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天地灵珠

药剂师的修仙生活 280 作者茴音 全文字数 2351字
电光火石间,陶紫脑补出很多种可能。 是有别的什么人或妖,趁着两兔妖耽于欢好间,将那兔母重伤?是这两只兔妖之间产生了冲突,那“小嘉”转而对付“阿缇”?还是说那兔母的惨叫只不过是一场意外? 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但陶紫思虑却不过三息。 三息后,她已经隐身到了土墙之内,凤仪剑随时可以出鞘。 土墙内,有一宽敞的五彩池,池中流淌着的是浓郁的灵液,而池边上方,有一张软榻。 那妖娆的兔母大人玉体横陈于榻上,到死时还睁着惊恐的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半空中,两人一兔斗在一起。 两人,是薄野仓同他的仆从,兔子自然是那只白兔妖。 原来如此,陶紫稍稍一思忖便明白了兔母死去的由来。可她不预备帮薄野苍打兔妖。 那“小嘉”根本不是五阶,陶紫看不出它的修为,但他给带给自己的压力,同死去的灰兔妖王一般无二。 最起码是相当于元婴的七阶! 现在已经是最好的局面,重宝面前,迟疑的是傻子! 她通过契约传音二宠,自己瞬息间,便移到了池边,池中隐隐有几颗珠子,光华外放、灵力四溢! 这像是天地灵珠! 陶紫有些难以置信,辰华界中有谁会不知天地灵珠?那是以亿年为计,得天时地利人和,受各种属性的灵力滋养,才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会形成的灵珠啊。 可这里竟然足足有五颗。 同异火一样,这灵珠也是集天地灵力所化,待到一定程度,便可开智。 开智后,再想收服便难了,这池中的五颗难道还未曾开智? 浓郁的灵液池中光芒夺目,陶紫屏住呼吸,开始隔空取珠! 恰在这时,梁南熙的仆从转瞬便到了陶紫近前。 虽然看不到陶紫的身形,却早已将陶紫的方向捕捉,他对着陶紫所在的位置就是数十枚银针。 陶紫自然不会坐等被穿成个筛子,她凭空祭出一张巨网,就将淬了毒的银针兜住。 薄苍野这仆从不过金丹修为,自己还应付的了! 当看到薄苍野二人与那白兔妖斗在一处后,她就知道自己多半是已经暴露了。 所以自己去取珠子之前,早已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她曲指一弹,像是放了空招。 然后便干脆现出身形,催发无数蔓藤瞬间结成青索,预备捆住那金丹仆从。 可那金丹仆从也并不是蠢的,不但没有中招,反而又抛出数枚银针。这还不算,他的修为可比陶紫高处一个大阶,单是威压就够陶紫受的。 被他威压锁定的陶紫,举步维艰,额上很快便沁出汗珠。 不过她咬咬牙,仍是缓慢的躲闪着那金丹仆从攻击,总有一天,她要研究出对抗修士威压的药剂来! 那金丹仆从大惊,这女修还是筑基修为么?怎么可能?在自己的威压下,不但没有趴下,反而还能迟缓的躲闪! 他心下一狠,将自己的本命法宝——暴雨玲珑针,祭了出来! 一共是一百零八枚银针,针针冰寒彻骨,针尖的毒药也与之前的大不相同,正是浪沽城特有的毒药——玲珑血! 陶紫面色已是惨白,但见这金丹修士同时激发了一百多枚毒针反而被逼的更加敏捷了!
她再次祭出紫金网想将这毒针兜住,可金丹真人的本命法宝与之前她拦下的那些普通毒针,并不能同日而语。 她竭力兜下了大半,仍有数枚想要刺激自己的手臂! 陶紫索性加固防护罩,运力抵挡那毒针,同时继续催发蔓藤。 从最她常用的蔓藤,到荆棘藤,到粗细不等的大小蔓藤。 开始还能对那金丹仆从造成干扰,后来只渐渐力不从心,只有躲藏的份儿了。 陶紫面露惊恐,眼看着这金丹仆从一掌上来,想要捏断自己的脖子,却有一根细小的蔓藤慢慢的爬上了那金丹仆从的另一只手腕。 见是一株再微小不过的蔓藤,那金丹仆从不以为意,以为这不过是陶紫的垂死挣扎罢了,可却在下一瞬口吐白沫,抽搐死去。 陶紫顺手捞到了他腰间的储物袋,这个世界叫做百宝囊。 恰在这时,袁启有些兴奋的声音传来:“好了!” 陶紫应了一声,转身冲向斗在一起的白毛兔妖和薄野苍,却在即将到达他们的位置前,须晃一招,调转方向,疾驰到土墙之外。 她要遁逃!打斗的一人一兔,扫了一眼就不再在她身上多花功夫,因为他们的目标都是池中的珠子,至于一个小小的人修,跑了便跑了。 可他们没想到,那原本安静的躺在灵液池的五颗珠子,却一下就不见了! 是她! 薄野苍同那白毛兔妖齐齐看向陶紫,恨不得将她剁成肉酱。薄野仓更是恨的龇牙咧嘴,之前自己想尽办法,拼了性命得到的盒子,根本就是毫无用处的东西! 那里面竟然是那楼皓月写给冷繁星的情书!虽然不是文字,只是示爱的画,但也足足够恶心自己了! 至于陶紫,虽然之前在星斗大阵中,他能同陶紫做个死前道别,却并不表示他现在可以不计较陶紫抢夺宝物。 他们追到一半,就听到陶紫远远传来的声音:“你们慢慢打,薄野城主,我先走一走,我不要珠子只要命啊!求放过!” 两人追至半途,又齐齐停下,听那小女修的语气,莫非那五颗珠子不是她拿的?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不成? 他们折回灵液池,神识将正片区域都覆盖,可是一无所获!而灵液池中的灵液,竟然也失了大半! 该死!他们竟然被一个筑基丫头耍了!当真可恶! 兔妖小嘉与薄野苍对视一眼,烦闷无比。他们停止了干戈,各自默契的继续去追陶紫。 可那白兔妖小嘉原本就是隐藏修为,为了成事,他不惜将周围的护卫都迷晕,又趁着与那兔母大人阿缇欢好的时候将其杀害。 他本就心虚,他一边寻找陶紫的下落,一边却在思索该如何洗脱自己杀兔母想夺珠子的嫌疑。 而薄野苍本就是个人修,他可是知道在这个兔子窝里,这群兔妖对人修的态度。 所以他想的是要怎么样逃离这里。 一人一兔走到一个岔口前,那白兔妖小嘉终于想到了洗脱自身嫌疑的法子,薄野苍也抬步向着另一个岔口。 白兔妖小嘉呲呲大叫道:“来呀!又有人修潜进来了,兔母危矣!呲呲呲呲!” 而这时薄野苍早已远去。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