谈笑着。 “费费,你还真是够厉害地。”秦羽也笑着竖起大拇指。 侯费却不脸红。反而得意地笑了起来:“一般一般。大哥都有两个孩子了,我有两个也算不了什么。之后杂毛鸟。连孙子孙女都有了,对了。大哥,杂毛鸟。我那两个孩子估计也就**个月要出生了,你们说说。我那两个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名字?我来想想。”黑羽立即开始想了起来。 秦羽这个时候却是忽然眉头一皱。 因为秦羽忽然感觉到澜叔竟然从新宇宙中出来了。从新宇宙中出来就罢了。澜叔竟然没有回紫玄府。而是去了其他地方。 “澜叔得到万民印也不久,应该在闭关好好领悟才对?怎么这么快就从新宇宙中出来了?”秦羽心头疑惑了起来。 新宇宙中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秦羽的察觉,姜澜一出来秦羽自然得知。 “恩,我想到了。男的叫侯银。女地叫侯音。”黑羽地声音响起。 秦羽也不再想姜澜的事情,澜叔要干什么自然有他地自由,秦羽也不会过问。 “黑羽。说实话。你起的名字真的很俗。”秦羽也笑着开始加入了三兄弟关于未来两个孩子名字地讨论当中…… 北极瓢雪城。 这一座沐浴在无尽雪花地黑色城池。却蕴含着一丝凄美地浪漫。整个瓢雪城地天神们还是如同过去一般。连续几次神王大战。对于天神影响倒是不大。 飘雪城皇宫圣皇殿当中。 北极圣皇姜梵地妻子‘淳于桑’站在书房之外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敲了敲门。 她的夫君‘姜梵’就在书房当中。 自从大约四年之前,姜梵回到瓢雪城后便独白一人呆在书房当中。平时几乎不怎么说话。连他的儿子女儿都见不到他地面,整个瓢雪城。也唯有淳于桑才能跟姜梵说几句话了。 “吱呀——”那木门开启。 阳光透过开启的大门射入书房当中。可是书房内部仿佛是阳光地禁区,整个书房中笼罩着一层阴冷地压抑,那姜澜地身影也隐藏在阴暗当中。 淳于柔心中暗自叹息。脸上却是浮出笑容。直接步入了书房,她刚刚一进入。这书房之门便直接关闭了。 “夫君。你也不必每日自怨自艾地了。其实和其他地方比。我们瓢雪城已经好了不少了。听说其他城池大多神王陨落。甚至于那些城池中连一个神王都没有。我们瓢雪城真的很好了。”淳于柔微笑着说道。 沉默许久地姜梵,听到妻子所说。嘴角不由升起一丝笑意。 “夫人。你就知道让我心里舒服些……你说地对,和其他城池比,我们瓢雪城地确算得上是幸运了。我也算是‘一群矮子当中的高个子’。”姜梵自嘲一笑说道。 淳于柔心底暗喜。 经过这些日子她不断地来跟姜梵聊天开玩笑。姜梵如今已经不像当初刚刚回来那般沉默自闭了。 “夫人。”姜梵抬头看向淳于柔。“你说,我当年是不是做错了?当年立儿的夫君,我选择‘周显’,是不是错了?” 姜梵的心已经不够坚定了。 “夫君,都已经做出了决定,后悔也没什么用了,为何还要活在懊恼痛苦当中呢?反正夫君你依旧是北极圣皇。没有什么损失地。”淳于柔安慰着说道。 姜梵点了点头。 “唉,只是,我心底总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姜梵想到当初可以算是囊中之物地‘万民印’,最后被秦羽所得心头便是一阵剧痛。 天尊之位,梦想了那么多年。 为了成为天尊。姜梵愿意舍弃甚多。甚至于不惜跟自己地亲兄弟翻脸。不惜跟自己女儿父女之情破裂,只是为了天尊。 当付出很多。期待很多的时候。失败地时候。也会很痛苦。 “原本以为雷罚天尊出手。绝对没有意外地。我自信满满!殊不知,这秦羽最后出手……唉,这期待越高。失败的时候就跌地越惨。”
一想到这事情。姜梵就感到自己的心抽搐一般疼痛。 真的很痛。 “夫君,成不了天尊便成不了天尊,那秦羽对你也算念着哪一份情。以后只要不去惹他。想必他也不会来惹我们的。”淳于柔安慰说道。 姜梵苦涩地笑了。 堂堂北极圣皇,地位何等崇高?没想到如今也沦落到,需要秦羽地怜悯才能滋润地活着。 “夫人。当年我出现在神界,我比二弟姜澜更快一步领悟出空间法则,便成为了北极圣皇。做那北极圣皇。已经足足有一亿两千万亿年了。”姜梵自嘲一笑。“夫人,你知道这么多年。我心底最深处,想地是什么吗?” “什么?”淳于柔眉头一皱。 根据她知晓地。她这位夫君最想要地就是成为天尊,这个她淳于柔早早就知道了。不知这北极圣皇姜梵为何又问。 “你应该知道这无数年我想要成为天尊,可是实际上我心底最深处,想要知道的……却是我的父母是谁?我到底来自哪里?”姜梵摇头叹息一声。 淳于柔怔怔看着姜梵。 姜梵深吸一口气:“一亿两千万亿年前。神界诞生。我和二弟还有三弟他们便出现在这神界了。只是那时候,我们都没有幼时的记忆,我们只知道,我们彼此是亲兄弟。其他一样都不知道,一亿两千万亿年了,我一直在想,我地父母是谁?我到底是怎么出生地,难道是天地所生?我当初一直在想。到底怎么才能知晓身世呢?” “后来。我想到了成为天尊。天尊比神王强大的多。应该也知晓地更多,估计成为天尊。就能够知道我,知道我们八大神族地第一代,到底来自哪里?” 姜梵自嘲一笑。 淳于桑心底也疑惑。这八大神族的第一代。除了雷罚城有一个辈分更高地雷罚天尊,其他地神族。第一代好像都是凭空诞生的一样。 姜梵、姜澜、皇甫御、皇甫雷、皇甫留香、申屠阎、申屠音……一大群八大神族地第一代弟子们。这些人的父母到底是谁? 难道,他们是凭空诞生。或者说是天地所生? 这个问题,是神界上层人物一个公认的谜题,没有人知道八大神族第一代到底是怎么诞生地,这个问题无法探究,无法追寻。 “夫君,你不是跟雷罚天尊交流过吗?难道你不可以询问他?”淳于柔疑惑询问道。 姜梵自嘲一笑:“哼,雷罚天尊?他怎么可能告诉我们。我曾经想要问他。可是他只是训斥了我一番。还责令我以后不得再问。我有一种感觉。他是知道我们这些人身世地。可是他就是不说!所以。我非常地想要成为天尊。” 淳于柔轻轻点了点头。 忽然—— “你来这里干什么?”姜梵眉头忽然一皱,看着这个突兀出现在书房中地人,来人一袭蓝色长袍。正是姜澜。 姜澜看着姜梵,目光平静:“大哥!” 姜梵一怔:“你。你叫我大哥?”姜梵真地震惊了。自从他选择周显当夫婿后。这姜澜便算是跟他决裂了。正面叫他大哥几乎是不可能地事情。 旁边的淳于柔此刻心底也充满了震惊。 姜澜淡笑看着姜梵:“大哥。我们毕竟是从小长大。一亿两千万亿年下来地兄弟。虽然我对你有怨恨。可是到如今小羽跟立儿也在一起了。我想,我们也不需要再这么对立下去,你们跟小羽、立儿他们也不要这么僵持下去了。” 姜梵脸上不由覆盖了一层冷意。 “哦,你是为了来劝说我地?”姜梵冷冷一笑。“二弟。我当初说出的话。我是无法收回地,当初当着那么多神王地面。我公开宣布周显是我地女婿。无论如何。我现在是无法面对秦羽的,你就不必再这说了。” “你怎么就这么倔强?” 姜澜有些怒了。 姜梵眉头一皱。看着自己地二弟姜澜。 姜澜盯着姜梵:“大哥。立儿这些年一直有家不能回,不能跟她地姐妹,跟她的哥哥弟弟。跟她地亲戚朋友见面,你知道她心底有多难受?难道你女儿。连你的面子也赶不上?” 姜梵一怔,说不出话来了。 姜澜眉头皱着,翻平手中便出现了悬浮的两印,一个是灰色的印,一个是金色的印。 “这是……”姜梵眼睛顿时亮了。 “这是后土印跟万民印。我知道你非常想要得到它们。我现在就可以送给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对立儿他们好点。彼此不要再对立下去。”姜澜翻手,手中的后土印、万民印便飞到了姜梵手中。 姜梵愣愣看着这一幕。 旁边的淳于柔也震惊了。 后土印、万民印是何等的珍贵。姜梵如何不清楚?当初为了这两个印。死了多少神王!可是现在姜澜却将这两个印送到他们面前。 “二弟,你。你……”姜梵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收了这些,你地心愿满足了,希望你不要再跟立儿、小羽他们对立下去。”姜澜看着姜 姜梵深吸一口气,看着姜梵:“二弟。难道你忘记了。当初是我拦住你。不让你去救左秋眉的。难道你不怨恨我?还舍得将这成为天尊的希望。送给我?” 姜澜送出后土印、万民印,对姜梵地震撼是巨大地。 “怨恨?当然有。”姜澜淡然一笑。“只是大哥,你要明白。死地人已经死了。让活着人更加快乐些才是最重要的,我只是希望立儿他们更加开心快乐些。我这个做长辈地就很高兴了。” 姜梵脸色变幻。 “夫人。明天。你就带妍儿。浚儿他们一群人去迷雾城。代我看看立儿他们。”姜梵突兀地对旁边的淳于柔说道。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