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狼心狗肺的渣男

正牌美女总裁 1127 作者飘叶滴梧桐 全文字数 3843字
“当然是休息。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楚莫嫣揉了揉太阳穴,眸中划过几丝疲惫,“这两天没日没夜忙武门联盟的事儿,头都大了,再说从武门联盟到你的京都据点距离有些远,来来回回略有不便,直接导致休息时间减少,现在才十点钟,我们十一点出发直接到聊城大酒店,边吃边谈,到时候你叫我。” “呃,这样不好吧,”李正阳见楚莫嫣黛眉皱了起来,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男人的房间总是很乱很脏......” “我不嫌你脏。”楚莫嫣略有些不耐烦,“说啊,到底是哪个房间?” 李正阳朝自己的卧房努努嘴:“就是那个,不过真的有些乱。” “你的房间我又不是没睡过,你的床比谁的床都整齐干净,因为你压根就不睡。”楚莫嫣这般说着,走到房间门口,见被子还没叠,扭头对李正阳笑道,“看来以后你不需要我侍寝了,这个现象很好,该睡觉的时候睡觉,也不能总修炼,咱们是武者不是神仙,身体有疲惫的时候神经更需要放松。” 李正阳挠挠头,干笑两声:“你说的对。” 砰! 楚莫嫣关上了房门。 李正阳见楚莫嫣关上了房门,便将旁边的军用笔记本电脑打开,调出相关情报,继续思考战略。正出神时,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楚莫嫣的号码,李正阳差点崩溃,无奈的按了接听键:“老大,咱们相隔最多十五米,犯得着打电话?” “我亲爱的夫君,请将我的剑送进来。”楚莫嫣说完就挂了。 李正阳觉得楚莫嫣实在太麻烦,休息就休息吧,非要睡劳资的床,睡就睡吧,现在又要劳资将剑盒给你送过去,这哪里是未婚妻,这是慈禧太后啊。 推开房门,不情不愿的将剑盒递给楚莫嫣:“你什么时候变懒了,从卧房到客厅没多远啊,再说你睡觉穿着衣服,也没有走光的隐患。” “我不是变懒了,事实上我一直都没你勤快。”楚莫嫣抱着剑盒,见李正阳要转身就走,便道,“我亲爱的夫君,等一下,陪我说会儿话。” 李正阳有些不耐烦,转过身来道:“站在这里说我没兴趣,到床上说可以考虑。” “到床上说?”楚莫嫣冷冷看向李正阳,清声道,“你就如此急不可耐?如果真那么想,上来吧。” 李正阳见楚莫嫣面色有些不善,老老实实坐在床边,道:“你也知道我也就嘴上说说,呃,你找我有要紧的事儿?” “非常要紧,关乎你的性命。”楚莫嫣正色道。 李正阳蹙蹙眉头,眸中厉光一闪:“有人要动我?” “确实。”楚莫嫣将剑盒打开,取出天魔流星剑,瞟了眼一脸紧张的李正阳,轻轻言道,“你知道这把剑为什么叫做天魔流星剑吗?” 李正阳老脸肌肉一阵舞动,以哀求的语气道:“莫嫣,我美丽的未婚妻,咱们靠点谱成不?你刚才都说有人要动我了,得赶紧告诉我是谁要动啊,话说天魔流星剑的来历难道要比我的性命重要?”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楚莫嫣瞥了李正阳一眼,满不在乎的道。 李正阳差点儿吐血:“你当然不急,人家是要动我,不是动你!” “你我有婚约,我将自己视为你的人,动你就是动我,明白了吗?”楚莫嫣说完这话,小手在天魔流星剑的剑鞘缓缓扫过,“传说天魔流星剑乃是上古至高神用血泪打造而成,你知道什么是血泪吗?别开口,我告诉你,传闻有一个傻女子一直呆在家里等候他的夫君回家,她哪里知道她的丈夫跟着另一个女人远走高飞了,于是这傻女子就一直哭一直哭,泪化成血血又化成石,最后石又成了铁,可能她太可怜命运太悲催,老天便给了她一个神位,这些铁便带到天上,每当世间出现狼心狗肺的渣男,这个女神便将泪铁丢下凡间,砸死他!” “她的主要工作就干这个?”李正阳觉得这个故事挺扯淡的。 楚莫嫣懒得看李正阳,继续自顾自的道:“随着凡尘中人越来越多,渣男的基数逐渐增大,女神老这么丢也不是事儿,于是老天便让女神将这些泪铁交给至高神,让他打造一柄旷世无双的宝剑.....” “这老天爷也够闲的,当然对这女神真好,陪着她疯啊,话说他跟女神不会有一腿吧,也太偏心了。”李正阳打断楚莫嫣的话,见楚莫嫣面如寒霜,赶紧道,“情况是这样的,我文化水平低,说不出好话,此外对神话故事真不感兴趣,你要真睡不着,咱们俩可以谈谈针对顶级门派作战的方略,这事儿比你说书有意义多了。” 楚莫嫣闭上眼眸,冷冷言道,“别打岔!” “那好你继续,纵然这个故事非常老套,不过我怎么觉得怨念那么重呢?”李正阳小声嘀咕道。 “由泪铁打造的剑怨念当然重。”楚莫嫣抽出剑,对着青色剑身幽幽言道,“这剑无血不归,专杀狼心狗肺的渣男,于是世间女子便将这柄剑称为再世青天,意为有了它,天都干净了,心和眼也干净了。” 楚莫嫣细嫩的手指摸着剑脊,问李正阳:“你看到怨念了吗?”
李正阳直麻头皮:“我说,你是不是疯了,怨念能看出来?” “能!”楚莫嫣小手一抖,冰寒的剑刃立马贴在李正阳的脖颈,“李正阳,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渣男,如果不杀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尼玛,敢情说来说去,要动我的人是你楚莫嫣!李正阳咽了口唾沫,见楚莫嫣眸中全是怒火,眼泪都要下来了:“好好的你干嘛啊?” “我干嘛?”楚莫嫣咬着银牙,脸都白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李正阳干笑两声:“你搞错了吧?” 楚莫嫣左手捏起一根长发,在李正阳面前晃晃:“这是什么?” 李正阳干脆利落的回道:“头发!” “我知道这是头发!并且我还知道这是我师父的头发!”楚莫嫣眼圈都气红了,“李正阳啊李正阳,你真够坏,有了我你还不够,竟连我师父都要染指,你还真准备按照尹川那坏小子的话来做是不是,师徒花?信不信我现在就抹了你的脖子,再去杀了苏秋雨!” 李正阳浑身肌肉立马就僵硬了,看看楚莫嫣手中的长发,悔的肠子都绿了。劳资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跟苏秋雨有了关系就有了呗,关键要收拾干净啊,现在倒好,愣是让楚莫嫣找到了两人有关系的蛛丝马迹。 遇到这种情况,作为男人,最应该做的事不是解释,而是----坚决不承认! 李正阳深吸一口长气,正色道:“仅凭一根头发就能断定我跟你师父有关系?你太武断了!” “哦,那你说说我怎么武断了?”楚莫嫣盯着李正阳的眼睛,话语间都带着戾气。 “苏小姐六十多了,掉个头发什么的很正常,风一吹,到我身上,这极有可能啊,你也知道我这人平时基本不休息,都是玩修炼的,昨天为了节省时间自然穿衣服睡觉,床上有你师父的头发说明不了什么,呃,当然这是不是你师父的头发也不好说,毕竟头发也没写苏秋雨这三个字啊。”李正阳面不改色心不跳,眸中流淌着无辜,话语中全是被冤枉过后的无奈。 楚莫嫣一愣,手中的剑放了下来,笑了:“你说的有理。” 李正阳见差不多糊弄过去了,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对楚莫嫣“冤枉”自己的行径表示最强烈的谴责:“莫嫣啊,现在我要批评你了,你纵然紧张我,但是反应也不能如此激烈啊,你要知道你手里的是剑,那小手一抖,我真挂了,岂不成了冤死鬼?呃,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事实,还有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怀疑你师父,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绝不会对我下手的。” 批评我?我冤枉你?楚莫嫣从床上下来,扭头对李正阳道:“你昨天真是穿衣服睡觉的?” 李正阳点点头:“是的。” 楚莫嫣小手拽着被子一角,唰的一声掀开,用剑指着床上某块干涸的痕迹,对李正阳道:“告诉我,这是什么?” 李正阳无比惊恐的看向楚莫嫣,大张着嘴巴,老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这个楚莫嫣,也特么的太猛了,这玩意儿都发现了,话说这是睡觉吗?你这是过来玩神探狄仁杰的吧? “说不出来了吧?”楚莫嫣冷笑一声,掏出手机,调出网页,丢到李正阳手里,“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还要我说出来吗?” 李正阳朝手机屏幕一看,眼珠子差点蹦出来,话说楚莫嫣查资料真叫一个仔细,他就闹不明白了,有些王八羔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将这些东西放到网页上干嘛,还介绍的如此详尽......呃,好吧,下面还有评论,竟然发了张实物照片,太变态。 “你看这些难道不觉得恶心?”李正阳拿着手机,呐呐问道。 “你再说一遍?”楚莫嫣用剑指着李正阳,娇躯乱颤,“你跟我师父做这等丑事,还说我恶心?” “我不是说你恶心,说的是发评论的人!”李正阳深吸一口长气,斩钉截铁的道,“我再强调一遍,我和你师父是清白的!” “清白?”楚莫嫣指着床单上的污渍道,“那告诉我,这些东西是怎么跑床单上的?精......那东西还能隔着衣服弄上去?我就是那么好糊弄的?告诉你李正阳,我都查过了,查了很多很多,我确定你在这张床上跟我师父行了苟且之事!” 李正阳真服了楚莫嫣,他眼珠子狂转,而后耷拉着脑袋:“你要真那么认为,我没办法。” “都到了这时候你还不承认?”楚莫嫣将李正阳推倒到床上,咬牙切齿的道,“是不是还要我找人过来提取痕迹,做下dna鉴定?” 李正阳也急了,气急败坏的大声吼道:“你要真准备这么做,我不拦你!反正我就一句话,我们是清白的!” “你见了棺材也不掉泪!我打死你!”楚莫嫣就像被人摸了屁股的母老虎,突然骑在李正阳身上,粉拳不停的在李正阳身上招呼...... 拳头就像雨点在李正阳身上招呼,看似凶悍却没夹杂内力,否则就凭借楚莫嫣的实力,李正阳能否看到明天的太阳真是未知数。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