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全知神宫下

修真门派掌门路 610 作者齐可休 全文字数 5502字
楚秦盟才结束宏大的外海光复及小魔渊开辟战争不久,一应物事都全,大部分修士久经战阵,上头领导权力定下来之后,整个经大周书院严谨苛刻调校过的战争机器一旦运转,那是极为流畅高效的。 罗家修士被搜捕完毕,思过坊内重新恢复了秩序,各家附庸开始按当年的分派从属重新结阵,气象之森严顿时显露。在那些被截留于坊中各建筑里的过路散修眼中,真不敢相信刚才散落坊中东一团西一团,如没头苍蝇般的楚秦附庸们,和现在身处军阵中不焦不躁泰然肃立的是同一批人。 崖顶大殿,秦长风高坐首位,第一次正式理事。 南宫嫣然随侍在他身后,熊十四与明真分坐两侧,其余各附庸家主与楚秦筑基们则立于堂下。 “在外海,咱们的军阵与器具多为克制魔物而备,如今不管对手是谁,恐怕都是要换的,重新操练,也需时间。” 熊十四首先说道。 “灵木离火是我们的老对手了,门中应早有准备,相关军阵器具……” 秦长风回头看向南宫嫣然。 南宫嫣然抬抬下巴,朝阚萱示意。 “是的。” 负责相关物事的阚萱应道:“库中备有【反五行阵】、【混沌金影阵】……等四套可布五千人军阵的器具,还有千人军阵器具十一、二套,均可拆换成七百二、五百、三百六、一百、七十二人之类组合,另供五十、三十六、二十四人等小型阵法器具无算……” 她一一道来,听得堂下众人暗暗咋舌,没想到光阵法一项,楚秦底蕴已如此恐怖。 “眼下咱们最多能出动多少人?”秦长风问。 蒙儁回道:“山中坊中,除去必须的看守人员和不堪用的老少,大约三千余人。” “怎这么少?”秦长风有些意外。 “南方双联山、楠笼山、楚秦山一线已道路不通,沔水沿岸和白沙山的人路途遥远都还未到,梨山敢家等不少人已迁去海楚城,其余各家也需谨守山门,人员不能全都过来,还有二、三家,对聚将命令没有反应的。”蒙儁一一解释。 “催!” 秦长风一拍扶手,“沔水那边派人去催,然后仔细核查各家到来人数,留老小把守山门,余者都来思过山集合。那几家装聋作哑的,你亲自带人上门,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听宣调者,当即严惩不贷!” “是!” 蒙儁大声应了,然后看着秦长风。 “嗯?” 秦长风不知他领了命令却仍站着不动是何意思。 “咳咳。”南宫嫣然在后轻声提醒,“思过坊已戒严,人员只能进不能出,若想让蒙儁带人和物资出去,还得需你的手令与信物……”她一一将相关章程给夫君解说清楚。 秦长风亲笔写下手令,再将信物一一赋予蒙儁,“路上小心,那些抗命分子,可先斩后奏。” “是!” 蒙儁领命,自去调拨人手出发。 “大阵,就反五行阵罢,此阵我们使用得最久,熟习最速。” 正欲打发阚萱去取物资分发,熊十四却提出不同意见:“反五行阵早漏过跟脚,这次离火、古剑谋定后动,又得秦光耀、罗姿、罗启深等叛逆襄助,只怕已有应对。这次不如换一个阵法,起出其不意之效?” “这个……” 秦长风一愣,想想熊十四这也是老成之言,颇有道理,一时无法决断,看向堂下众人,“你们的意见呢?” “另外三阵有何功用?习熟需耗时多久?我们都不知道啊。”一名家主回道。 阚萱一一介绍。 “那还是混沌金影阵罢,对五行也有克制之效。” “那阵法哪是短时间能演练纯属的,还是反五行好。” “不如另一个……” “还是混沌金影好。” 众人七嘴八舌各有意见,一时间吵闹不堪。 熊十四皱着眉心看他们吵,而明真则眼观鼻,鼻观心,不发一言。 “祁默安呢?阵法一道他最是精通,听听他如何说罢。”又有一人高声建议道。 “默安前几日留书说掌门有事传唤,如今人在哪儿我也不知道!”祁家家主满脸难色。 “都别吵了!” 秦长风只觉心头无名火起,再拍了下扶手,“就混沌金影阵罢,阚萱把物事从速分发下去,抓紧时间操练起来。”挥手立就一纸命令,连同信物交给阚萱。 “是。” 阚萱领命去了。 “十四兄,操练阵法就拜托你了。”秦长风又对熊十四说道。 “包在我身上!”熊十四应下,起身大步离开。 接下来,礼典奉行余子澄越众而出,提议道:“如今南方形势不明,离火盟和古剑门参与是参与了,但也没对我们表明具体态度,还是先派使者去南边和器符城,沟通一下为好。” “嗯。” 秦长风看向堂下众人。 虽说两军相争不斩来使,可还是没人愿意拿命去冒这个险,纷纷避开秦长风视线。 “你安排手下执事去做罢。” 他只得回头对余子澄命道。 “呃……” 余子澄为难道:“下面练气弟子去,可能会显得我们胆小,我打算亲自去南边,见一见秦光耀和罗姿等人。至于器符城那头,我建议还是由陆师妹跑一趟,以她的家世背景,离火古剑不敢怎么样的。” “虢豹生死不明,陆师妹伤心过度,情绪还有些不稳,恐怕……”虞清儿为难道。 “阿弥陀佛!” 这时后面有人宣了声佛号,众人看过去,一名身形伟岸,气宇轩昂的僧人立于殿门,正是已在天引寺清修多年,不问世事的法引和尚。 “贫僧代为跑一趟,如何?”法引朗声道。 “那感情好!” 余子澄大喜,看向秦长风。 秦长风起身相迎,“法引主持你非我楚秦之人,怎好意思让你去出生入死。” “你楚秦才在外海降妖除魔,为天下苍生奋战归来,他们此时动手,我着实看不过去。” 法引义正言辞回道:“我孑然一身,又无甚大本事,跑跑腿还是可以的。”他又对余子澄道:“既然南方正在厮杀,那还是我去较为稳妥,器符城那边就你去罢。” 余子澄不敢贸然答应,看着秦长风,等他意思。 “既如此,我也不跟你虚伪客套了。” 秦长风略微沉吟便决定下来,弄好手令信物交与法引,感动地握住对方双手:“此去以安全为上,一切小心。” “我省得。” 被美颜盛世的秦长风近距离瞧着,法引和尚略感不适,连忙双掌合什,朝众人团团一礼,便和余子澄一道出发。 秦长风亲送出门,回来后又有坊市沈奉行禀道:“如今我们强行关闭了思过坊,坊中各商家的损失需有个章程来赔补,还有许多过路修士的被限制行动,其中有些人背景深厚,我们不能得罪太过……” “思过坊不是第一次关闭了罢?早年什么章程?”秦长风问。 “无非免去租金,赔付损失之类……” 沈奉行一一答了。 “那就按老规矩办罢,至于过路修士,你与……” 秦长风一挥手,想说与负责这方面的余子澄商量着办,突想到余子澄已出发去器符城了,便改口道:“与嫣然商量着办就是。”
沈奉行领命,自去办差不提。 “报!” 这时候有外面弟子来报,说何欢宗使者到了,正等在山外。 “快请!”秦?风命人将对方请来。 “长风老弟,各位道友……” 何欢宗来使竟是位金丹女修,相貌极老,脸上却铺了厚厚一层浓妆,行走间香气萦绕,颇为熏人。她稍作寒暄便朗声道:“我正在思过坊中逗留,得到中行掌门传讯就马上来了。他命我等在白山北部的何欢宗弟子全数赶来思过山增援,一切听楚秦调度!” 何欢宗来援,无论人数多寡都是件大好消息,堂下众人均是心下一振。 “好!好!那我在这谢过道友与中行掌门了!”秦长风喜道。 “我看贵门正在演练战阵,似乎人手略有不足,我等也愿加入。” 女修也不罗嗦,把话直接落在实处。 “这……” 秦长风回身踱步,避开对方目光,看向南宫嫣然,见妻子微微点头,才回头对何欢宗金丹承允道:“事急不多虚言,秦某在此谢过了,将来我楚秦必有厚报!” “无妨,对抗五行盟也是我何欢宗分内之事。” 这次却是何欢宗金丹主动上来握秦长风的手,指头还在掌心挠了一挠,“长风老弟,咱俩以前没机会认识,此桩事了,以后一定要多走动走动。” “咳咳……” 秦长风挣脱他的手,“那是自然,自然……”尴尬应付过去。 “嘿嘿嘿。” 何欢宗金丹女修掩嘴轻笑,扭着老腰离去,临出门,还回头抛过来一个媚眼。 “哼!”南宫嫣然冷哼,余者皆垂头憋笑。 “何欢宗虽与我等有共同敌人,但眼下形势不明,还需多做提防。”新任敢家家主敢澜提醒道。 “正合我意!” 秦长风抚掌赞道,又把目光落在明真身上。 明真知机,起身道:“何欢宗来者是客,我去陪陪她们罢。”追出门去。 这时又有弟子来报,说南楚门的人到了山外。 “噢!?ē 秦长风大喜,“来了多少人?可是青玉带队?” “来了一艘飞梭,两千余人,是另一名楚家金丹,说楚青玉老祖在外未归。”弟子答道。 “好!好哇!”秦长风快步便往山下走。 这次众人都随着秦长风,一齐出门,下山去迎。 …… 而齐休那头,诛‘墨蛟’之战已来到了‘最后’,或者说最开始的阶段。 为何齐休判断这‘墨蛟’非鬼非魔,其实从战事内容上就可判断出来。 所有修士的攻击几乎都落在空处,所有克制魔、鬼、阴、暗、死等负面物事的攻击也是同样,那墨蛟穿梭自如,就连化神修士对其的行动也无多大克制,若不是入口被堵住,只怕其早已逃生。 而那入口,正是‘精细鬼’,或者叫万骨的鬼物堵住的。 往事回溯,万骨在法阵中拼命催动,空间通道逐渐‘打开’,墨蛟巨大的身躯,正一点点地往‘后’退去。 齐休知道,这应是墨蛟刚刚进入此地时的情形,墨蛟甫一进入,万骨便将空间整个封死,然后与三化神数十元婴鏖斗许久,才被生生磨得黑气尽散。 “这么说,只怕就连这处空间都是万骨所造,没想到那位传说中的‘空间大能’,竟是一只鬼物!也难怪齐云事后要杀其灭口了。” 齐休暗暗想到。 见他墨蛟逐渐‘退出’,身子已过了一半,他又想到个问题,“若全知神宫将往事回溯到万骨营造此处空间之前,那会产生什么情况?给我看土么?” “还是……” 正想到一半,异变陡生,全知神宫竟然‘动’了! 这次不是那种微微颤鸣,而是脱离悬停之地,往那墨蛟身上,或者说还未退出的墨蛟‘头’部疾速飘飞。 就在连齐休都没反应过来的当口,全知神宫整个没入墨蛟头部,随之退出空间,不见了。 不见了…… 就这么不见了…… “怎么,怎么……” 齐休是又震骇,又莫名,“这不是往事幻影么?怎么,怎么刚才那一瞬间,好像两样隔了三千余年的物事产生了联系,全知神宫它是怎么做到的!时间、空间……难道它给我看了这三千余年的往事,就是为了等这一刻,等那只墨蛟的么!?” “还有黑河珠,我的黑河珠也没了!它在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我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 “除了看了三千余年的往事,最后我不但什么都没得,到还失去了黑河珠,我……我亏不亏啊我!” 他正懊恼,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风声。 前头楚神苍一跃而起,竟然动了。 才发现全知神宫威压已去,身体重归控制,前后的齐云楚家金丹、多罗森等人全都好端端地或站或趴,一切的一切,都如一阵风一样过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些往事,那些时空扭曲的彩光,那些昔日的修士身影,通通随风而去。 “全知神宫!我的全知神宫!” 楚神苍那已老到不成样子的脸上堆满了气恼与愤怒,双臂高展,身如苍鹰,飞起来打个盘旋,不管不理齐休等人,竟还要往外追去。多年不见,自私如故。 “你够了!” 齐云楚家金丹醒得稍晚一点,飞起来拦在他身前骂道:“为寻你,我们这么多人甘冒奇险来到此地,差点全军覆没!你怎么还不知轻重,心存幻想呢!?” “你躲开!” 楚神苍完全六亲不认,一掌将其震开,“若耽误了我的大道机缘,老子杀了你!” “你!” 齐云楚家金丹实在不是楚神苍对手,也不想跟他动手,跌落尘埃,只能看着他背影直跺脚,又气又恨。 “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齐休才不会去搅合楚家的事,他关心的是刚才的那些往事幻象,若楚神苍也看得一清二楚,以后被他宣扬或者泄露出去,干系不小。 “不就是全知神宫么?还有什么?被那物事压制,我辨不明时间,难受极了,现在过去了多久?我们在这呆了多久?!” 齐云楚家金丹反问道。 这时多罗森也醒了,他跟齐云楚家金达也是一样,什么都没看到。 齐休才略放下了心。 这时候,那头听到扑通一声,已飞到入口处的楚神苍不知为何,从天下栽倒下来,一动不动。 三人连忙赶过去,却除了倒扑在地的楚神苍,什么都没发现。 “竟然……” 齐云楚家金丹扑过去检查一番,然后缓缓站起身,神色复杂地喃喃道:“竟然死于阳寿用尽……” 多罗森使出本命天赋,三花虚影布了个疗伤的三才阵法,试了试,毫无效果。 “的确是老死的。”他禀道。 楚神苍来之前已过五百岁了,又在这里被困了二十来年,阳寿用尽,并不太出人意料。 “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戏剧化的方式……” 齐休暗暗唏嘘,仔细看那楚神苍遗体,他面朝下,双手高举,十指插在地里,一足曲抬,一足踩直,哪怕苍茫大地,仍要奋力攀登。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