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定点

诅咒之主 493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397字
听完一切,精灵眼中已蒙上了一层水雾,向堡外冲去,阿瑞斯紧追了上去,道:“你要去哪儿?” 精灵飞出大堡时,忽然又停了下来,望着这片天空,她又该如何回去呢? 齐蒙醒来之后,已在贝斯罗的大殿之内,他全身散出的负面负面能量风暴之中,还夹杂许多法则的波动,整个大殿若不是被贝斯罗的神力封闭起来,此刻早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齐蒙从风暴中慢慢立起,四面混乱的负面能量风暴又慢慢平息了下来,贝斯罗神色带着一丝凝重,冷声道:“你究竟干了什么,我可没听说过主神格也会崩溃。” 此时齐蒙体内米勒迦列的神格虽未完全崩坏,但也相差不远,和齐蒙的突然暴涨的力量必然有一定关系。 齐蒙似是全然没有听到贝斯罗的话,看着自己手心,一团灰芒已经慢慢凝成了,灰芒慢慢沿着空气蠕动延伸,延及之处,一些灰色晶屑形成,他目光一变,这些晶屑又同时消失了。 力量强得他想要狂呼。 “我们该是时候去南方了。”齐蒙带着一丝狞笑道。 贝斯罗看了他一眼,徐徐起身道:“是啊。” 无论多么厚重,多么坚实的城墙,也不能阻挡地狱大军的南进,虽然这些成城墙之上成千上万的战士会杀死大部分地狱生物,但那些骷髅怪和其他低级地狱生物的作用就在于牺牲,他们的牺牲会垒砌骷髅高山,足够有城墙高时,就会有战士闯过围墙,闯入墙后的世界。 无数的魔法球在战场之上闪烁,无数强者刚刚宰杀一个领主之后,被另一个领主杀死,这场战争好似没有休止一般,以最惨烈血腥的方式持续了三天三夜,至今守军仍没有溃败,而地狱生物也不见颓败之势。 城墙上早已经出现了无数的缺口,每一个缺口处守军和闯入墙后的地狱生物到了一大片,几乎无法落足,南方诸国在这城墙上倾注了国力,数百万的守军和前所未有的团结场面让所向披靡的地狱大军一时也难以全部突破。 齐蒙所在的地方,有数千米的城墙已经倒塌,暗界使者还在战场上无情收割者每一个生命,二十三级之下,没有人能够与他们抗衡,而南方诸国即便将那些躲起来隐居的强者也算上也抓不出一百个圣域,因此齐蒙这里,他要跨过长城随时都可以,但他和暗界使者一样,更热诚于杀戮。 刚刚得到的强大力量,仍然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没有比杀戮能更快适应力量的了。 长城的守备军不仅仅是各国掏出了全部家底,光明教会也几乎把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调往了这里,十二圣骑,裁决所,乃至神秘的大教堂。 大教堂一向是由教皇领袖,全部是由圣魔导组成,除了教皇之外,整个大教堂的圣魔导都到了这里,二十几个光明圣魔导,他们的魔法给许多地狱战士带来的致命伤害,一如不死鸟这些异种,遭遇他们的光系魔法之后也会失去自愈的能力而被摧毁。 大教堂诸多圣魔导之中,最强的一位圣魔导已经能够和神圣巨龙纳格比较,他吟诵的大祝福术,圣光笼罩下的战士伤势和体力迅速恢复,而地狱战士的力量一减再减,几个试图靠近他的烈焰骑士刚刚骑着骨马闯进他身周十米之内的区域,全身同事燃起金色的圣焰,转眼被圣焰燃烧殆尽。 这我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准备再释放一个范围魔法将眼前的地狱生物清扫赶紧时,背后涌起一股寒意,他本能地转头看去,这寒意的由来却是一对目光而已,与齐蒙对望的刹那,寒意非但没有消失,还从四肢百骸涌现而出。 一丝丝危险的直觉提醒他,如果不立刻用自己的全部本领,下一刻可能就会从这世间消失。他低低吼了一声,身躯立刻笼罩在八面菱形结界之中,两个暗界使者闯进他的魔力范围,全身迅速燃气了圣焰,但他们丝毫不受圣焰的印象,落在了老者面前,向着结界攻击,不过,两位暗界使者的攻击落在这结界上只是让它形成了一个凹陷,随后结界回弹,将黑暗能量统统弹回,两个暗界使者刚刚被震飞出去,他们身旁略过一道灰光,快的他们尚未看清,灰光已经到圣魔导面前! 齐蒙手中凭空出现一并灰色晶刀,此刻燃烧的血焰在晶刀上呼啸,血红之光,染红了老者释放的大祝福术,他巨刀而起,刀锋从结界上划过,老者愣愣看着自己的十一级防御魔法,齐蒙刀锋划过之处慢慢浮现红线,八面菱形的结界沿着红线慢慢燃烧,转眼被烧出了一个大洞! 他来不及反应,一股负面能量已经注入他体内,如此强烈汹涌而暴虐!
甚至齐蒙没有用过多的操控来让这些负面能量变得复杂,只是简单的伸手猛然握紧,老者体内的负面能量便彻底膨胀,灰色风暴撕开老者的身躯,带着无穷的威力向整个战场扩散。 即便再无惧的强者,见此一幕,背后也窜起了寒意,只盼自己别被齐蒙顶上。 世间强者很多,即便当初从米勒迦列的位面空间归来,齐蒙也从不认为自己立在了那个顶尖的位置,只有此刻,他沐浴在那位老者的血雾之中,他才敢相信自己真正已经立在顶尖的位置上了。 他呼吸了片刻,漫天的箭雨刚刚落及他身周,同时失去了后力在空中缓慢前行,前行途中又一点点消失了。几个擅长刺杀的刺客刚刚出现,从齐蒙左右袭来,他们的身躯同那些箭矢一样,慢慢消失殆尽,没有任何征兆,好似混混身周此刻有一个不容世间一切存在的领域一般。 卡洛里昂和摩葛达奇,早早见识过齐蒙的力量让他们宁可去面对暗界使者的围攻,也不愿面对齐蒙,他们看到那位在教会仅次教皇的大教堂圣魔导如此简单地倒被混混毁灭,更加坚定了不能与齐蒙接触的想法。 不过,他们想要避开,恶魔就不会找上他们吗?齐蒙对熟人的态度总是好过那些生疏的面孔的,至少,他会在杀他们之前,用上一个敬语和说好久不见。 因此,崩塌的长城前,又多了团血焰。血焰熄灭之后,两位强者和他们的灵魂都已经彻底消失了,齐蒙不断感受着,他用神格承载下来自十二个位面的法则,此刻扩展到亚蓝之中会出现怎样的结果。 他在不断尝试,不断利用不同的法则为自己提供不同的力量。 这些法则未经梳理是被强行与他的神格结合的,对即便是主神格,也不能承载如此混乱不堪法则。或许神格没有受到这些法则的影响之前,他可以依靠这个神格获得近乎不朽的生命,但与此刻这份强大无比的力量不朽又算什么? 哪怕神格毁灭,可能会带他走向永恒的虚无也是值得的! 齐蒙只是在反复的调整自己神格内混乱的法则,并将它延伸出去,又不断将体内庞大的负面能量有序地整理起来,仅仅是一些尝试而已,他尚未大展威能,十二圣骑,已经陆续倒在他面前! 忽然之间,他停住了步伐,立在空中一定不动,身周的负面能量风暴消失了,冥闭双眼,宛若沉睡一般,那些尝试了几次发现能够成功靠近齐蒙的强者,上至圣域,下至王骑,同时向他扑去,各是将力量提升到极致。 齐蒙脑海之中呈现的整个战场,慢慢变得缓慢了,一切的变化都慢了下来,迅速的雷电魔法慢得像一条小虫,而周围这些强者更慢得几乎静止不动。 直到他们近身之时,他甚至可以在他们身上诅咒成千上万次了,只是以他们未必能够和他处在同一个思绪的时间轴上,即便遭受再多的痛苦也来不及反应。 无数的攻击攻击落在了齐蒙身上,肆虐的风暴撕开了他所在的空间,强大的吸力正让他们欣喜时,斑斓的光彩慢慢消失,碎裂的空间中央,齐蒙文斯不动,俯视一眼大地,眼中有无尽浩瀚的威严。 一个念头在越发强烈,此刻,他当向世人展现他的威能! 齐蒙目中亮起了摄人光芒,灰雾开始从大地涌出,迅速笼罩了万米大地,灰雾飘起一些又迅速下沉,处在灰雾之中的一切,不论那些人族战士还是地狱生物,还在继续各自的攻击,只是在齐蒙双手一握之际,一切陷入了无声与寂静。 大地与一切消失了! 万米巨坑留在地面,只剩天空之中的幸存者们无声的震撼。 齐蒙面前,忽然亮起一些白芒,白芒如此强烈,从白芒之中扩散出的波动初时没有多少异样,但随着扩散,变成一**刺目的光波,白芒蠕动着,凝聚到齐蒙身周,好似活物一般挤压他的身体。 圣域们回过神,纷纷对这团白芒怀着期待,他们清楚这是一些法则排斥齐蒙时,引动的能量具象而成的,是啊,如此恐怖的存在,位面会排斥他,该毁灭他! 他们心里有些激动和狂热,不仅有些想要高呼光明神的威能无上。 但,白芒蠕动了片刻,恶魔灰色晶化的大手,刺入白芒之中,仰天咆哮中,灰色风暴再度席卷天际,他双手猛然一撕,白芒分成两半,在空中失去一切活力,慢慢消失了! 所有人的心,又跌回了万丈深渊。(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