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全国散打比赛

中南海保镖 66 作者冷海隐士521 全文字数 2584字
(本章节内容提要:权威散打教练林教练道:“这次参加比赛的,多了四个最近两年没怎么露过面的高手,一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队的刘青龙,一个是曾经打遍东北三省无敌手的民间高人孙丰田,还有一个,是连续三年蝉联获得河南武林风年度总冠军的李高佛,最后一个,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林与强,这四个人的实力非同小可,我看过他们的功夫,可以说是已经到了一定的火候!”) ‘高手杯全国散打大赛’明天举行,各省市的选手,还有民间的高手都进入了紧张的备战状态。 这次比赛,云集了全国各地的武林高手和民间高手,算得上是最近几年最为隆重的一次大比武,比赛不限职业,不限年龄,凡是报名皆有机会,一时下来,全国有几万人报了名。 冠成也不例外,报了名。 其实一开始冠成是不想参加的,但后来经不住贾局长的再三鼓励,也许贾局长的用意很明显,让中央警卫走出去,接触接触外面的世界,接触一些世间高人,也许对他们的提高会有所帮助。 贾局长还专门请了几个比赛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教练与冠成一起研究对策,局礼堂,他们把以往比赛的资料看了好几遍。 贾局长道:“冠成,比赛的时候一定要放松,千万不要太紧张,以前你在比赛时,从心理的放松程度上是个弱项,你一定要注意,一上场,一定要有个唯我独尊的心理,首先要从心理上战胜对方!” 冠成点了点头,权威散打教练林教练道:“这次参加比赛的,多了四个最近两年没怎么露过面的高手,一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队的刘青龙,一个是曾经打遍东北三省无敌手的民间高人孙丰田,还有一个,是连续三年蝉联获得河南武林风年度总冠军的李高佛,最后一个,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林与强,这四个人的实力非同小可,我看过他们的功夫,可以说是已经到了一定的火候!” 林教练把这几人的比赛资料一一放给冠成看,并介绍道:“刘青龙是特种兵里的精英代表,他曾在98年全国散打比赛中获得第一名,这人出拳极稳,面部表情是他的杀手武器之一 冠成一愣,说:“面部表情?杀手武器?” 林教练介绍说:“是你根本无法分辨他的面部表情,往往他要出重拳的时候,面部表情是放松的,而他面部表情表现凶恶的时候,恰恰是他保持实力的时候。很多实力比他强的对手都因为被他的面部表情所迷惑,导致了败局。” “还有连续三年蝉联河南武林风年度总冠军的李高佛,也不是一般人,此人实战经验丰富,很擅长攻击对手的薄弱环节,最明显的战例就是去年他与河北选手林青松的一场比赛,当时林青松已经注定了胜局,但就因为最后有些骄傲了,露出了一点破绽,被李高佛利用,结果林青松连连失利,李高佛反败为胜……” 冠成听了林教练的讲述,笑道:“看来我压力很大啊!” 贾局长道:“你的目标就是要把冠军奖杯放到我们的局荣誉室里,我相信你的实力!” 林教练道:“其实你的优势也很明显,只要你能利用好的连环拳和连环腿,让对方没有还手之机,我想,拿冠军也不是没有希望!”
冠成道:“那能有多大的希望啊?” 林教练沉思片刻道:“百分之二十!” 冠成开玩笑地道:“教练啊,你太瞧不起我了,最少也得百分之五十啊!” 贾局长插话道:“我看啊,百分之九十以上!” 冠成笑道:“知我者贾局长!” 贾局长笑道:“我就不相信中南海保镖都拿不了冠军,如果这次拿不了冠军,我要让我的部队训练量增加一倍!” 林教练道:“贾大局长啊,谁不知道中南海保镖训练的艰苦,你们的魔鬼式训练,已经让很多部队闻风丧胆了,你要是再增加一倍啊,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当中央警卫了!” 冠成道:“林教练,你这句话说的就有些错了,我相信,即使训练量增加三倍,还是有人想到我们部队来,天下第一军,谁不向往啊!” 贾局长拍了拍冠成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冠成啊,我这次之所以让你参加这次全国性的比赛,主要是想让你汲取一下民间的长处,我们不能闭门造车,知道吗?” 冠成道:“这个我知道,贾局长,其实,由于我们部队的特殊性,有很多东西我们都封闭起来了,所以在一些训练课目上,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落后,这正是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的。” 贾局长点点头,说:“我会派人把整个比赛录下来,当然,我会将你在赛场上的比赛,作为我们局的培训教材,我要让所有的警卫人员都向你学习,刻苦训练,争作精英!” 冠成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局长,您可是太高抬我了。” 林教练插话说:“行了,行了,明天就要比赛了,冠成呢,我建议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能够有充分的精力面对明天的挑战!” 冠成摇摇头说:“不用休息,林教练,咱再接着切磋,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林教练说:“不,不,你得保持充足的体力,不能打疲劳战!” 冠成回之一笑。 贾局长突然对冠成道:“好了冠成,这样吧,今天放你一天假,你放松放松,把状态调整到最佳!” 冠成道:“好的,没问题,我也该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 贾局长道:“怎么,我们局里的空气不新鲜吗?” 冠成道:“不是,不是,一样新鲜!” 贾局长笑道:“到外面注意军人形象,千万不要做影响军人形象的事情!” 冠成笑道:“局长,你还不了解我吗?” 却说胡学兵带着齐梦、学雯等人,一块大老远从山东坐火车赶来给冠成助阵,当天冠成陪着学兵等人,一起开车到了香山,爬了趟山,又到颐和园转了转。 下午四点钟,几人驱车往回赶。 经过一个小十字路口的时候,发现前面一群人,冠成听到了一阵阵叫骂声。 他们把车停下,下了车,走过去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一群人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你一脚我一脚地踢打着,那中年男子仿佛是喝醉的模样,嘴里不停地流着血,身体上全是泥土,他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抱着脑袋,仿佛在求饶的样子。 那群人骂道:“简直是找死,一个人喝了点儿酒,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真他娘的,欠揍!”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