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第一女保镖

中南海保镖 56 作者冷海隐士521 全文字数 2442字
(本章节内容提要:玛丽特穿着很暴露,也很前卫,上衣刚刚能盖住她的胸部,露着白晰的小腹和肚脐眼儿,她的肚脐上扎了个蛮漂亮的饰物,闪闪发光。玛丽特的下身穿着超短裤,露出了修长而洁白的,光着脚,冲冠成挤了挤眼道:“我就为你跳一个‘寂寞女人’吧,你一定要认真看,跳这个舞很累的!”) 自从冠成在世界比赛中展现了神奇的绝技后,中南海保镖在全世界的威名又提高了一个档次,甚至被其它国家誉为传奇式的超级护卫,各国纷纷派遣了部分高层警卫人员前往中国学习功夫,转眼间,警卫局已经收了十几位外国徒弟。 为了传递世界友谊,警卫局制定了免费的两个月教练计划,并委派王冠成担任他们的总指导,借用了河北共建单位的一块场地,开始对各国派来的十几名警卫精英们开展魔鬼式的训练。 外国人与中国的文化不一样,因此在训练中也有一些困难,外国人的观念很自主,所以在训练中,只要是他们有疑惑,都会毫无保留地提出来,不管是对谁都一样,他们好像天生就带来了很多问题,哪怕是象‘格斗时身体为什么非要放松’等近乎于弱智的问题,对此冠成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解,手把手地教他们,因此,这些外国朋友的长进非常快。 在这些外国警卫当中,有一个唯一的女保镖,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她是来自欧洲某国的朋友,在本国号称第一女保镖,但是自从看了王冠成的表演后,觉得中南海保镖太神奇了,多次申请要来中国深造,最后终于达成了心愿 这位女警卫名叫玛丽特,长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和纯情的嘴唇,很多外国警卫都想跟她靠近乎,但她根本不屑一顾,只有对她的中国的教练,总是带着笑容,而且总是找机会跟冠成交往,逢到休息日,她总会以请教为理由,邀请冠成到她住的酒店里作客。 玛丽特很好客,精心地为冠成准备了好酒好菜款待他。 玛丽特给冠成倒上酒,笑着用僵硬的中国话说道:“噢,我亲爱的师父,我很高兴您能光临我的住处,我们先干一杯吧!”说完将杯中的红酒一干而尽。 冠成很佩服她的酒量,第一杯也不甘落后,将它干了个干净。 玛丽特继续道:“我亲爱的中国师傅,知道吗,我非常欣赏你,尤其是你在教我们功夫的时候,那简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敢说,哪怕是我在中国没能学到什么,我也知足了,因为我认识而且接近了你,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中国人!” 冠成纠正道:“不,不,不,不是我了不起,是中国了不起,所有的中国人都了不起!” 玛丽特一惊,道:“噢,也许你是对的,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尤其是现在,世界越来越关注中国,中国创造了世界的奇迹,而你,也创造了中国的奇迹,你的中国功夫,已经征服了世界,中南海保镖,我的偶像!” 冠成谦虚地道:“这就是有些过奖了,谢谢你对我们国家的评价,谢谢你,我相信,中国还会创造让你更不可思议的奇迹,我非常相信我们的国家,一定会为世界的和平和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玛丽特赞同地道:“我就喜欢你这种爱国情结,作为首长的警卫人员,这种情结是至关重要的,爱国是我们警卫人员必备的条件,我也很爱国,我希望我们国家会是世界第一,我也相信我们的国家领导人能够治理好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国家更富强,让所有的公民都更加有钱,更加让其它国家的人羡慕!” 冠成一笑,很是赞赏玛丽特的话。 玛丽特突然道:“你不介意我为你跳去舞吗?” 冠成一惊,道:“当然不介意,我想你的舞蹈一定会很出色!” 玛丽特笑道:“噢,天啊,这都让你看出来了,告诉你我亲爱的中南海保镖师傅,我以前可是学校里的超级舞女,我的舞蹈,曾经倾倒了很多的同学!” 舞女?冠成对她的这个称谓还不是很习惯,在中国,舞女并不是什么褒义词。 玛丽特接着道:“请允许我换套衣服!”然后走近了卧室。 当她再一次出来时,冠成吓了一跳。 玛丽特穿着很暴露,也很前卫,上衣刚刚能盖住她的胸部,露着白晰的小腹和肚脐眼儿,她的肚脐上扎了个蛮漂亮的饰物,闪闪发光。玛丽特的下身穿着一个超短裤,露出了修长而洁白的,光着脚,冲冠成挤了挤眼道:“我就为你跳一个‘寂寞女人’吧,你一定要认真看,跳这个舞很累的!” 玛丽特真是一个天才的舞蹈家,她的舞姿不亚于那些专业的舞蹈演员,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美丽,她的笑容,她那优美的身材,极具挑逗性的眼神,让人看了有种触电般的感觉。 跳着跳着,玛丽特冲冠成摆了摆手,想邀请他一起跳,冠成摇了摇头,陷入了沉思。 玛丽特轻喘着气,坐在冠成身边,脸上带着笑。 “你跳的真好!”冠成赞扬道。 玛丽特自信地道:“那还用说,我的这个舞蹈,可以迷倒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包括我们的总统在内!” 冠成一惊,道:“那我今天看来是很荣幸了,能够看到玛丽特小姐的舞蹈,我想我会记忆犹新的!” 玛丽特突然托着腮,注视着冠成,良久,她突然道:“你觉得我漂亮吗?” 冠成点点头。 玛丽又道:“那你可以吻我吗?” 冠成一惊,心跳加速,道:“我从来不吻漂亮的女孩,那样的话,我会很不舒服的!” 玛丽特笑道:“那如果是我吻你呢,你可以接受吗?” 冠成摇摇头,道:“不,不,我对这个动作不感兴趣。” 玛丽特睁大眼睛,道:“那你对什么感兴趣?不会是上床吧?” 冠成更是因为玛丽特的直言而感到吃惊,也许外国人说话就是这样直率,但却让他难以接受。“是啊,我感兴趣的是上床睡觉,然后做梦,那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玛丽特轻轻地走到冠成身边,双手扶在冠成的肩膀上,又道:“如果我们一块对上床睡觉感兴趣的话,你会同意吗?我家的床可以让我们一起感兴趣,你说好吗?”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