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会长

诅咒之主 10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4029字
“你他妈没看错!”巴尔瞪大了眼睛,肥油挤压下的眼睛震惊和愤怒不分伯仲,他一把掀开身上的女郎,冲安吉吼道! 安吉吓得退了三步,一脸委屈地跪了下来,哭诉道“没错,那杂种没死,就在他家里,他,他还骗我说我女人和他私通,害我杀了她和我儿子,您可得为我做主啊!”安吉头嗑得咚咚响,却没见一滴血流出来,这等磕头功夫,响而不伤,力道拿捏可称一绝。 巴尔脸上肥油抖动,怒目咬牙道“难怪,难怪六个骑士现在还没回来,一定是被他害死了,看来我还真小看了他,你立刻带十个骑士去抓他,虽然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害死了六个高级骑士,十个高级骑士,哼,我不信他还能有什么法子!” 安吉一听,心中登刻百花怒放,起身应道“您就交给我吧,我不打断他两条腿!”这正要洒脱转身,捉拿齐蒙,巴尔脸上神情一变,喝道“等等,这样做不够好!” 安吉心中更乐了,寻思齐蒙这次是碎尸万段,还是千刀万剐的下场,回头应道“大人你说,是不是直接带他的脑袋过来就行了。”安吉转过头,却是一道光芒自他颈部掠过,一条血线浮了上来,安吉双眼瞪得很大,脑袋咚一声掉在地上。 鲜血从安吉的脖子喷出来,每一滴溅向巴尔,飞到半空却都像失去了力量悬浮在巴尔面前,随着安吉身子一倒地,血珠哗啦啦掉了下来,巴尔面色一变,笑容无限,对身后两个骑士道“把安吉的头提上,去见见咱们歌林城的新贵族。”两人一头雾水,也不敢问,抓起安吉的头跟了上去。 巴尔带着五六名骑士,坐着马车赶到齐蒙家门外,两名骑士率先进去通知。 齐蒙一听巴尔亲自登门,寻思他这次来,一定是为契约来的,必定还不会对他出手,立刻一脸热情地迎了上去,道“城主大人,您怎么来了,快快里请。” 巴尔也是满面激动,快步如飞,一把拉住了齐蒙,道“契约你拿到了?”拽着齐蒙走进了屋里。 两人坐下后,齐蒙点了点头道“拿到了。” 言毕,只见巴尔是一脸热泪,道“齐蒙,全歌林城的平民们必将感谢你啊,有保利公爵的宝藏,那南边河上断去的大桥,西边破损的城墙,都能重建啊!贫困的居民们即将走向富强,他们该多么激动啊。” 巴尔无耻的功夫,让齐蒙也自叹不如,心头不禁大骂道“死猪,桥不是你拆的吗,墙不是你砸的吗,歌林不是你他妈榨穷的吗!” 当然,齐蒙脸上仍是笑容万千,道“城主大人,您能不能先……这个,您知道的,您答应我的,我怎么好意思再给您开口呢,呵呵,呵。” 巴尔道“这个不急,你这一路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你说说是谁干的,老子派人去好好教训他!” 齐蒙摸了摸脸上的淤伤,道“唉,也不知道我怎么那么倒霉,刚从莱城出来,就遇到六个强盗,说要抢我的契约,当时我还纳闷他们怎么会知道我这契约,后来一想,一定是厄尔雷那狗杂种!前面那三个特使就是被他这么害死的,想用这种手段私吞保利公爵古墓的宝藏,哼哼,还好我是一级武者,那六个强盗算什么,全被我打得抱头鼠窜,虽然我也受了点伤,但总算没有辜负大人。” “这死狗,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煎炸煮闷烹!”巴尔心中只有如此一句,这时候,他又不能当场和齐蒙翻脸,只好听他自吹自擂。 齐蒙看巴尔脸上已有一丝怒色,咳嗽了一声,正色道“大人,您回去帮我办了贵族的事儿,这契约我立刻给您送到府上,您看这样可好,毕竟您可是出了名的‘杀驴城主’啊,您看您卸磨杀驴的事在歌林可是远近闻名啊,我可不敢拿全家身家开玩笑啊,您老看这样可好。” 巴尔笑着点头道“恩,恩,谨慎点好,谨慎点好,毕竟我也不希望我的歌林的贵族都是傻子嘛,免得像安吉这狗一样,居然在我面前挑拨是非,害我误会了齐蒙,虽然对不起老捷特,可今天把这小人给宰了,算还你清白。还有,明天开始你就是海伦商会的副会长了,从今天开始你齐蒙也是歌林的贵族之一了,贵族的法律会保护你及你的家人!”说着巴尔向屋里望了一眼,可惜木门虽然破破烂烂,可阻挡目光是绰绰有余,未能让他瞧见什么。 齐蒙咳嗽了声,巴尔回过神,干笑了声,且把目光收回,一站而起,以胖子独有的步伐,一步一颤地走了出去,齐蒙盯着地上安吉的脑袋,死不瞑目。 “哼,你变脸跟他一样快。”伊娜从屋里摸索些出来,眉间锁着愤怒。 老捷特被烧死那时齐蒙也就打定主意要和巴尔翻脸,虽然翻脸的形式不那么直接了当,但一想到平日高高在上,自傲自得的巴尔今日受了这般委屈,不,对他来说应该是屈辱,齐蒙心中就是一阵舒畅,道“明天咱也是贵族了,走伊娜,陪我出去喝上一杯啊。” 伊娜惊奇地凑过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道“你要带我出去?!” 齐蒙点了点头,伊娜已经被巴尔这城主盯上了,他也不在乎再让几个贵族嘴馋,俗话说。嘴馋的猫很容易就去狗嘴边偷腥。齐蒙也乐意看到这一幕,当然,前提是猫和狗最后都吃不到。 齐蒙道“今晚带你去路易斯酒店,喝酒!” 即便再黑的夜晚,路易斯的灯光都会照亮附近的街道,在林立的房舍之中显现出它的高档,偶尔一两个喝醉的贵族子弟,互相扶持着从路易斯的方向走出来,一边摇摇晃晃,一边指天骂地。
齐蒙罪名撤消,和安吉罪名成立是同时传开的,传播速度之快,甚至仅需半个小时,路易斯门口的门卫就已经听说,见到齐蒙带着一个闭眼的女孩儿走来,一脸热情迎了上去,道“恭喜齐蒙大人,听说您要成贵族了,这简直是歌林之幸啊!”马屁之余,他眼光瞥在伊娜脸上,那一刹那,好像石化一般,愣在原地,直到齐蒙二人走了进去,这才拍了拍身旁一同失神的门卫,道“这女人,还不会是几年前那个伊娜吧?” “好像是。”另一人心驰神往地看着伊娜的背影,愣愣答道。 “可惜了,可惜了,眼瞎了,唉~” “你懂个屁,别说眼瞎了,老子的女人就是脚断了手断了,能有她那张脸,也行了!” 路易斯的管理人似乎也听说了齐蒙即将成为贵族了,立刻用免费和会员包间这类形式和齐蒙交好,这倒让齐蒙出乎意料,本来还打算借着贵族的名号赊个账。 听到隔壁房里传来的阵阵呻吟,伊娜鲜红欲滴地脸上带着一丝羞忿,道“齐蒙,你带我来这种地方!” 齐蒙拉着她坐下,脸上本来一片大好晴朗,转瞬成了阴云沉沉,说话出奇的语简词精,道“喝酒。” 伊娜见齐蒙一脸愁容,摸着酒杯,一口气喝了干尽,几乎不喝酒的伊娜立刻咳嗽起来,满脸通红地抬起头。 齐蒙似乎没有笑的打算,低垂着眼盯着酒杯,许久缓慢道“老捷特他……”说到这里露出苦笑,又道“死得好啊,死得好啊,他总算不必再去替我欠债了。” 自顾连续喝几杯下去,齐蒙又道“明天我就送你走,去梅杰道夫,巴尔得到契约恐怕立刻就会翻脸,歌林可不是你能再待的地方。” 伊娜沉默了,酒到嘴边又放下了,欲言欲止,最终一句没说,只连喝了五六杯,直到脸蛋通红,一头偏在沙发上睡着了,嘴里喃喃道“齐蒙,你真的以为我需要你的庇护吗?” 齐蒙惊奇地看着伊娜,不知她是清醒还是酒醉,轻轻撩起贴在伊娜脸上的乱发,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一丝无暇肌肤透着醉红,伊娜的美天然而成,睡姿憨轿,诱惑藏于无形之中虽淡还浓,齐蒙看了一眼,呼吸不禁乱了,待他察觉,急急挪开了目光,心里一琢磨,离开包间,走进了舞池。 不知为什么,今天他的**似乎出奇的旺盛,难道成了男人过后都是这样?一心想到艳遇什么的,混混大摇大摆地走进舞池中央,一边嘴里嚷嚷道“怎么最近没见到安吉啊,我的朋友,怎么我成贵族了也不来向我道贺啊?” 路易斯的一位侍应点头哈腰地走到齐蒙身边,道“尊敬的齐蒙大人,您忘了吗,是安吉陷害您杀了曼其.波西兰小姐,他已经被巴尔城主就地正法了,正义永远是站在真正的贵族一边的,您说我说得对吗?” 齐蒙一脸恍然得点头,道“哦,对对,是这样,神的双眼怎么会被蒙蔽呢,正义已经得到了伸张,罪恶早已经横死于巴尔大人的正义之下。” “各位贵族朋友,以后齐蒙还请何为多多照料了,我身为海伦公会副会长,还有许多希望和各位交流的地方。”齐蒙向周围每一个贵族举起酒杯,偌大舞池瞬间变得好似成了他的主场,**女郎的目光纷纷投来,打量着这个前不久还被称为蒙田园的平民,当然大多不以为意,毕竟他们也是贵族,同样有着自己的身份和职权,齐蒙不过是一个商会的副会长罢了。 不过,也有少数几个并不这样认为,主动过来和齐蒙搭讪,只可惜相貌平平,除了一脸厚妆,全无齐蒙心动之处,原本满心期盼今夜能有消魂缠绵的齐蒙心下满是失落,随便应付了几句,自行坐回了沙发上。 “你说你要成为我们商会副会长了?”忽然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坐了过来,她坐着,也比齐蒙高了些,修长白净的手指轻轻惦着酒杯,浅褐色的发丝光泽照人,映在齐蒙眼里的是一张精致巧美的侧脸。 齐蒙愣了半晌没回过神来,若非对方哼了一声,他还沉醉在这一张美丽的侧脸之上,惊醒过来齐蒙面上红了大片,结巴道“我,我就是了,你也是海伦商会的?” 女子似乎不打算转过头来,嘴角一抹自信的微笑始终都在,道“我可是早有耳闻齐蒙副会长的名声,还请你别在我面前装得这么纯情。” 说完女子站了起来,齐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性感婀娜的步姿时刻在让她紧身长裙下的臀展现诱惑,齐蒙吞了口唾沫,用狂傲口气叫道“唉,老子是副会长你想不想在海伦混了!” 女子置若罔闻,走到门口时回头嫣然一笑,道“我叫海伦,明天记得来找我。”说完抛来一个媚眼,却叫齐蒙石化一般,盯着门口一动不动,片刻满脸冷汗,尤其是海伦的嫣然一笑,越在他脑海里变得恐怖无比。 这个女人……是会长? 齐蒙从沙发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心头再无半点艳遇的心思,几步冲回包间,打算带伊娜回去,推门一进去,却见一个大汉正坐在伊娜身边,正色眯眯地盯着伊娜,并伸手在她的脸上摸来摸去。 歌林平民里另一个武者,与基尔一样的三级武者,虽然也是混混,不过名声却没有基尔几人的响亮。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