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暗夜(三)

诅咒之主 489.3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271字
拿巴伦刚刚走到这里,前方已经有一片地狱生物扑来,他背后的一座小镇是他准备卖诗的地方,又怎能被这些地狱生物摧毁了,此刻吟诵起咒语,大片的淡蓝色光华从天空洒下,笼罩在前方爬行而来的地狱生物,这支大多以骷髅生物为主的地狱生物军团,对付一般的平民勉强可行,但要面对一位圣魔导就远远不足了。光芒之中他们忽然全身冒起黑烟,黑色骨骼在一点点变白,彻底变成白色时,一具具骷髅散落,变成了一堆寻常骷髅。 拿巴伦目光穿过眼前的森林,落在树林后方一个不大不小,两米大小的地狱之门上,他步子一移,闪现在石门之前,左手伸轻轻抓住了石门的门框,若有若无的雷鸣自他掌中传出,整座石门颤抖了片刻,轰然破碎。 他正打算离开,背后闪现了一个少年。 “是你?” 尼尔加丹惊疑一声,拿巴伦回头看向尼尔加丹,目光之中的警惕之色没慢慢消退,道:“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谁呢。” 尼尔加丹稚气又退了一分,不过,仍然是少年模样,诸神的成长总是慢得惊人。他打量了拿巴伦一眼,道:“你也要信徒了?” 拿巴伦摇了摇头,迎着尼尔加丹那毫无防备的眼神,他自是轻松无比的,道:“我又不是诸神,要信仰干什么?” 尼尔加丹惑然,又带着一丝不满,道:“那你救他们干什么,这事儿该我干的。” 拿巴伦顿觉好笑,道:“难道不为了信仰就不能救他们了么,我高兴。” 尼尔加丹看了石门一眼,哼道:“算了,也不跟你计较,反正到处都是恶魔,本神现在也杀不完。” 尼尔加丹正要转身离去,又扭头走了回来,目露几丝热诚和期待,道:“不如.......你加入我的教会吧?” 拿巴伦刚要拒绝,尼尔加丹又道:“我教会里没什么事儿,也没有什么教条,我看你这么喜欢猎杀恶魔,当个审判者再合适不过了,嘿嘿,教会里只有我有能力保护他们,多你了就好多了.......” 尼尔加丹喋喋不休了好一阵,待他话说完,拿巴伦哪里还在原地,早已不见了踪影。 战争,随着信仰神不能给予他们庇护,旧的信仰再倒下,新的信仰再诞生,神迹频繁者,便能称神,尼尔加丹是其中之一,他想要得到更过信徒的目的再简单不过。神难道不应该让自己信徒多一些吗? 至于为什么要让信徒多一些,他就懒得想了,总之他是神了,总得按照他母亲教导的神来当。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新教是从不依仗信仰神的教会,能供他们信仰的,只有他们探索而出的真理和教条,新教在克顿帝国以外的其他迅速扎根,此前诸神之血开始胡作非为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各国建立了一定基础,一些原本属于光明教区的国度最终还是慢慢成了新教的信仰之土。 一个混乱的国度,在混乱慢慢趋于稳定时,混乱之中确立而起的教会是很难摧毁的,因为他们必定为结束这混乱奉献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何况此刻地狱的大军就在北方,不知何时会大举南下,谁也不敢再这时候闹出什么乱子,光明教会自然不会来背这口破坏各国团结的黑锅。 因此,一向对其他教会的成长监控极为严苛的光明教会一时间也没有对新教做什么。 北方,战火还在森林之中燃烧,这次地狱的生物们,并没有像之前屠杀精灵一样,将精灵灭族,在击败兽人各个氏族之后,将这些兽人囚禁了起来。 黑暗诸神们逼迫兽人信仰黑暗之主和自己,事实上,兽人本就是信仰黑暗诸神,他们的做法反而会让他们的信仰出现更多反抗,贝斯罗对信仰纯粹与否全然不在意,击败兽人之后,立刻让军团向北,将向极北之地攻击。 清晨,魔云让早晨更像黄昏,北国人口稀少,因此只需要一小部分战神军团的战士,向人口密集的冰原城市攻击,便能收获奇效。 齐蒙手下的暗界使者是扫清北国那些强者的最有力的武器,强者倒下之后,地狱生物便会让一座冰城蒸发在地面,当然,贝斯罗的政策依旧是杀一部分,抓一部分,强迫他们信仰自己和黑暗之主。 齐蒙和贝斯罗仍待在兽人帝国,北国的战争,他们一致认为没有亲自前去的必要,昨日北国帝都被战神军团摧毁的消息也证明了这一点。
新万兽之城,最桀骜不驯的兽人已经被地狱生物扯成了碎片,那些反抗稍稍不是特别严重,还在经受黑暗神的摧残,拉哈达尔便是其中之一,大量兽人身上被烙印上恶魔的纹章,这样不仅可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还能限制他们的力量。 拉哈达尔被一位领主绑在高台之上鞭挞,几乎每天他都会被绑到这里,作为兽人的新领袖,黑暗诸神认为鞭挞他,能够打击这些高傲的兽人,从而让他们接受他们弱小的事实,并慢慢向他们奉献他们的信仰。 至于成效么,兽人嘴上在信仰他们,而他们获得信仰之力内里却满是恶毒诅咒。 好在黑暗诸神对诅咒的免疫力极强,他们将这些裹着信仰外衣,内里确实诅咒的信仰之力吸收之后,仍能获得一些力量,不过并不多罢了。 光明教会,从大战之后,教皇就一直冥想室静坐,连娜塔莉想要看到他都很困难,除非以哈克鲁玛之姿。 伊娜.肯瑞斯之名早已响彻南方诸国,即便她是光明教会的强者,其他教会的一些高层还是向信徒讲出伊娜如何击败恶魔的英勇事迹。是的,教会将巴拿马教皇的功勋给了伊娜.肯瑞斯,神圣之城一战的决胜因素从教皇转移到了伊娜的力量上,虽然本源生物自身不屑这无实的赞美,但也没有反驳。 信徒们对她的信仰早就已经狂热了,尤其北方还有地狱的恶魔在践踏这片大地,并随时可能南下而来,他们一面心怀忧虑和惶恐,一面自信又安然,因为他们有伊娜.肯瑞斯。 早有远见的诗人,发现伊娜极可能成为阿斯提诺瓦和保利公爵之后,又一位伟大的位面英雄,早早就开始动笔了,为她的光辉添枝加叶。 娜塔莉刚刚从冥想室出来,因为未见到教皇而有些不快,祈祷室里就见到伊娜前面,多了几个贵族,此刻他们恭敬又绅士,言语谦卑而温驯,各是要在伊娜面前博得一些好感。 无论何时,与光明最为闪耀得人立在一起都不会有错的,若是能分享到伊娜光辉的边角,他们也会受到极高赞誉的,这无论对他们将来的爵位,还是民众心中的地位都有极大的影响。 “谁让你们进来的?教皇宫是你们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吗!”娜塔莉喝了一声,将一众贵族驱赶了出去。 只怪光明教会此次将所有骑士调往了北方,教皇宫的确没有人敢闯进来,但贵族拿着友好和礼数,是走进来的。她知道在名为礼数和气度的棋盘上,她的行为已经输给了这些贵族,但,那又如何呢? “你好些了吗?”娜塔莉轻声问道,眼中的柔和很难想象是在对着一个女子。 她除了对伊娜如此之外,还能对谁呢? 消失的不会再回来。 或许她体内,还留着他一丝的踪影,即便一丝,做再多有悖于礼数的事,也是值得的。 伊娜体内的诅咒早已经清楚干净,此刻他的心神从千万里之外回到身体内,低声念道:“又一个恶魔出现了。” 她从虚无之中抓出金色圆枪,神色冰冷坚决,正要离去,教皇的声音响起:“你就在这里等待,黑暗尚未席卷大地之前,曙光不该到来,否则,无人懂得信仰的珍贵,他们便不能虔诚。” 巴尔和玛莲刚刚从空间乱流里出来时,两人身上挂满了伤口,两人在云端出现,强大的威压便将白云挤出了凹洞,空间凹陷的边缘处,不断涌出雷电和风暴,巴尔一身的肥油略有减少,仍埋在肥油堆里,不过比过去稍稍显得大些的双眼望向远方,两人陆续消失。 他曾经作威作福的小镇,旧主走后,新晋的贵族换了一批又一批,子爵府的贵族换来换去,唯独普丽西斯和她的宠物没有离开,满面苍容的厄尔雷换上了一身整齐洁净,颇有贵族气质的衣装,不过他始终趴在地上,从成为巴尔的‘坐骑’那一刻,到现在数十年,他就从未站起过。 普丽西斯依旧美丽动人,这个永远在笑的笑美人,已经是一位十八级大魔导,她不惜一切代价保持自己的美貌,即便是用一些黑暗魔法也在所不惜,对她而言,一个女人失去了美丽,就与失去生命无异。 此刻她正坐在大厅喂着厄尔雷一些生的肉类,背后响起那粗鲁的笑声:“普丽西斯,老子不再的时候,你又偷偷上了多少男人啊,哈哈哈。”(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