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伪戏

诅咒之主 4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879字
齐蒙在歌林城里声名狼藉之程度,比基尔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歌林城有‘最伟大’的城主巴尔,那就有‘最能干’的齐蒙,往往他在街上走过,背后就会留下一行整齐的唾沫,向来以持强凌弱,厚颜无耻,阴险毒辣著称的齐蒙,今日在走向路易斯酒店的路上发现,自己这个伟岸的身姿,英俊的面孔,在那些小商小贩眼里,竟不再是那样充满恐惧了,反而只要认识他的人眼里都是那样充满笑意,好像捡了金子似的,甚至还有人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地冲着齐蒙大吼道“恶棍,你等着受死吧,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我们歌林城最大的喜事!” 没有原因,绵羊是不敢对狼龇牙咧嘴的,齐蒙意识到了定然有事儿发生。齐蒙冲着周围行人和商贩吼道“你们对我这么一个即将成为的贵族的贵族竟敢如此无礼,哼,总有一天你们会来巴结我的,会知道齐蒙是你们真正的贵族,真是一群无知愚昧,低贱又可恶的贱民。”说完,齐蒙就夹着尾巴从众人的注目里逃了出去,话说虽然平时齐蒙用逐一欺压的方式‘征服’了他们,并不代表他们同时对齐蒙亮出羊角的时候,齐蒙还敢去试图‘镇压’他们,毕竟人多势众,当务之急,还是溜之大吉。 齐蒙对局势的敏锐判断是极为明智的,以他在歌林城的种种行为,如果在这个时候去和这些人叫板,一人一脚也会把他踩成肉泥,现在已经没有了基尔这个三级武者的庇护,齐蒙可没有傻到自寻死路。 眼看路易斯酒店就在前方,齐蒙终于松了口气,路易斯酒店是歌林城最豪华,最奢侈的娱乐场所,除非有贵族的请帖,否则平民不被允许进入,可说是贵族领地,那些反常的绵羊绝不敢在这里撒野。 齐蒙整理衣衫,挺直腰杆,顿时像是了个贵族子弟,走到门口,门前的服务员认得齐蒙,知道他与不少贵族有些交情,也未阻拦。 进入舞池,一阵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女人的体香,美酒的醇香,甚至金币的万能香,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这些仍让齐蒙陶醉,如他来的每一次一样,他会如痴如醉的在门口在周遭的豪华和奢侈当中沉浸一阵。这才是自己该待的地方,齐蒙一直这么认为着。 “哟,这不是‘蒙田园’吗,你怎么还敢到这儿来,听说你杀了基尔那几个混混,抢走了曼其,她可是城主大人看上的女人,你还真有种啊,现在还敢到这里来,哈哈哈。”正前方那个紫色礼服的矮子,见齐蒙就嘲笑起来。 蒙田园是贵族们对齐蒙的专称,至于这个田园二字,源自一种叫田园犬的狗,往日齐蒙是以点头哈腰的笑脸答应,不过这句话的后半部分内容却让齐蒙笑不出来,冷汗几乎瞬间就泌满了手掌。齐蒙脸上难看的笑容让这位齐蒙曾经讨好过的贵族乐祸万千,向周围的大声嘲笑道“嘿你们快看谁来了,这不是咱们的蒙田园吗,听说他偷走巴尔城主嘴边的肉,这不是不把巴尔城主放在眼里吗,这个齐蒙跟着巴尔大人之后,自以为得势,就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次不知道他又是傍上了哪个贵族,竟连巴尔城主的女人也敢抢,巴尔城主受此羞辱,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众人的目光齐聚过来,几乎每个眼神都是在笑,齐蒙面上极为尴尬,忽然从众人背后传来一个尖锐的怒喝声音“齐蒙,你这个贱狗,来人,快把他捉过来!” 五六个穿着铠甲的低级骑士立刻围住齐蒙,拔剑围架在齐蒙那不过碗大的脖子上,相信任何一人手滑失手,齐蒙那薄皮寡肉的脖子就会被切开,往日齐蒙定会跪地求饶,并以一番不着边际的马屁化解这次危机,不过,这次齐蒙一改前态,神情忽然变得镇静无比,并以蔑视的眼神向周遭的贵族或贵族子弟们斜瞄一眼,大步一迈,径直从人群中走过。 穿紫礼服的矮子看齐蒙的神情,以为他已万念俱灰,心花怒放之余,跑到巴尔跟前,故作惶恐地行礼道“哎哟,看我,我竟不知道巴尔城主您就在这儿,刚才我这满嘴胡言乱语,我这就向您行礼赔罪了。” 矮子的用心齐蒙心知肚明,心里早不知问候了他全家多少遍。巴尔见齐蒙面上平静,心底琢磨着“难道真是这野种傍上了什么大人物,以他的胆量,决计不敢动我的曼其,如果不是……” 巴尔脸上一脸犹豫,齐蒙便又道“巴尔城主,我没有什么靠山,更没什么后台,你要杀便杀,不过杀我之前能先听我说明我为何杀了基尔么?” 此刻巴尔故作姿态的哼了声,道“说,不过我不管你有什么后台,如果你的回答说服我,你还是得死。” 齐蒙向胖子城主鞠躬谢礼,随后开始慢慢讲道“昨天我跟基尔那个禽兽去曼其家里,本打算将曼其带到城主大人您的府中,谁知道基尔却说您短小无力,即便带曼其给您,您也不能察觉她是不是雏,不如就带到译馆由他先尝这第一口,再献给城主您。我想,城主大人您英武伟岸,年壮气雄,是我们歌林城的第一人,怎么可能不行呢!那可是传言中的十寸金刚钻,一夜弄十娘啊!”说到巴尔的那玩意儿,齐蒙就言词激动,一脸崇拜之情。 当然在此的贵族都心知肚明,巴尔是出了名的短小,否则他八位夫人,怎会有七位外出偷情?而且偷情的对象,就有在场的不少贵族,不过谁也不戳穿齐蒙,巴尔的痛脚,他们谁也不敢去踩,反而不少人点头附应道“是啊,巴尔大人那是除名的床上杀手,怎么可能不行呢?”
巴尔听众人的惊叹,脸上虽笑意浓浓,心里却是对基尔恨之入骨,暗骂“基尔这贱人,可惜他死了否则我定要阉了他!” 齐蒙察言观色的能力在这些年早已练的炉火纯青,一见巴尔笑而蕴怒,心喜不已,又变换了脸上神情,咬牙切齿道“我劝阻那基尔,他竟不听,我想曼其的第一次,怎么能让他这个低贱的杂种夺走呢,我便和另外两个兄弟商量,要夺回曼其小姐,可是没想到,没想到……” 说到此处时,齐蒙一脸哀伤,感慨万千地道“没想到,没想到啊,知人知面不知心,那曼其小姐表面端庄尊贵,实际上早已经和基尔有了奸情,可恨的基尔为了他们两个能双宿双飞,竟然对我和其他两个弟兄下手!” 城主巴尔的脸色阴沉起来,一直盯着齐蒙看,眼神说不出的诡异,齐蒙心里七上八下,但面上不露神色,依旧一脸沉痛地道“我哪能让城主大人带这绿帽子啊,其他两个弟兄对城主也是忠心耿耿,就和我一起跟基尔干了起来,可是他毕竟是三级武者啊,其他两个弟兄都被他和曼其这个贱人打死了,我也是拼了性命,才把这对奸夫****就地正法。” 一旁的矮子大声叫道“你放屁,你们三个狗东西,怎么可能是基尔的对手,他可是三级武者,城主大人我看他一派胡言,纯粹是在糊弄您呢!” 周围的贵族窃窃议论,也不知他们信是不信,齐蒙心想,这空口白话,即便说得再煽情,也骗不得这些狐狸,索性他扯开衣裳,露出已经一片漆黑的胸膛,道“基尔那家伙,险些还要了我的命,你们看看,你们这些平日都说对城主大人忠心耿耿的混蛋看看,啊!你们怀疑我,我无话可说,可是如果城主大人您也不相信我,我齐蒙,我齐蒙就用我的命证明给您看!”说着齐蒙就一把抢走了一旁骑士的佩剑,毅然决然地抹向了脖子。 眼看那剑离齐蒙脖子一寸一寸逼近,巴尔一动不动,看戏似的盯着齐蒙,混混心里一凉,心想完了,可是这最为关键的以死明志的一步,已经出手哪还收的住?即便稍稍手下留情,以在场贵族的眼力,齐蒙起初的煽情之词,也将付之一炬,下场只怕比这自刎还要凄惨万千了。 齐蒙想了许多,剑已经入肉三分,鲜血立刻沿着齐整的伤口溢了出来,齐蒙甚至感觉到了剑锋已经摩擦在了自己喉结,和那一阵阵尖锐的痛。 忽然,一个酒杯砸在了宝剑上,齐蒙手一抖,紧跟整个身子都一抖,宝剑咣当落地,巴尔哼了一声,道“基尔那个混蛋死得活该,曼其那个贱人也是,哼实在罪有应得,齐蒙,你做的好,我说安吉,齐蒙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咱再不信,那以后谁还敢跟着我巴尔啊。” 矮子安吉眼珠一转,立刻连连点头笑道“是是是,巴尔城主教训得是,看来是我误会齐蒙了,他对您的是忠心的,巴尔城主您慧眼识英,才戳穿了这些流言……”说齐蒙杀人抢人的就是安吉,到他嘴里却成了流言,巴尔厌恶地看了安吉一眼,这才止住他嘴里的滔滔不绝。 “行了行了,齐蒙你跟我进来,基尔死了也就死了,三级武者?哼哼,死了有必要可惜吗?”说完,巴尔走进了包间里。 齐蒙吞了口唾沫,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跟着进了包间,床上早已有了两个美丽的侍女,穿得性感万分,四条修长性感的大腿缠绕在巴尔腿上,裙口大腿深处若隐若现的一团黑色,齐蒙刚是经历生死,又见这动人心魄一幕,已经神智晕眩,目光痴愣地盯着那幽深之处良久,直到那侍女一句‘好看吗’,这才回过神,神情尴尬地看着巴尔,道“巴尔大人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巴尔道“齐蒙啊,你很聪明,实在聪明啊,我看这份聪明比基尔值钱多了,至于曼其么,一个女人而已。” 这几句话,让齐蒙又惊出了一身冷汗,慌忙点头道“我明白,明白。” 巴尔又道“我这儿有一件事儿有点难办,还有点儿危险,本来是打算叫基尔去的,可是他……” 话不及尽,齐蒙就抢着应道“我去,我一定给城主您办妥。” 巴尔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你确实比基尔聪明点儿,不过可惜不是个武者,不然……” 许多时候上面的人不会把话说尽,得下面的人自己揣摩,有时候上面的人故意把话说得很慢,下面的人就得接上,不然上面不高兴,下面就要难受,这些两点齐蒙从来做得很好,立刻大声应道“就算我不是武者,城主大人交给我的事儿,一定也会比基尔那个混蛋做得好,何况,其实我也是个武者,虽然只有一级?”齐蒙说到‘一级’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就像细若蚊吟,没了底气。 巴尔笑了笑,道“明日你代我去莱城和莱城主谈谈,保利公爵墓的宝藏怎么分,如果谈不到五五分成嘛,齐蒙,后果你知道的。呵呵。”巴尔意味深长地笑了,齐蒙陪笑连连。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