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9章 意外的发现

驭房有术 2079 作者铁锁 全文字数 4954字
走过楼梯口,就来到书房的那一侧房间。 第一个房间是常鑫的房间,这个房间是在书房旁边。常鑫将自己的房门打开,请大伙进去检查。 虽然是女孩子,可终究是道士,还是出差结善信,所以常鑫带的衣服也不多。衣柜里挂着三套衣服,都很漂亮,其中一套貂皮大衣,显然价格不菲。 说实话,先前张禹他们搜查了冯崇绝、上官宁几人的房间,她们的衣服都很简单,跟常鑫的衣服相比,简直差得远。 柜子里还有皮箱,常鑫自觉地将皮箱给拿了出来,张禹还顺便仔细看了看柜子,并没有发现其他。 常鑫一共有两个大皮箱,她先打开了一个,里面放的是几件法器,再无其他,估计箱子主要是用来装外衣的。 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异常,众人又把目光落到常鑫的身上,等待她将另一个皮箱打开。 不过,常鑫并没有马上动手,她的身子,有点颤抖,似乎很是紧张。而且她的俏脸,也开始发红。小嘴微微张开,似乎是因为心头的紧张,令她的呼吸变得不均匀。 她脸色的变化,怎么可能逃过众人的眼睛。 冯崇绝马上说道:“常鑫,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常鑫有点结巴地说道。 “没什么......就把箱子给打开......”冯崇绝的语气还算平和。 波尘子用鼓励的语气说道:“师妹,我相信你不会害师父,你把箱子打开,证明给他们开。不用紧张。” 碧星子也跟着说道:“对,不用紧张。” “这里面没什么东西,就是我的私人衣服......能不能不要看......”常鑫可怜巴巴地说道。 见她这么说,冯崇绝说道:“常鑫,现在每个人的物品都要进行检查,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在刚刚,我的私人衣物和她们的,不也都看过了么。” “我......我真的没杀师父......也不可能杀师父的......你们能不能相信我......”常鑫委屈起来,瞧那模样,又差点哭出来。 “师妹......我也相信你没杀师父......可是现在,每个人都物品,都要进行检查的......”波尘子又是安慰道。 “我也知道,女孩子的私人衣物,是不方便给人看的......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大家伙都需要这样......刚刚冯师叔、上官宁她们,都不检查过了么......你就配合一下吧......”碧星子也在旁边劝说。 “可......我......这里就是我的一些私人衣服......没有别的......私人的衣服,哪能随便给人看......”常鑫扁起小嘴,更加委屈起来。 “常鑫!现在可是发生了命案,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如果说,每个人的私人物品都不许让人看,那还怎么追查!难道说,非得让警方过来,你才能让人搜查吗?我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冯崇绝正色地说道。 “我......”常鑫抽泣了一下,点了点头,她明显咬了咬牙,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打开密码锁,将箱子掀开。 箱子里都是衣服,看得出来,多是内衣。男人不方便动手翻查,由冯崇绝负责。 她伸手将里面的衣物一件件的拿出来,先拿出来的,是两套蕾丝花边的秋衣秋裤,这个倒没什么。可是紧跟着,却是一套水手服,好似学生装一般,不大的白色裙子,蓝色的上衣。 看到这个,几个人都是一愣,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常鑫。 常鑫已然涨红了脸,低着头,咬着嘴唇,身子仍在颤抖。 冯崇绝皱了皱眉,将水手服放到一边,旋即发现,下面放着的,更是有点不堪入目。 一条黑色性感的蕾丝文胸,一条蓝色带花纹的比基尼文胸,白色的性感小抹胸,这哪里是一个道士应该穿的。 冯崇绝把这些扔到一边,再下面又看到黑色性感的丁字形小裤裤,白色的清纯小裤裤。这还不算什么,最为夸张的是,竟然还有黑色的渔网丝袜,黑色的透明丝袜,白色的少女的丝袜。 如果不是看的实物,谁会想到,一个道姑会私下里穿这样的衣服。 在最下面,还有一个小盒。 常鑫都好没脸见人了,此刻看到这个小盒,双手不由得将脸捂住,扭过头去,根本不敢去看。 冯崇绝将小盒给拿起来,一看上面,写了仨字——杜蕾斯。 在包装上面,还有图片呢,上面更是画着类似狼牙棒的图案。 此刻,冯崇绝更是眉头紧锁,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差一点就破口大骂。 众人这下也明白了,为什么常鑫不想让大伙看到,一个坤道的皮箱里面,装的都是这个,换谁也豁不上这个脸皮。 只是大伙也颇为意外,实在是想不到,常鑫还有这样的爱好。 冯崇绝沉着脸,转头看向常鑫一眼,眉宇间露出不满之色。修道之人,就穿这个,实在是不成体统。如果是别的时候看到,难免要训斥一顿,可是现在,她还没这个闲工夫,只是冷哼一声,跟着说道:“你还知道难为情!” 常鑫哪敢出声,双手捂着脸,看那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冯崇绝随后看向张禹,说道:“基本上就这些了,你觉得呢?” 张禹也是暗自皱眉,他刚要点头,跟着发现,在皮箱上面口袋里,有一个凸起,好像是里面装着一个盒子。 说真的,张禹也不想继续为难常鑫,估计发现这些,回到道观之后,冯崇绝肯定是要汇报给袁真人的,常鑫也势必会被逐出师门。 常鑫是凶手的可能性也不大,张禹所以不打算让冯崇绝继续搜了。不曾想,他目光所落在的位置,正好被冯崇绝看到。 冯崇绝顺着张禹的目光看去,然后也看到了夹层内凸起的盒子。 她可不客气,直接伸手将拉链给拉开,顺手从里面取出来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看起来十分精美,一看就是首饰盒。冯崇绝跟着将盒盖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条项链。 项链十分的别致,链子是纯金的,主要是上面那吊坠。吊坠是一片扁平的白玉,上面带有金色的符文,中间镶嵌着一块蓝色的宝石。 “咦?”冯崇绝不由得怔住了。 其实也能看出,这块项链价值不菲,特别是那块蓝色的宝石,绝非寻常之物。 碧星子和波尘子也都看到了这条项链,波尘子忍不住叫道:“师父的蓝宝石......”
碧星子也跟着说道:“没错,这个是师父的蓝宝石......” “你们认得?”冯崇绝转头看向二人。 碧星子说道:“去年曹记珠宝行来请师父帮忙加持一套首饰,项链手镯加上戒指,一共是提供了十块蓝宝石。师父说,道家讲究的是九,不要用十块,让曹记的老板将多余的一块拿回去。曹老板说,既然拿来了,就不拿走了,将这块蓝宝石给了师父。” “当时我也在场......听曹老板说,这一块蓝宝石价值一百多万呢,这还是进货价,如果镶嵌到首饰上出售,价格就得翻一番......”波尘子附和道。 “这么珍贵......”冯崇绝唏嘘一声,跟着瞪向常鑫,严肃地问道:“这条蓝宝石项链,你是怎么来的?” “是......是师父给我的......”常鑫低着头,小心地说道。 “给你的......”冯崇绝显然不信,说道:“詹师兄并非出家道士,也是有家室的人,这种珍贵的宝石项链,怎么会给你!说!这条项链到底是怎么来的?” 白眉宫属于正一教,并不需要出家。当然,这其中也有出家的道士,就好像袁真人就出家了。其他的门下弟子,可出家,也可以不出家。 “真、真是师父给我的......我没撒谎......”常鑫急切地说道。 碧星子和波尘子先前都帮着常鑫说话,可是现在也不敢出声了。 因为这条蓝宝石项链,正如冯崇绝所说,价值不菲。詹道人又是有家室的人,这种珍贵的东西,不上交也就算了,留下来也不可能说送给弟子吧,要给也得给家里人。 张禹也看着这条项链,以张禹的修为,虽然没有触碰,但光凭项链的做工,以及上面的符文,也能确定,项链上加持的是辟邪、护身的阵法。 师父要是富裕,像张禹这样的,送给徒弟一些法器,倒是无所谓。可是,詹道人在白眉宫也不是掌教,手里的法器不多,也得靠积累功德换取法器。加持这么一条项链,消耗的时间也不短,再算上材料的费用,怎么可能轻易送给门下弟子。 “没撒谎......”冯崇绝显然不信,又质问道:“虽然师兄对你信赖,可是让他将这条项链送给你,怕是你还不够资格吧?张真人已经判断出来,你师父的死亡时间是七点到八点之间。而快八点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去过书房......是不是你杀了他,从而得到这条项链的?” “没有、没有......冤枉啊......我怎么可能会杀师父......真的是冤枉......”常鑫现在已经急哭了。 “不是你杀的,那是不是你联合了什么人?要不然,怎么会在你师父死了的情况下,你还说他活着呢?”冯崇绝逼视着常鑫。 “师叔......我怎么可能会联合别人杀师父......这更是不可能的啊......呜呜......”常鑫哭着说道。 “常鑫,我希望你实话实说,这条项链,是不是凶手给你的?你不要害怕,如果说有人威胁你,恐吓你,有白眉宫给你做主!”冯崇绝认真地说道。 “我......呜呜......”常鑫眼泪不住地往下淌,仿佛是有无尽的委屈。 “哭什么哭?”冯崇绝沉着脸,瞪着常鑫说道:“这件事,你若是说不明白,莫要怪我告诉方丈,到那个时候,自有门规处置,你不说也得说!” “我......我......我说......”常鑫的身子一软,无力地跌坐到地上,抽泣地说道:“我在拜入师门之后,有一天晚上,师父让我去他的房间......然后、然后......他把我给强暴了......” 她的声音,显得无比委屈,房间内的几个人听了这话之后,都是无比的震惊,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看着常鑫。 常鑫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师父还恐吓我......让我不要说出去......他说我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会信......而且他会道法,还在我面前放火......我要是敢说出去,他就会烧死我全家......我不敢不从,只能乖乖的听他的话......从那之后,我就成了他的情妇......时不时的,就要任他玩弄......皮箱里的这些衣服,也都是他让我买的......他说他喜欢我穿这些......这颗蓝宝石,真的是他给我的......他说他早就不喜欢他的妻子了,只是没有办法,不能离婚罢了......他说他最爱的人是我......他把蓝宝石加工成项链,送给了我,说是能够百邪不侵......而这条项链,其实我只带过一次......我确实恨死他了,我恨不得让他去死......可是我真的不敢杀他......还得百般讨好......” 常鑫越说,哭的越伤心,这次的述说,隐然是将心中埋藏的委屈,一股脑地倾述出来。 房间内的四人,面面相觑,特别是冯崇绝,现在都有点发傻。 如果说,常鑫说的事情是真的,那白眉宫可真是丢人丢大了。传扬出去的话,还不得成为一个大笑话。 冯崇绝倒是不希望这是真的,可看常鑫的反应,又不得不相信。 一时间,冯崇绝也没了章法,只能看向张禹,希望张禹帮忙拿个主意。 张禹心中暗说,你们白眉宫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事实证明,只要人有了权力,就会滋生以权谋私。这不仅仅是在社会里,就是道观之内,也不能免俗。 当然,这不仅仅是道家,什么基督教、天主教内部,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禹也不愿这件事情扩大,说道:“我相信常鑫应该是无辜的。这样,咱们去别的房间。” 冯崇绝也赶紧点头,但也故意拿出师长的派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常鑫说道:“别哭了!现在可以认定你是无辜的了!只是这件事,我不得不批评你,遇到这种问题,早就应该出面检举,怎么能够委曲求全呢,你这样只会是伤害自己!好了,起来吧,把东西收拾收拾,再去别的房间!” “是,师叔……”常鑫小心地说道。 她赶紧将冯崇绝翻出来的东西,匆匆放进皮箱里。收拾好之后,几个人从房间出来。 常鑫依旧是眼泪含眼圈,她也知道,经过这件事,自己以后还能不能留在白眉宫,都是不好说的。可自己也是一个受害者,她的心中是那样的委屈。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