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阴影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355 作者我要搞事情 全文字数 4261字
既然张景旭要讲旧日支配者,那刘星觉得自己的san值恐怕是危险了,虽然自己这张人物卡非常特殊,在之前的多次san值检定中得到了特殊待遇,但是这关于旧日支配者的消息还是太过于劲爆了。 就在这时,张景旭也开口说道:“旧日支配者,这个概念还是我师父告诉我的,因为有一次我的师父受到华夏道门的嘱托,外出执行一个任务,结果是身受重伤被人抬了回来,在安心调养了几个月后我师父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给我讲起了在任务中他为什么会身受重伤的。” “这个任务原本的目标是对付一个供奉着地龙的秘密教会,因为这个秘密教会举行活人祭祀,将作为祭品的无辜者直接丢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中,而这地龙就生活在这天坑之下,当然了,这所谓地龙实际上是一种形态类似于蚯蚓,名为钻地魔虫的神话生物,它们活动于地心深处,很少会出现在地表,基本上是不会在地表久留的,所以我师父和他的同伴都认为解决掉这个秘密教会不是问题,毕竟在一般情况下,地龙应该都是不会出手帮助这个秘密教会。” “当我师父一行人突入到这个秘密教会的本部,并且成功确定了那个秘密教会的主要成员位置,准备将其一网打尽,结果就在我师父一行人就要出手的时候,意外情况发生了,那个秘密教会的教主突然拿出了一块石头,召唤出了五只钻地魔虫,不过那个秘密教会的教主也控制不了这五只钻地魔虫,所以这五只钻地魔虫开始摧毁这个秘密教会的主基地。” “因为根据之前的情报,在这个秘密教会的主基地里,当时至少有数百名信徒停留在里面进行祈祷,而且这些信徒大部分都是那种跟风信徒,说白了就是作为后备祭品的存在,因此我师父一行人还是决定要救出这些人,于是便开始一边与那五只钻地魔虫缠斗,一边疏散那些信徒。” “本来在我师父的想法里,这五只钻地魔虫虽然很强大,但是弱点还是非常明显的,这些钻地魔虫非常怕水,恰好我师父就会一些水系道术,所以勉强能够牵制住这些钻地魔虫,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这时出现了第六只钻地魔虫,或者说是由那个教主变成的钻地魔虫,因为那个教主的上半身出现在了钻地魔虫的头上,并且还具有清晰的意识,在那里大呼小叫。” “而且这只特别的钻地魔虫竟然不再具有怕水的缺点,直接向我师父扑了过来,最后在经历了一番恶战之后,我师父身受重伤,另外几名同伴也是个个挂彩,才把那只特别的钻地魔虫给解决掉了,不过还好的是剩下的五只钻地魔虫在那只特别的钻地魔虫被解决掉的时候,直接选择回到了地下,否则我师父一行人就得团灭了。” “在华夏道门事后进行的调查里,发现了这个教主使用的那块石头,便是来自于钻地魔虫一族的族长,一名被称为修德·梅尔的旧日支配者,所以那个教主才能够召唤出五只钻地魔虫出来,并且将自己也变成了钻地魔虫,而这旧日支配者顾名思义,就是一群曾经统治着地球,甚至于统治过太阳系,银河系的强大存在,所以被称为神也不为过。” “不过这些旧日支配者虽然强大,但是也并非无敌的存在,所以在很久之前这些旧日支配者就被其他强大的存在给击败了,不过因为这些旧日支配者几乎都是不死的,所以其他强大的存在只能把旧日支配者们进行封印,而其中有不少旧日支配者现在就被封印在地球,并且还具有一定的意识与行动能力,所以那个教主才能够获得那块石头。” “总而言之,这旧日支配者是代表着这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力量,在地球上的旧日支配者随便苏醒一个,都能够直接毁灭地球了,而像食尸鬼,深潜者这样的神话生物,他们都有信奉某位旧日支配者,不过现在就算是华夏道门,知道的旧日支配者名字也不多,并且也不会公之于众,所以我师父也就知道修德·梅尔这个旧日支配者。” 刘星眉头一挑,没想到张景旭的师父竟然也遇到了钻地魔虫,而且也是被称呼为地龙,这让刘星都想要继续问问张景旭,那个秘密教会是不是位于华夏西南地区。 不过刘星当然是不可能这样追问的,毕竟地龙村是“刘星”的记忆,又不是“渡边流星”的记忆。 而在这时,kp绿光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听到了关于旧日支配者的信息,那么现在就进入口述检定了,不过因为张景旭所知的旧日支配者信息并不完全,所以本次口述检定的结果是除去张景旭之外,剩下的每位玩家损失2点san值,获得2点克苏鲁神话知识。” 果然,刘星这一次并没有获得特殊照顾。 而在这个时候,kp绿光还专门联系到了刘星,“玩家刘星,你现在可以选择通过一个灵感判定,来确定你所信奉的黄衣之王哈斯塔是不是旧日支配者。” 刘星听到kp绿光这么说,立刻警戒了起来,毕竟有一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现在,对于“渡边流星”来说,黄衣之王哈斯塔是自己的神,这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认为黄衣之王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的话,那就有些小问题了。 毕竟“神”和“旧日支配者”,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因为“神”可是救苦救难,而“旧日支配者”则是想要毁灭地球的。 所以就算是作为秘密教会的教主,“渡边流星”也不像那种电影电视剧中的大反派,闲着没事就想要毁灭地球,“渡边流星”可是想要享受权利的的,所以才会信奉黄衣之王哈斯塔的。 因此,如果自己运气好。。。或者说不好通过了这次灵感判定,那么自己就会认定黄衣之王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那么“渡边流星”就不会再那么坚定的信奉黄衣之王哈斯塔,在这之后就会“渡边流星”就会对自己信奉黄衣之王哈斯塔的行为产生自我怀疑,最终只有做出“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决定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渡边流星”可是受到了黄衣之王哈斯塔的眷顾,这相当于是被黄衣之王哈斯塔打上了标签,甚至刘星现在怀疑“渡边流星”已经是被黄衣之王哈斯塔给监控了,如果“渡边流星”对黄衣之王哈斯塔产生怀疑的话,那么黄衣之王哈斯塔会不会对“渡边流星”进行人道毁灭呢。 想到这里,刘星果断的对kp绿光说道:“算了算了,多谢kp你的好意,我还是不要过这个灵感判定了。” kp绿光呵呵一笑,用一种诱惑的语气说道:“哦,刘星你真的确定不进行灵感判定吗,你要知道主动和被动的区别哦。” 刘星眉头一挑,不由得开始思考kp绿光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或者说在纠结kp绿光这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比如说,在这之后“渡边流星”会通过其他方式认识到黄衣之王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 所以,刘星现在开始纠结起来,自己现在到底要不要进行灵感判定。 又思考了片刻之后,刘星还是决定不要进行灵感判定,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晚一点得知“黄衣之王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就晚一点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星现在越发对张景旭的师父感兴趣了,没想到张景旭的师父经历这么丰富,最重要的是刘星怎么觉得张景旭的这个师父好像也是一个玩家呢。 想到这里,刘星决定在今晚密室时间的时候,好好询问一下张景旭。 “既然如此的话,那这个海洋真神宗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啊,毕竟他们是直接侍奉旧日支配者的。”石川凌开口说道。 张景旭点了点头,有些绝望的说道:“没错,要知道无论是我们人类还是神话生物,都是需要得到旧日支配者的承认,才有资格使用与那个旧日支配者有关的魔法或者物品,所以如果刘星你没在弄错的话,那就可以确定松井一郎和海洋真神宗与一名旧日支配者有关系了,所以我们想要逃出渔人村,恐怕会比我们现象的要难上很多。。。” 虽然众人都知道,这个模组是不可能有旧日支配者下场的,但是万一松井一郎手中带有与旧日支配者相关的道具,那也是会非常麻烦的。 听到张景旭的话,在场的众人都是一片默然。 见气氛有些凝重,刘星只能站出来救场,“呃,大家也不要这么担心这么多,我对魔法阵的研究也就一般般,所以说不定这是我的分析出问题了呢,毕竟有可能这最后一个魔法阵只是和某些强大的神话生物有关,而不是旧日支配者,所以大家放轻松一点吧。” 张景旭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错,我们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就算这松井一郎和海洋真神宗与旧日支配者有关,我们之前商量好的逃生方法也还是可以使用的,除非旧日支配者亲自出手,不过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终于,气氛恢复了正常。 不过就在这时,多戈艾格也送饭来了。 “各位,等会儿松井结衣就会带你们去渔人村的祠堂进行仪式,因为某些原因我是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祠堂,所以希望各位能够听松井结衣的话吧,毕竟你们现在也知道,渔人村的规矩有些多,也有一些特别。”多戈艾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试探道:“多戈艾格,昨天你睡得还好吗,昨天下了这么久的雨,你住的那个草房不会有问题吧。” 众人一听刘星开始发问了,便不约而同的开始观察多戈艾格的表情。 而多戈艾格则是很自然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个草房虽然看起来有些不经风雨,但是那个草房实际上非常结实,一点漏水的迹象都没有,而且还非常保温,不过昨天晚上我真的没怎么睡好,因为我听到在草房外面不断响起奇怪的声音,我害怕发生意外,所以我也没敢出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刘星眉头一挑,没想到这情况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如果多戈艾格没有说谎的话,那么昨天在草房发出声响的人应该就是那三个渔人村的村民了。 而且刘星也仔细观察了多戈艾格的面部表情,结果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也就是说,多戈艾格应该没有说谎,除非多戈艾格的演技技能数值达到了80。 所以,刘星装出一副非常好奇的样子,追问道:“哦,那是怎样的声音呢,我没用记错的话多戈艾格你住的那间草房周围,基本上就是一片空地。” 多戈艾格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说道:“没错,我住的那间草房周围几乎什么都没有,而我听到的声响是来自于海边的,就像是有很多人在同时踩水一样,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踩水? 难道那三个村民是晚上闲着没事,去海边玩水吗? 刘星毫不犹豫的排除了这个可能性,毕竟这怎么想都是不现实的。 “好了,我现在先走一步了,各位你们先好好吃饭吧。”多戈艾格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 等到多戈艾格离开,刘星便开口说道:“对了,刚刚差点忘了,现在我们该如何处理那些魔法阵呢,如果不破坏掉这些魔法阵的话,那么我们还会一直受到这些魔法阵的影响,但是如果破坏这些魔法阵的话,我担心会被松井一郎发现,毕竟很多魔法阵都是自带了所谓的报警装置,只要魔法阵被破坏,那么勾画魔法阵的人就会知道。” 张景旭喝了一口鱼汤,笑着说道:“看来流星同学你真的对魔法阵不是很熟悉,魔法阵的报警装置基本上只会被物理手段触发哦。”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