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向往

中南海保镖 10 作者冷海隐士521 全文字数 2370字
(本章节内容提要:黄胜瞅着警卫参谋的背影,很无奈地说:“分队长,看见了吧,正儿八经的中南海保镖,就是牛逼!看咱们,整天扎着个枪,累的要死要活的,腰都快断了,人家想穿什么穿什么,根本瞧不起咱们!”) 晚上十二点,王冠成领班,这时候A首长已经入住,大门前的哨兵依旧是黄胜 冠成轻声对黄胜说:“小黄啊,可要注意啊,千万不要出现上次的事情了,上次幸亏警卫处没追究下来,不然,你最少得挨个处分!” 黄胜不解地道:“分队长,我就整不明白了,这要求跟首长合个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为什么咱们部队就这么敏感呢?” 冠成正对着黄胜,说:“你想啊,首长身边多少人?警卫秘书,警卫参谋,还有公务员,服务员、楼房哨兵等等等等,要是都整天要求跟首长合影,那不乱套了吗?” 黄胜道:“你看同是一个部队,怎么档次就差这么远呢?你看人家那贴身警卫,多威风,整天穿着便衣,兜里揣着七七手枪,时刻跟着首长,多气派,再看咱们,就搁人家家门口站岗,整天累的腰酸背痛的,我这心里啊,特不平衡!” 冠成道:“睢你这思想!咱们部队哪有档次之分,只有分工不同,你也可以考学,依你的条件,如果考,也有机会被挑到警卫队里,封闭训练两三年,将来就分到首长家里当贴身保镖!” 黄胜摇头道:“难啊,就我那点儿文化水,还考军校,我觉得连转士官都难哩!”黄胜左右瞅了瞅,又小声地对冠成说:“分队长,你知道吗,A首长的女儿长的可漂亮了,哎呀,跟天仙似的 冠成问道:“他女儿叫什么名字?” 黄胜道:“叫什么蓉来着,印象不太深了。” 冠成一皱眉,说:“你怎么回事啊,这都属于业务名单的范畴,我就弄不明白那时候业务考试你是怎么过关的!” 黄胜道:“我这不忘了嘛。” 冠成道:“小黄啊,警卫业务一定要经常温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象你这个岗是非常重要的,放错一个人,咱全大队,全中队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你要记住啊!” 黄胜道:“知道了分队长!”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童绪看的出那是A首长的警卫参谋。 两个同时敬礼,礼貌地问好。 警卫参谋给回了个礼,根本没有正视他们,冠成不由得有些生气,心想你牛什么啊,你不也是站岗过来的?总有一天,我也会和你一样,但我绝不会象你那样目中无人。 黄胜瞅着警卫参谋的背影,很无奈地说:“分队长,看见了吧,正儿八经的中南海保镖,就是牛逼!看咱们,整天扎着个枪,累的要死要活的,腰都快断了,人家想穿什么穿什么,根本瞧不起咱们!” 冠成皱眉道:“胡说,他凭什么看不起咱们?咱们干的是一样的工作,都是保卫党中央,都是保卫中央首长,你小子啊,思想认识就不够,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话虽这样说,但冠成心里却打起了鼓,是啊,他忘不了自己心中的向往,他要努力,他要成为首长身边的贴身警卫。 这时候,电话响起,黄胜接过电话,说:“你好,我是一楼哨兵黄胜,请问你是哪位?”那边说:“我是九号哨哨兵郭子强,请问领班员在吗?”“在这儿!”黄胜赶忙招呼冠成接电话。 “什么事儿?”冠成问。 郭子强道:“分队长,在北门与九号哨之间,有一辆车停了老长时间了,你过来看看吧。” “好的,我马上去!”冠成说完便匆匆地到了北门外,顺眼一看,果然有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围墙边上,便赶忙走了过去,但朝车里一看,车里根本没人,再往后座上一看,嘿,又是一对野鸳鸯。那两人正忘情地做着苟且之事,冠成把头往边上一扭,敲了一下车窗,说:“这里不准停车!” 这时,只见从车窗里探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脑袋来,对冠成说:“两分钟,拜托再等五分钟就好了!”这人戴着个眼镜,衣服的扣子解开着,露着胸膛。 冠成不耐烦地说:“现在就把车开走!” 男子叹了一口气说:“唉,这么睌了还有人管,菲菲,咱到别的地方去,真扫兴,一点儿事办了三气还没办完!” 冠成一惊,也许是‘菲菲’二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尽管他明明知道里面的人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王菲,但不知是一种什么思想在作崇,促使他往里看了一眼。借着车里的灯光,冠成看见有个很漂亮的女子正在穿衣服,看那样子,不是小蜜就是小姐,现在这事儿,太流行了,尤其是近几年,特别流行野外,很多有钱人或是带着小蜜,或是找个出台小姐,开着车,找个环境优美的安静场所,吃吃小吃,晚上在车里过夜亲热。冠成可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事儿了。 车子终于开走了,但冠成却陷入了深思。 亲爱的王菲,你到底在哪里? 何时才能再联系上你啊? 多少年了,你可知道我对你的思念,每时每刻都在呼唤你的名字,而你,为何始终不肯走进我的世界。 想着想着,冠成的心掠过一阵急剧的凄凉,这种凄凉简直清晰极了,这是一种爱到极致的痛,想起王菲曾经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历历在目。无意之中,冠成哼起了自编的歌曲《梦中的女孩》:为何你只在我梦中往日的情形又将我刺痛为何这样深爱你你却不懂多少年来你一直无声爱的路上我一意孤行想你不觉冬天的冷爱你不觉多情的寒只愿你每日都入我梦中即使是虚幻的牵手也能减轻我想你的痛………… 下班后,冠成照旧到地下室健身房锻炼,他今天仿佛特别有情致,单杠双杠、哑铃、脚力器等,凡是健身房有的器材,他都练了好多遍,对着《李小龙克敌绝技》上面的招式反复地练习,汗水如雨下,但他却不觉得累,直到他感觉该回去休息的时候,打开表一看,竟然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