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火车上的见闻

中南海保镖 12 作者冷海隐士521 全文字数 2632字
(本章节内容提要:冠成看了他一眼,心想部队的机密都让你给泄露了,便有心想降降他的威风,其实中央警卫团和卫戍区对比来说,卫戍区虽然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为中央搞警卫的一个部队,但要是再提到中央警卫团,那档次就又提高了数倍,因为中央警卫是国家领导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直接工作在中央首长身边,而且主要负责党和国家最重要领导人的警卫任务,是名副其实的中南海保镖 火车上,冠成遐想万千,好长时间才静下心来,便取出局长给的材料,看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两个小时过去了,冠成觉得有了尿意,便起身去上厕所,谁知从厕所回来的路上,冠成不小心碰了一个青年一下,那青年正吃着方便面,一大碗方便面都洒在了青年裤子上。 冠成忙向人家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又从口袋里取出卫生纸想帮他擦拭。 但让他没料到的是,那家伙竟然当即给了冠成一巴掌。“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你看,洒了老子一身!” 冠成气的够呛,但想到是自己有错在先,忍一忍也就算了,而青年依旧得理不饶人,蛮横地道:“对不起值几个钱?告诉你,我的裤子是从美国买回来的,一千多块,这样,我让个步,你赔我五百块钱,这事儿咱就暂时算了,不然的话——”青年露出了不怀好意地嬉笑。 青年旁边也有几个人替他说话,看样子是青年的朋友,这几个人看样子还算年轻,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但看脸上,都是一副蛮横的样子。 冠成谦虚地说:“这位大哥,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今天是兄弟我得罪了,中午我请你到餐厅吃顿便饭,算是我再一次道歉了!” 青年眉头一皱,道:“你弄的我这么狼狈,就一顿饭就解决了,你倒真会算账啊哥们儿,这不行!” 冠成不耐烦地问:“你们想怎样?” 青年凶巴巴地道:“给五百块钱,不然这事不算完!” 冠成道:“你们这不是勒索吗?” 青年道:“你把我裤子弄湿了,把我的腿给烫了,找你要点补偿,怎么成了勒索了呢?哥们儿,今天这事儿也出了,你看着怎么着吧?” 青年身后的众人也怒视着冠成,看样子,这事儿还真有些麻烦 冠成实在生气,便没好气地说:“我没闲钱给你!”说完后回了自己座位。 那青年一看,急了,骂道:“他妈的,敢晾我?”于是纠集了他的三个朋友,一同跟了过去。 冠成旁边有个上了岁数的老爷子劝解道:“小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无怨无仇的,犯的着吗?” 青年眉头一横,冲那老爷子嚷道:“死老头儿,少管闲事!”转头又对着冠成骂道:“哥们儿,你想咋的?想找揍是吧?” 其实这事也怪了,没事的时间乘警一个劲儿地转,真出了事儿了,乘警没了影。冠成盼着有乘警会来摆平这事儿,看这情况,是没戏了。冠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是想把这事没完了是吧,好,好,好,不怕挨揍的过来啊!”冠成一手指划着他们,一手摸过他旁边的乘客喝干的啤酒瓶子,照头顶上一下,啤酒瓶子瞬间变成了碎片,冠成握着瓶口,看着来人。其实冠成就是想吓唬一下他们,给他们来个下马威,看看这招好使不好使,他并没有真正要打架的想法。
那几个寻衅的人一愣,往后退了半步。 “算了,算了,算我倒霉吧!”青年说着手往外一比划,几个人撤了回去。 这一下子,冠成可成了焦点了,他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问了起来。 “小伙子,你练过气功啊?”一个大娘问。 冠成说:“练过那么一点儿。” “你是做什么的呀?”一个中年男子问。 冠成回答:“我当兵的。” 这时候,对面的一个青年开口了,说:“嘿,我也是当兵的,在北京卫戍区。” “北京当兵,好地方啊。”有的人赞叹道。 青年笑道:“是啊,我们还能经常见到首长呢,我还跟好几个首长合影了呢!”青年的脸上尽显自豪之色。 冠成不作声,而其它人却追问起来了。“跟谁合过影啊?”“那首长长的啥样儿?” “……” 青年一一笑着作了回答,但他也意识到冠成不作声,便问:“你是哪个部队的?在哪儿当兵啊?” 冠成看了他一眼,心想部队的机密都让你给泄露了,便有心想降降他的威风,其实中央警卫团和卫戍区对比来说,卫戍区虽然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为中央搞警卫的一个部队,但要是再提到中央警卫团,那档次就又提高了数倍,因为中央警卫是国家领导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直接工作在中央首长身边,而且主要负责党和国家最重要领导人的警卫任务,是名副其实的中南海保镖。 于是冠成很坦然地说:“我是中央警卫团的。” 青年脸上的笑立刻僵住了片刻,然后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 “那你一定见过胡主席他们了?中央警卫团,那可是真正的中南海保镖啊!象我们,只是给一些小首长搞警卫,而你们,保卫的那可都是常委级的人物啊!”青年赞叹道,仿佛很想知道答案。 冠成道:“这些啊,都属于机密!” 青年脸又红了一下,不再作声。 济南火车站快到了,冠成的心情特别激动。告别近三年了,终于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乡,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美丽。而冠成最挂念的,除了自己的亲人,还有一个在他心目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那就是王菲,借着激动的心情,王冠成用手机拨通了王菲家里的电话。 接电话的竟然是王菲。 王冠成的喜悦溢于言表。 “王菲,你还好吗?”冠成激动地问。 “挺好,你怎么又往我家打电话啊,让我妈接到又要问个没完!”王菲似乎很不耐烦。 冠成颤抖地说:“我,我回,回老家了,我,我想见你一面。” 那边说:“我没时间。”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王冠成心里一凉,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思绪之中。为什么,为什么呢,自己如此真爱一个女孩,她却对自己如此冷淡,自己这样无悔地付出,为她,付出了自己几乎全部的爱,从来没有爱上过一个女孩,而且爱的如此透彻,爱的如此真实,爱的如此死心塌地,但现实给予他的,却是无尽的伤心。 是啊,几年了,菲菲,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呢?我哪里做错了吗? 冠成在心里道。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