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承载

诅咒之主 492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453字
第十三位面中心,混乱的法则与当初相比几乎没有多少差别,整个位面混乱的法则因为齐蒙的出现,齐齐涌向了他的神格,齐蒙深知如果被太多的法则再次束缚,这个神格再要从位面法则剥离及困难了,立刻集中力量,将大部分法则隔绝在外。 那些刚刚与他神格融合的法则顺速稳定了下来,齐蒙利用这些法则迅速扩张自己的力量,一具新的晶身凝聚而成,他活动了一番手脚,面前浮现一圈白光的涟漪,从中抓出一具晶像来。 第十三位面,他能保证自己的威能发挥到最大,在此,如果他想要的话,完全融入位面,成为位面之主,即便是教皇到此,也未必不能与之一战。 他看了阿斯提诺瓦的晶像片刻,双眸之中猛然亮起灰芒,整个位面的风暴骤然掀起,无穷无尽的法则力量从四面八方涌向这一具晶像,他的身躯有些不能承受这些力量,开始崩碎,但阿斯提诺瓦的晶像依旧纹丝不动。 他低吼了一声,在神格之中挤出一些神力,渗入阿斯提诺瓦晶像之内,齐蒙如果让整个位面法则缠绕上神格,必然不会如此吃力,此时他刚刚将这些神力注入晶像内,灵魂能量已有一丝枯竭的迹象...... 也不知尝试了多少次,齐蒙估摸在这里已经过去一年之久,阿斯提诺瓦的晶像依旧没有丝毫变化,正打算放弃时,那晶像上忽然裂开了一道小口,冒出大量的黑芒,如此熟悉的黑芒。 黑暗之主的力量。 诅咒阿斯提诺瓦的是黑暗之主? 齐蒙吃惊了片刻,微微一想,又有所悟。 他诅咒的阿斯提诺瓦王,但封印的却是....... 同调的重要意义对于一个想要登入主神之列的凡人何等重要,但她为何想要回来呢? 齐蒙望了一眼四下的黑暗与空寂,在此能够做到全知全能的他,绝不会喜欢这个地方,反而它更像一个冰凉的铁笼,即便笼中一切都是他的,他也绝不想待在这里。 或许,能够承受寂寞的只有诸神而已,人的灵魂如此狭隘,又怎能承载整个位面? 黑暗之主的神力迅速在这片空间内引起了大量法则的排斥,一个虚无的旋涡出现,迅速将这些神力挤出了整个位面。 齐蒙看着阿斯提诺瓦的晶像片刻,手中浮现一团流动的灰芒,灰芒慢慢沉入晶像之内消失无踪,他轻轻在晶像愤怒的脸蛋上吻过,全身猛然崩碎,灰芒渐渐消失。 混混并没有立刻回到亚蓝,现在亚蓝不过过了一天而已,灰芒在十二个位面之间穿行,任何空间风暴都不能对他造成影响,他慢慢发现了一些奇异的东西,在十二个位面的空间法则周围,还存在许多空间法则,这并非是那些因为和各个主位面失去联系的空间秘境。 而是......一个个完全凋敝的主位面! 如果当前十二个位面是十二团闪耀的光团,各成色彩,那这些位面灰暗死寂,法则的存在已经大量涣散,偶尔能看到一两个还能保持物质存在的位面,也濒临消失的边缘。 他几乎无法想象眼前的晶像,十二主位面下方,除了一个还处于孕育成型阶段的米勒迦列位面之外,又无数个灰色球体,每一个球体便象征一个位面。 有一个还有一丝残生的绿色光芒,不过再一点点消失,他进这个位面之时,无边的生命能量险些让他的身体消失,他脑中米勒迦列无边的记忆之中自然而然浮现了‘生命之主’四字。 一些他见所未见的存在,腐蚀着这片碧芒,整个位面的法则并未消失,再不断涌向十二主位面之一的一个位面,毋庸置疑当生命之主消失之时,这个位面就会只剩一个空间法则的空壳,内里不会存在其他更多的法则了。 法则是至高的,主神不能创造,只能掠夺,这是位面战争除了争夺信仰之力之外,另一个真谛! 他从这一位面脱离,又陆续进入一些位面,这些位面的曾经或许都十分强大,甚至超过十二位面,但都凋敝了。 齐蒙眼中,正有一个位面在经历最后的崩坏,空间法则的壁障开始消失,破碎的空间法则壁障开始变成空间乱流带着无数空间碎片在各个位面之间流动。 他慢慢有回到了十二个主位面下方,这十二个庞然大物,已然不知吞噬了多少位面,而这片‘死亡位面’的另一端,是否还有其他位面存在? 灰焰慢慢扩张,凝出身躯,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十二个位面之间,流动的无数光丝,信仰之力。 黑暗之主想要的,是信仰之力,还是直接摧毁亚蓝位面呢? 十二位主神与大秩序的诞生,导致下方无数位面凋亡,谁能保证光明之主和他亚蓝位面不是下一个?主神也不能。一张无形的大手,好似盘踞在整个位面之上,推动着位面生灭的碾轮。
即便如此,还要虔诚地信仰吗? 不知为何,齐蒙心底深处忽然涌起无边的愤怒,愤怒的只是那无法左右的将来。 他在这位面秩序前,算得了什么? 他颤抖了片刻,眼中的狞色近乎疯狂,全身忽然裂开无数裂痕,随即轰然破碎,只留一团灰芒向四面扩张,伸出了十二只触手,延伸向十二个位面下方,那里延伸向米勒迦列的负面能量和法则猛然被截断! 十二位面之间互有秩序,而与弥勒迦列位面就像一个十二位面之下一个倒影,过多的负面能量和主神们摒弃的法则聚成一个阴影。 此刻,他要让与着阴影与本体失去联系! 影子能够独一于本体之外存在吗? 空间乱流中,米勒迦列位面并未消失。 大殿之中,肆虐的能量猛然强烈了无数倍,将整个大殿撕碎,混乱的负面能量惊动了山下神殿之中的暗界使者,此次纷纷飞出了大殿,山顶的大殿已经被一颗灰色光球吞没了,光球还在扩张,将山顶迅速吞没。 光球四面吹出的风暴在天地间扩散,万米之内的森林统统枯萎,强烈无比的负面的能量将阳光染成了灰色,数百个暗界护卫蹙眉看着光球,它似乎随时可能炸开,在剧烈的颤动中,一涨一缩,不断反复。 最终这一颗光球还是慢慢缩小了,暗界使者不知为何,它缩小的时候,自己竟会在心底暗松口气,或许有一种危险的直觉在提醒他们,如果这颗光球炸开,即便他们个个强大无比,也会被摧毁。 光团缩小到最后,只剩拳头大小,不过其中之中已经布满了更为明亮的灰色光丝,似是裂痕。 灰芒慢慢淡去光芒,燃烧起来,灰色的火焰迅速扩张,散成人形,齐蒙的身躯慢慢从灰焰之中显现,不过,他的身躯已经变成了灰色,灰晶反复几次变色,才终于恢复了肉色,并不再透明。 齐蒙在空中踉跄了几步,双眼一闭,从空中摔了下来。 几位暗界使者飞上前去接他的身体,但他们刚刚碰到混混,全身便被染成了灰色,不多时燃起灰色火焰,迅速被消失了踪影。 贝斯罗和巴尔几乎同时出现在这里,满目不可置信地盯着还在从空中掉下的齐蒙。 醒来,这里已不知是何处,总之一副富丽堂皇的样子,迷人熏香还在屋内弥漫,她似是记起了什么,猛然从床上坐起,惊出一身的冷汗,她摸了摸脖子,疼痛早已经远去了,她看了看一旁的镜子,脖颈上甚至没有一点疤痕,难道那是噩梦? 奥古丽塔下地,走到窗前,这里早已经不是她熟悉的地方,但山清水秀,大堡伫立在群山之间,窗外是一片小湖。 她的将探知斗气扩散出去,但扩散不到多远,发现这片空间已经到了尽头, 一个神秘未知的地方,还有很多.......魔界生物和充满死亡能量的东西,其中一个还在迅速靠近这里。 奥古丽塔本能地警惕了起来,手中凝出斗气之刃,紧盯着门口,她可以感应到来人远比她强大得多。 木门打开,身穿礼服,头发一丝不苟的阿瑞斯,走了进来,道:“你终于醒了。” 他本来打算头顶王冠,身穿法袍的,但后来想了想位面太过隆重了些,要是让精灵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可就不好了。 “你.....”奥古丽塔上下打量了阿瑞斯一眼,眼里满是疑惑。 阿瑞斯抢着她发问之前说道:“我叫阿瑞斯,失忆之前,曾叫齐蒙,我记得你,我很欢喜你,我要成我的女人。” 他滔滔不绝说完了,精灵却有些一头雾水,在眼前这和齐蒙长得一抹一样的男人身上探索,他的力量比起齐蒙弱了很多,但也很强大了,不过以死亡能量和诅咒之力为主,大部分和齐蒙不太相同。 “你是齐蒙?”精灵有些狐疑道。 阿瑞斯道:“现在我叫阿瑞斯,那是过去的名字,美丽的精灵,我记得你,记得你和我在一起的一切。” 精灵盯着眼前的阿瑞斯,与齐蒙迥然不同,他的眼睛明亮而透彻,而齐蒙的眼中的亮光,除了有色之外,大多还透露着狡猾,除了在品味上和齐蒙有着一模一样的低俗,好似就是不同的人。 当然,奥古丽塔很快又发现两人共同之处,便是当他那透彻明亮的目光落在她胸脯上,有了同样的颜色。(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