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爱人

中南海保镖 33 作者冷海隐士521 全文字数 2530字
(本章节内容提要:冠成不停地用回忆加剧自己的痛苦,将黑龙唱的<回心转意>一遍一遍地唱,心就要碎了!爱的骤变如此之快,恨的产生如此之剧,超乎冠成的想象他真想不通,一个女人的虚荣心竟然有这么强。) 就在冠成休假的时候,队长打来电话说,经过局团领导的商议,准备把冠成被分到B首长身边。 说实话,冠成异常激动,毕竟,B首长一直是他非常欣赏的一个国家领导人,他那体贴入微的为民情节,着实让每一个中国人所感动,尤其是B首长身上那种老当益壮的活力,是他非常叹服的。 接完电话,冠成抑不住心中的激动,专门给周虹打了电话,向她表达了这个好消息。需要说明的是,周虹是冠成火速交的一个女朋友,是胡学兵想尽千方百计介绍给他的,也许是前几次恋爱的失败,让他得以找一个寄托,冠成心里很高兴,很希望能与周虹能长久下去。 毕竟,周虹与仙儿和王菲不同,她没有那么好的家势,这一点让冠成很放心。 躺在床上,冠成久久不能入睡,爱情与事业的双丰收,让他沉浸在其中,尽情地享受其中的乐趣,也许,周虹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在他最失落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周虹跟王菲不一样,她身上透露着一种真诚的气息,周虹跟仙儿也不一样,她没有仙儿那样的家势,不至于让他有一种高攀的感觉,他也相信,周虹肯定也不会象仙儿那样,突然之间弃他而去。 周虹很会关心人,一个会心的笑容,会给冠成最大的安慰和幸福,在短暂的两个星期的交往中,冠成认定了她,认定了她就是能陪伴自己一生的那个人。读…啦 漫步在家乡的街道上,无尽的惬意,经历了种种的恋爱挫折后,冠成非常珍惜周虹,轻挽着她的手,谈论心事,那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 凉凉的晚风,在警告人们天气的寒冷,而与心爱的人并肩携手,便不再有什么寒冷可言了。他们手挽着手,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很多角落,留下了他们浪漫的足迹。 当他们走到青湖广场的时候,有一个尼桑轿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从车上下来一个青年。 冠成一惊,轻轻地对周虹说:“不会是抢劫的吧?” 周虹的眼神很乱。“不,不是,他,他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青年迅速地下了摩托车,站在两人面前,眼神非常凶狠。 周虹道:“你来干什么?” 青年冷笑道:“原来你把我甩了,是为了挂这个兵哥哥!” 周虹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请你说话注意点儿!” 青年道:“怎么没有关系?你毕竟曾经是我的女人,虽然现在又找了个傻大兵,但我永远忘不了咱们在一起的温馨日子,今天在这里偶然相遇也是缘分,不是吗?” 周虹骂道:“你给我滚,滚远点儿!” 冠成也插话道:“你最好是离开,这样显得你很没素质!” 青年转过来骂道:“我们两口子说话,你插什么嘴!告诉你,周虹都跟我同居一年了,你小子,是捡了我的破烂儿!” 周虹‘啪’地给了青年一个嘴巴子。
冠成看了看周虹,她的眼睛很迷烁,让人有无限的构思,冠成顿时觉得心里很乱,很乱,他想努力控制住,但却不能如愿。 青年挨了一巴掌,好象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感觉,依然笑嘻嘻地说:“虹虹啊,你可不能忘了你的初恋情人啊,你难道忘了咱们一块洗澡,一块在公司的单间里过夜了吗?那时候的你是多么的天真,让我实在难忘啊!” 冠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冲着青年骂道:“你给我滚,快滚!” 青年冷笑道:“你有什么本事让我滚?你算老几啊?再说了,周虹这辆公交车是我先上的车,你是后来的,你逞什么能呢?” 冠成攥紧了拳头,道:“信不信我把你嘴巴打烂!” 周虹拉开冠成,小声道:“你别跟他打,他在散打比赛中拿过冠军的。” 冠成狠狠地道:“我打的就是冠军!” 周虹愣了愣,自言自语道:“我忘了,你是中南海保镖啊!” 那青年也挥舞着拳头,率先袭了过来。 过分的愤怒和心痛,化成了冠成无穷的力量,对于对方的进攻,他几乎没有防守之意,身上挨了两拳后,他感到了由衷的清醒,紧接着施展连环三拳和边环三脚,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招,很多次在部队的比武中起到了定输赢的作用,这一点他要感谢李小龙,是李小龙创造出了这么一个奇迹,好象这两个绝招是为冠成量身定做的一样,每次,冠成都能把它们发挥的淋漓尽致。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一个连环三拳之后,那青年剧烈地后退了几步,紧接着,一个连环三脚,直把青年踢飞了出去。 冠成还是走过来,把青年拉了起来,道:“做人不要做的太绝!”然后跟周虹离开了此地。 到了周虹租的房子,冠成与周虹商量道:“还有十几天我就要回部队了,我们把婚事定下来吧?” 周虹的脸色一变,道:“我还没想这么早定婚,我还小。” 冠成一惊,道:“为什么,你已经不小了,难道你对我还有什么疑虑吗?” 周虹若有所思地说:“这个问题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冠成道:“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然后给了周虹轻轻一吻。 周虹突然问:“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我以前的男朋友的事情吗?今天他说的那些话,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吗?” 冠成一惊,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他实在无法想象,面前的这个心爱的女孩竟然与别人好过,而且同居过,但他强制自己忘了这些,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周虹继续道:“他说的有一些是真的,我们确实已经同居了,而且时间还不短,我还为他打过胎!”周虹的脸上掠过一丝忧郁。 而冠成,除了惊讶还有什么呢?他的心被剧烈地刺痛。 周虹突然笑了,笑的很凄凉。“你嫌弃我了是吗?” 冠成做了一个深呼吸,违心地摇摇头。“怎么会呢,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新的开始,我希望我会是你此后的唯一,也希望你是我的唯一!”冠成一把把周虹搂在怀里,想到了很多。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