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赌一把吧

医来夫贵 461 作者雾冰藜 全文字数 2430字
看到穆瑾来了,少年的眼神亮了下,“穆娘子,多谢你了,我,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我好累,好累,我想去见我的父母了,他们来接我了。” 少年面容悲伤,却又带着一抹解脱,一抹即将见到亲人的暗喜,屋内的人都被他勾的心里一酸,想起了自己家里那些在洪水中丧命的亲人,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他们这些人,或许很快就要步这个少年的后尘了吧! 屋内的气氛悲痛而又绝望。 “穆娘子,你真的是个好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少年费力的勾了下唇角,想笑一笑,却发现他已经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穆瑾轻轻的抿了下唇角,握紧了手中的玻璃瓶,略略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其实我刚刚已经制出了药.....” 少年的眸子猛然迸发出一种灿烂的光亮来。 沈槐激动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什么?穆娘子你制出了解药。” 屋内的病人都纷纷抬头,满怀期冀的看向穆瑾,一个个紧张的握紧了双手。 穆瑾苦笑,“可我还没来得及验证这药到底有没有用,所以......” “穆娘子,用我来验证吧。”少年急切的打断了穆瑾的话,一双满是血点的眸子满怀希望的看着穆瑾。 穆瑾默然片刻,轻轻的叹气,“按理来说,这药是要先用动物来验的,若动物用了没事,才能给人用。” “可我已经没有时间等了。”少年脸上浮现出一抹深切的悲哀来,“穆娘子,就让我试药吧。” 穆瑾神色肃然的看着他,“你可知道试药失败的结果是什么?” 少年苦笑,断断续续的道:“无非就是死,可若是成功了呢,我就能活下来了。” 试一试,他起码还有一线希望,不试,他就只能等着咽气了。 “求你了,穆娘子!” 穆瑾神色却有些迟疑,这是她第一次做这种药,也是第一次在这种很原始的条件下做出来的药,她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效果。 “穆娘子,给他试试吧。”屋内纷纷响起了哀求声。 少年却在哀求过那一声之后再没有说话,因为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了,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哀求的看着穆瑾。 “穆娘子,赌一把吧!”沈槐低声道。 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穆瑾咬咬牙,将手中的玻璃瓶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给少年灌了一半进去。 接下来便是令人沉闷的等待时间。 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 少年的呼吸渐渐的趋于平稳,他竟然睡了过去。 他已经连续五日因为疼痛和高烧的折磨而无法入睡,没想到现在用完药之后竟然能够平稳睡过去。 屋子里的其他病患都激动的抬头去看穆瑾。 “穆娘子,他这样是好了吗?” “这样是说明药是有效的,对不对?” 不仅仅病患的情绪激动高昂,就连沈槐都差点跳起来,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说出口的话却还是带了一丝颤抖,“穆娘子,这......” 穆瑾摇头,“还不稳定,再等等看,等他醒来,接着喝咱们前几日配制的药汤,如果平安过了今晚,才能说明药是有效的。”
屋内的气氛有一瞬间的低落,但很快又都高兴起来。 不管怎么样,他们最起码看到了一丝希望,看到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城南这边,挖掘已经进行了一天一夜,士兵们轮番去休息,山体滑坡的地方却始终不停的有士兵在挖掘。 救出来的人越来越多,被埋藏的人越来越少。 宋彦昭一直站在哪里,一刻也未曾去休息。 他不去休息,西南候世子也不好跑去睡觉,又困顿,又疲乏的西南候世子早就快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一直跟着他的冷面男人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西南候世子回头,见男人点了下头,他的精神顿时上来了。 他从坐了一日一夜的竹椅上站了起来,再不站起来,他都要不会走了。 西南候世子一瘸一拐的走向一块巨大的石头,这次倒不是装的,是因为他在竹椅上坐的时间太长了,血液不流通,此刻站起来,一双腿又痛又麻,根本走不顺畅。 巨大的石头周围埋的全是泥沙,这个地方已经被清理了将近半日,才露出大石头的形状,底下还埋了五个人,其中三个人还有清醒的意识。 “现在怎么样了?”西南候世子做出一副关切的样子询问正在埋头苦挖的西南军。 西南军的士兵见西南候世子亲自过来了,心里激动,更是来了精神,“马上就可以移动石头了。” 西南候世子点了下头,跟着众人一起去推石头。 一众西南候士兵开始合力去推石头,另外的一部分全神贯注的看着,只带石头移动一些,就将底下的人抬出来。 可惜石头太过于沉重,众人合力去抬,都没有移动分毫。 西南候世子往左边吆喝了一句,“再过来几个兄弟帮忙!” 那边来了几个士兵,可还是推不动石头。 西南候世子看向宋彦昭,“衙内,叫几个功夫不过的兄弟过来帮忙吧,这块石头实在太沉了。” 宋彦昭挥了挥手,卫宗便带了几个兄弟过去,他自己也跟了过去。 众人一起用力,终于将石头抬起了一些距离,早就等着的士兵快速将底下压着的人抬了出来。 人抬出来了,众人准备放下石头,偏偏这个时候变故出现了。 宋彦昭旁边的一个士兵却忽然倒了下来,整个人砸在了宋彦昭身上。 宋彦昭只得松开手去扶他,刚撑住他,腿间却一阵剧痛,他站立不稳,整个人向石头下倒去。 大石眼看就要放下来,他们俩人若是倒下去,定然被砸个稀烂。 若是他自己,宋彦昭就能在关键时刻跳出来,可他身上还倒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士兵呢? 电光火石之间,宋彦昭一把先将身上的士兵推了出去,“别松手,卫宗,接住他。” 因为用力,宋彦昭整个身子几乎已经落在了石头下方,石头眼看就要砸下来了。 他喊了那声别松手的时候,抬石头的士兵已经咬牙又拖住了石头,可西南侯世子以及旁边的西南军士兵却已经松开了。 剩下的人力道根本拖不住石头,石头还是砸了下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