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歌林

诅咒之主 1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2600字
亚蓝大陆,全称亚斯蓝波尔萨奇大陆,迄今为止齐蒙仍不明白亚蓝大陆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复杂的全称,虽然他已经十七岁,在乌立公国早已到了成年的年纪,旁人常以此耻笑齐蒙,不过对于号称流氓地痞的齐蒙,这种耻笑是夸赞。歌林城,在乌立这样的公国也算不上什么大城池,但这里盛产诗人,于是有了歌林的美称,几乎的所有歌林人对自己所在的诗城抱有真挚的热爱,诗性几乎是这里所有人的特点,他们和善而温顺,安分又在自己的本职上保有热情。 当然,齐蒙等人就个例外。 几个混混正示威般地行走在街上,齐蒙气高趾昂地跟在基尔这个当地最大混混的背后,每每有人从这狭窄的街上经过,齐蒙就挺起胸膛昂起猥琐的气质,大声念道:“吉格那老家伙呢,不是说他是什么贵族的远亲吗,怎么到了今天他伟大的贵族们还不来帮帮他,哈哈哈。”往往此时,旁人眼神里会带着惧怕和一些其他,齐蒙却如沐春风的享受在别人恐惧的目光中。还有什么比令别人害怕更值得骄傲,齐蒙认为是没有了。 吉格.波西兰是歌林城最老的贵族,虽然最老也是最弱小的贵族,几乎和平民同等,就连齐蒙这样的混混也能扯起嗓子大声嘲笑,原因是波西兰家族算来算去也就吉格这老家伙和他孙女两人,不仅人丁稀少,也全无封地,最重要的是老吉格似乎不是歌林人,很受其他贵族的排斥,除了有一个子爵的头衔,实在算不上什么贵族。 几个混混到吉格府上走上一遭,例行公事地去炫耀大混混事业正蒸蒸日上,已经超过了贵族,虽然那是城中最弱小最称不上贵族的贵族。 吉格的府门老旧破烂,据说已经有三十年历史,不过因为吉格实在穷得要命,三十年来每日酗酒的开支就耗空了这个贵族的所有,包括门上一层薄薄的红漆。 门前没有护卫,基尔几人轻易闯进了贵族的府邸,府内破落的模样实在不堪入目,几颗刚被掘走的紫兰树还留下三个大坑,泥土四处散落,地面的石板大部分已经碎开,经过昨夜的大雨,泥浆让几个混混的鞋子彻底改头换面。 吉格正坐在椅上醉醺醺的喝着酒,基尔进屋一打量,对身边的两人讲道:“这老家伙家里好像已经没什么值钱的了,昨天那三颗树倒是卖了个好价钱。老家伙,你是不是把值钱的东西都藏起来了!” 基尔声调一提,齐蒙觉得整间屋子里都猛地一震,当然不是地震,是他自己的耳膜。基尔果然厉害,不愧是三级的武者。齐蒙心里一番马屁稍经酝酿,正待脱口就拍,吉格拍响了桌子,大吼道:“你们几个该死的混蛋,就等着神明的惩罚吧!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欺辱贵族的后果……” 吉格的吼骂声足以传到方圆百米,过往行人早已习以为常,偶尔会到府里来对齐蒙一番指责,对于首脑基尔,三级的武者在歌林是极有威慑力的,他们往往会忽略基尔而是给予齐蒙更多的辱骂。 基尔看来看去,屋里实在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一脸善良地道:“我尊敬的老贵族啊,我看你这好好的家业已经被你挥耗干净,出于武者对贵族的保护,我在您耗空资产之前,先替您保管这些资产,只要您有一日醒悟过来,要复兴波西兰的时候,我基尔,立刻将您的一切资产还给您。”一旁齐蒙三个混混忍俊不禁地看着老贵族此时脸上的表情,除了幸灾乐祸,更是惊叹基尔这厚颜无耻的功夫,又有了长足进步。
基尔接着又道:“今天看您府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被您挥霍的东西了,我们怕您为了继续喝酒,将您美丽的孙女,曼其.波西兰小姐送去某些低俗的地方换取金币,为了曼其小姐的安全,今日带走曼其小姐离开,直到哪天您戒酒了,我们再将曼其小姐送回来。”齐蒙一听曼其,脑中一片白花花的**闪过,大概这就是十七年处男的精虫上脑,尤其是想到曼其那美丽的面容和婀娜的身段,齐蒙发现下身已经快要怒指苍穹了。 老贵族气得发抖,花白的胡须几乎要竖立起来,切齿咬牙道:“滚,滚,您们这群该死的混蛋,休想对曼其出手,我死也不会让你们伤害她!”十分激动的老贵族站了起来,怒指着基尔,气氛看似紧张,齐蒙却深知这位老贵族除了咆哮只剩了饮酒的力气,脸上露出极为轻蔑的笑容,刚欲要讥讽,想起了基尔的无耻宗旨,改转脸色,装模作样道:“吉格大人,我们都知道您是想留下曼其小姐去换掉酒钱,我们怎么能看着您犯错呢,您就安心坐着吧,曼其小姐我们自己去请。” 齐蒙将老吉格按回椅上,虽然齐蒙身形消弱,个子略显矮小,老吉格已经七十岁,加上醉酒无力,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四个混混正要闯进贵族小姐的闺房,房门吱呀一声自行打开了,第一件映入眼帘的,是一对饱满挺拔的胸部,几乎要撑破旧衣,四个混混愣了片刻,八只眼睛顿时放出热光,直到胸部的主人整个从门后走出来,他们的眼睛才一点点挪到曼其脸上,粉妆玉琢的脸蛋没有半点恐惧,反而是与这美丽可人的脸蛋不合的冷冰。 曼其走到老吉格身旁,将细白洁净手里握着的东西,塞给了老吉格,曼其蔑视了四人一眼,像看四条饥肠辘辘流着口水的恶狗,道“我跟你们走。” 四个混混大喜过望,一时间忘了其他,更没去在意曼其在吉格手里握了什么,如饥似渴地盯着曼其,好歹基尔也是见过世面的,失态片刻,正经八百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曼其小姐跟我们走吧。” 老吉格怒不可遏,发作起来好似一条瘦得要死的老狗一般,忽然就扑向了基尔,齐蒙本要出手阻挡,不过想到基尔武者的身份,也想见识见识这武者的手段。老吉格扑到基尔身上,正要扭扯,一阵无形的力量猛然从基尔身上震出,老吉格立时飞了出去,撞碎了桌子,碰的头破血流,基尔依旧笑脸一张,万分的亲和友善,他道:“嘿,我说您喝多了吧,何必要跟桌子过不去呢?赶紧戒酒了吧,我们就走了,多谢贵族大人了。” 齐蒙对老吉格绝没有半分同情,混混的第一要则是没良心,齐蒙将这一点已经练到炉火纯青,常常连基尔也自叹不如。四个混混如此带着曼其洒然离去,待老吉格艰难的从断木中站起来,追骂几句之后,摊开手心,一个不过两寸的卷轴躺在老吉格手中,老吉格热泪盈眶,仰天呜呼道“想我波尔兰氏可是王族啊,今天,今天居然被几个下贱的混混欺辱,真是有辱波尔兰,有辱波尔,可恶的基尔,我要你知道侮辱王室的后果!” 老吉格打开卷轴,立刻冲出一道明亮的白光,一窜窜魔法符号在白光之中浮出,似游鱼在水般在光中游动,老吉格嘴里念了一窜咒语,咬破手指滴血在卷轴上,白光立刻变得刺眼,卷轴刹那消失,不见了踪影。 对于老吉格的举动,四个混混全然不知,正以基尔为首,准备着一场五人赤**大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