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看新房买嫁妆

重生之电子风云 409 作者堂皇的荒唐 全文字数 3427字
在街边,李虹打了辆黄色的大发面包出租车,三人一道去了朝阳公园旁的碧湖居,乘电梯到了五楼,胡一亭掏出李虹给的钥匙开了门,童牧的房子展现在他的眼前。 身旁姬盈盈一进门就娇呼一声:“真棒!不愧是大明星,品味真好,等我有房子也想要这么装!” 李虹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所有灯的开关。 明亮柔和的灯光交织下,只见深红色镶拼实木地板铺满了两室两厅,白色墙面和白色石膏吊顶浑然一体,令得房间不大却显气派华贵。客厅中央与餐厅中央的两挂水晶吊灯一大一小但同一款式,相互辉映极为协调。白瓷砖包裹的卫生间里,大浴缸发着乳白色柔光,其他一切如洗手台、马桶甚至龙头和淋浴器也都是乳白色的,洁净的一尘不染。厨房虽然不大,但也装修的温馨可人,油烟机和灶具都已经装妥,甚至抹布都放了好多条。 李虹笑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打扫浮灰,总算擦干净了,这些装修的小小细灰可真难擦,我从里到外擦了三遍,要是再有的话,你们住进来自己慢慢擦吧,我实在累的不行了。” “李姐你太体贴了,让你干这些活我怎么好意思,童牧也是的。” “呵呵,你别怪她,是我自己想干的,一想到我的偶像住在我亲手打理的房子里,我可是一连乐了好多天,差点把下巴笑掉。” 胡一亭笑着,也为自己老婆是大明星感到由衷高兴。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李虹问,“可得请我呢!” “那还用说,你得是伴娘。”胡一亭拉开乳白色缎面窗帘,打开所有窗户,让六月的正午阳光洒满房子每个角落,“不过我现在还没领身份证,你得再等等。” “什么?你几岁啊?”李虹惊讶地问。 “17。”胡一亭笑了起来:“明年吧,明年就领证。” 姬盈盈闻言掩口而笑,李虹目瞪口呆地看着胡一亭:“你还真有种……” 胡一亭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拿出手机给童牧拨了电话,电话接通后,童牧软糯的“喂”了一声,随即明知故问道:“什么事呀?胡总?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啦?” “哈哈,你装的一手好蒜,昨晚不才和你打过电话吗,今天就搞突然袭击,让李姐给我送钥匙,是不是不放心我呀?” “咯咯咯咯。”手机那头爆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房子看了吗?喜欢吗?” “喜欢,特别好,我这个人想象力有限,根本看不出这就是我们当初选的那套毛坯房。” “咯咯,那就好,我还担心万一你不喜欢怎么办呢。”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点,我品味可不如你,你都满意的,我怎么会不喜欢,你现在哪儿呢?” “还在南都,跟袁老师在一块儿,我们后天演出结束就回北都。” “好,你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对了,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家具?” “我说了有用吗?” “当然有用!” “呵呵,那干脆让我买吧,你看你都买了房子了,我不能空着手嫁过来不是?家具家电就让我负责吧。” “哈哈哈哈……”童牧在电话那边笑的喘不过气来:“那好吧,你去选选,把小屋的家具给放上,这间就留给你当书房,再买个冰箱,顶多再选个沙发,再选个床,这样你就能先住进去了,别的等我回来再说吧。真是的,我来北都的时候你不来,我和袁老师一下去演出你就跑去了,存心的吧。” “我不要书房,我成天在公司,回家还看什么书呀,累都累死了,这间给你当琴房。” “嗯。”童牧在那边轻轻答应了一声,显然有些感动:“那随便你,不过餐桌你别买,我要自己选,还有客厅除了沙发的其他家具,你可别自己买啊!等我回来!” “好好好,我一定照办,祖宗。” “咯咯咯咯,你才是我祖宗。不说了,车马上要走了,下午要坐船去海岛演出呢。” “那你小心着点,别掉水里了。” “嗯,我和袁阿姨一起的,才不会那么傻呢。” “那我挂了。” “挂吧。” “要不你先挂。” “你先挂。” 胡一亭等了等,悄悄问:“挂了吗?” “挂了。” “嗨,那我真挂了。” “讨厌,赶紧挂,我不是说了要赶车吗。” “合着都是我不对,那我真挂了。”胡一亭只好先挂了电话。 姬盈盈笑道:“胡总你和童牧的感情真好。”
“唉,听得我脸都红了。”李虹双手捧着脸,羞中带笑地看着胡一亭:“娶个大明星的感觉怎么样?” “是她娶我。”胡一亭一本正经道:“下午去买我的嫁妆,姬盈盈你给公司打个电话,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俩晚点回去。” “是。”姬盈盈赶紧掏出公司发给她的爱立信GH337给总裁办打电话汇报行程。 李虹羡慕道:“我下午还要上班,就不陪你们了,胡一亭你要是下午送货过来,一定给我打电话,我就在前面售楼部,过来给你们搭把手。” “行,李姐这些天麻烦你了。” “哪儿的话。”李虹喜滋滋道,“我乐意。” 胡一亭下午带着姬盈盈去了亚运村附近看家具,这里有好几家大型家具店,他个人偏爱木框架布艺沙发,不大喜欢全实木的中式,因此很快在其中一家店选中了一套棕红色黄花梨框架乳白色羊毛呢面料的,这套沙发由两个单人沙发加一个三人沙发组成,还包括一个茶几,总价才一万多。 胡一亭毫不犹豫就付了款,心里觉得占了大便宜,这年头国内还没把黄花梨的价格炒起来,放在后世,很少有布艺沙发会用黄花梨作框了,这种海南黄花梨木料一般都只用在纯中式实木家具上,绝不会当成框架来给布艺沙发作衬托。 姬盈盈也很喜欢这套沙发,“胡总你眼光很好,这靠背和海绵垫子都有二十来公分,坐着肯定舒服,这种羊毛呢面料也软和的很。” “我哪懂这些,我就是觉得中南海会客厅里用的也是这样款式的沙发,觉得挺雅致的。” 店里的销售经理笑道:“一看您就是行家,中南海用我们的家具可不老少,这套布艺沙发是我们的新产品,简洁大方,卖的可好了,好多五星级宾馆都订的这个,不过他们定的都是普通实木,像这样黄花梨框架的,只有像您这样有眼光的贵宾才会选。” 胡一亭笑了笑:“你这人真会说话,那我索性把窗也在你们这儿买了。” 经理眼睛一亮,赶紧掏出名片递上,胡一亭看了看就递给姬盈盈。 “您这边请,我给您介绍一下我们店里最好的床,黄花梨龙床。” 胡一亭一看就乐了问姬盈盈:“这床品味怎么样?” 姬盈盈有些纠结:“挺……挺大气的,床头这个镂空屏风床靠真够大的,比我人还高,这两个床头柜也挺实在的。” 经理一拍胸脯:“真材实料,从里到外全是20个厚的海南黄花梨板!卯榫结构,传统鱼胶,一根钉子没有!你再看看这上面的雕工!多密呀!那都是我们厂老师傅一刀一刀的做出来的,用的全是老样子!您现在买,还送个电视柜,也是海黄花梨的,放客厅放卧室。” 姬盈盈看看那像个茶几似的电视柜:“还有三个抽屉,倒是能放不少东西。” 胡一亭有点头疼,“你说的都是废话,我问你这东西有没有品味,你说这些干嘛。” 姬盈盈一看价钱:“嗐!四万八!胡总你可别问我,这么贵的东西,我可不敢做主,万一买回去你们家童牧不喜欢,还不得气死。” 胡一亭苦笑道:“样子是有点太老,感觉跟时代有点脱节,不过黄花梨这东西能保值,买了就买了吧,省的在到处跑了。” 经理一拍手:“得嘞!看您这么爽快!我再送您一个穿鞋凳,您放门口换鞋时候用。” “也是海黄的?” “酸枝木的。” “也行。”胡一亭说罢又有些犹豫起来,问姬盈盈:“很老气吧?” 姬盈盈笑道:“还行,反正放卧室里挺好,您看这床头屏风上雕的龙凤,侧板和床位板上雕的花草,多雅致呀,要还能像您说的那样,还能保值,那就算不喜欢,铺上床单也就看不到什么了。” 胡一亭一拍手:“说的好!付钱!” 刷卡付钱之后,经理表示下午就能送货安装,于是胡一亭让姬盈盈把她手机号留了下来。 买完家具,胡一亭又和姬盈盈在旁边商场里买了一个冰箱一台彩电,都约定了下午送货。 本打算就此回公司的胡一亭,想起童牧在北都没个琴总不好,于是吩咐姬盈盈去琴行选个立式钢琴,自己先回公司了,罗争的事情总挂在心里,实在不踏实,这时候父亲应该也到公司了,自己得和他碰个头。 “胡总,选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当然国产的,那个北都本地的星海牌就成,选最贵的。” “好。”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