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最后的反抗

娱乐圈刑警 412 作者圆游丝 全文字数 2337字
回到京城刑总已经很久了,会议室内却无一人说话,气氛十分压抑。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案子这算是破了吧?还救出了一位幸存者,本应皆大欢喜,但结果仍旧让人接受不能! 死人更多的案子大家不是没接触过,可是这种窒息感绝不会因为司空见惯而减弱。 正因见惯生死,更知生命可贵! 因为被救女子始终不肯开口,警方无法获知其身份,只能临时为她取了个称呼,“安然”,喻义其今后的日子能够一直平平安安吧。 安然是幸运的,因为她是唯一被解救出来的幸存者,但她同时又是不幸的,除了悲惨的遭遇,还有...也许一辈子未知的家人。 而安然口中的小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幸运的,因为通过dna比对,警方成功找到了其父母。 通过小云父母的证言,证实小云是在一年前突然失踪的。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安然的失踪是在一年之内?毕竟从山上尸骨的数量来看,闫云义不会长期对某个人“感兴趣”。 可惜直到现在,这仍旧是个未解之谜,因为闫云义不再开口了。情知必死,闫云义在用最后的行动表达自己的反抗。 至于其他尸骨,却暂时没有小云这种“幸运”,她们能否落叶归根,能否给亲属一个明白的交代,谁也说不准。 将坏人绳之以法,并不能代表着事件圆满解决,但案件总要做个总结。 连泰拍了拍手,打破了室内的沉寂。 “大家辛苦了,这次做的不错,在这里要表扬闵学、彭继同和萧胜三位同志,特别是闵学同志,为案件顺利侦破做出了巨大贡献。”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响起,这些发自内心的鼓掌,听起来感觉尤为不同。 从发现詹主任的破绽,到那根关键性的白发,再到坟地山洞的发现,甚至于最后树下尸体的大胆猜测,都不得不让人对这位年轻的刑警叹服。 一次两次可以说是运气使然,但这一连串的事件,闵学已经向来自各地的刑侦精英,彻底展现出了其能力。 他的实力,完全配得上这样的掌声! 彭继同和萧胜当然清楚这掌声主要为了谁,他俩这也就算蹭了个热度吧,除了当跑腿苦力外,似乎也没做多大贡献。 就心态方面来说,彭继同还好点,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自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遭受闵学的各种打击。 萧胜就五味杂陈了,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此时理应谦虚谨慎一番的闵学,却出奇的没作任何反应,这与他平时为人处事的风格大相径庭。 见闵学似乎正在走神,彭继同撞了撞他的肩膀,“嘛呢?” 闵学还真在走神,被彭继同一撞,他一抬头,却发现会议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看。 “出了什么事?” 得,这掌算是白鼓了,人家根本没听见! 该说什么好?天才的世界果然与我们不同?对于这些身外事完全不在意? 胡德水主动站出来打起了圆场,声音依旧洪亮,“闵警官,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被闫云义那厮蒙在鼓里。”
“知人知面不知心,作为一名老刑警,我竟然被表象所迷惑,为主观情感所误导,以至于一直没将闫云义纳入调查之中,这是我的错误,在此,我要向各位做个检讨...” 这就有点儿大包大揽了,这么多年没抓到闫云义,当然不会是胡德水一个人的失误,各方各面的因素都有吧。 众人善意的鼓掌,为这位老警察十八年的执着。 室内所有人又开始鼓起了掌,又只除了...闵警官。 见大家眼神都不对了,彭继同小声对闵学说道,“你这是发了啥癔症?” 闵学晃了下神,终于开口了,“现在说这个可能有些不合时宜,但我想问的是,大家真的觉得,闫云义就是我们要找的,隐藏了十八年的连环杀手吗?” 这话让室内的掌声彻底歇了下来。 作为各地刑侦精英,在抓到闫云义后,大家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头,因为这厮与那些连环杀人案的作案手法太不相同了,但却没人说出口。 毕竟谁也没规定一个人就只能用一种手法犯案不是? 再说了,这厮不是也在山头上埋了十几个?这说明什么?杀人成性啊! 何况这次的京城“922”杀人案现场,还遗留了一根闫云义的头发,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连泰没有直接质疑闵学的话,而是问道,“你有什么想法或是发现吗?” 闵学默了默,缓缓摇了摇头,这就是他之前犹豫不定的原因了。 萧胜突然开口,“我也觉得闫云义与‘幽灵’的侧写有些不符,比如背景,我们之前推断他有刑侦相关背景,才能将现场清理的如此干净。” “可闫云义在入狱前,就是在家务农的,这也是他之后进京生存的资本,那么问题来了,他如何会具备如此多的反刑侦专业知识?” “我想,现场那种程度的清理,并不是一个普通人看些电视或资料就能完善的吧?” 彭继同多少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萧胜,没想到第一个出来为闵学站队的居然会是他。 同人不同命嘿,这厮为啥就对他老彭这么不待见呢? 略吐槽了一番,彭继同也接口道,“没错,我也觉得闫云义前后犯案的差别太大了。” “如果说他是出狱后改变了作案手法,那么为什么最新的那起案子又回归到了老路上呢?这实在说不通。” 这俩队友,即便不是那么和谐,可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嘛。 虽然这段分析闵学自己也能说,但这是态度问题! 然而事实证明,彭继同和萧胜二人的积极站队完全多虑了,因为根本没人出口质疑闵学。 作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大家还是向闵学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连泰忽然笑了笑,“很好,看来大家都有这个共识,我本还担心你们埋怨我不赶紧上报领功嘞。” 看来连泰心中也早有决断,而有了连泰的玩笑,会议室中的气氛终于轻松起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