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香消

诅咒之主 495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250字
离神圣之城越来越近,齐蒙感知到前方空间之中出现了过多的光,如此刺眼而夺目,肉眼不能看见,但意识中那团刺目的白芒却越来越亮。 神圣之城的上空,并没有因为数万的地狱生物压近,而灰霾一片,湛蓝天空完全陷入了白色,在城中任何建筑内,都不存在影子了,好似光明已经存在于每个角落。 乳白色的天空之中,教皇独自悬在空中,他目光有一些凌厉,又有一些疲倦,整片光明宛如以他为支柱,存在于天空之中,不被地狱生物强大的负面能量腐蚀。 信徒的祈祷和精灵的圣歌齐齐在天空回荡着,遮蔽了整个天空的乳白色光芒之中,一个个金色光点从乳白色光芒之中慢慢落下,一点点壮大,一个个天使从天金芒中显露,遥遥望去,已有数万之多! 如果这里是地狱,地狱之门必然也是能够召唤无数暗界使者,只是这里没有如果,齐蒙看着那不断出现的天使,微微抬手向前一挥,数百个暗界使者立刻向这些天使冲去。 这里的所有地狱生物都是战神军团和其他军团的精英,他们的力量毋庸置疑,只是在亚蓝位面力量已经受过一次限制之后,还要面对丝毫不弱于他们的天使,这场战争终究不能依靠他们。 不知何时,齐蒙身下多了一方无数骷髅头砌成的高背王座,每一个骷髅头内都能看到一团虚幻无实的灰芒在闪烁着,无数的怨魂在他身下嘶嚎,他坐下之时,从王座产出的一股波动瞬息间让四面试图接近他的天使变成一片金色血雾。 恶魔王座椅背顶端的硕大骷髅头燃气血色火焰,王座之下延伸无数的红色光芒刺入空间之中,因此看到的那一道道红芒边缘又呈现为黑色。 齐蒙背后,贝斯罗,马莲,巴尔三人似无出手的打算,他独自处在风暴之中,每每有天使扑来,便有一团金色血雾和大片的羽毛从齐蒙面前扩散。 混乱的战场不仅于地面,天空之中四处都是金色和黑色的风暴,无数的空间裂缝交织在天空之中,各色不停扩散,当然教皇背后的天空总是明亮而刺目的,而齐蒙王座下,也已经完全呈现为一片黑暗之态,许多天使因为误闯黑暗而当场丧命,他们的身体刚刚进入黑暗,便燃烧起地狱之火,片刻后被烧成虚无。 战场中央,一道银芒徐徐穿过了混乱的空间,一个个地狱生物在那道银芒掠过之后,全身被圣焰吞没,银芒直接撞向了齐蒙,如此强烈而耀眼,没入黑暗之中,便将黑暗照亮了一半。 银芒慢慢褪去光华,娜塔莉黛眉蹙着,却也有无尽的威严,和此前不同,他的六翼并非来自哈克鲁玛,在天界七位炽天使之中,因为米勒迦列而损失了一位,光明之主的王座下,留下了一个炽天使席位的空缺,她过去不愿成为炽天使,哈克鲁玛虽然寄宿在她身上,但她还能是她。 此刻她圣洁的六翼不断吐出光芒,向齐蒙延伸过去,混混全无离开恶魔王座的打算,轻轻一拍王座,那蔓延而来的白芒便寸寸崩碎,宛如玻璃碎片一般。 只是刹那间,娜塔莉觉得背后双翼上,有一股无形无迹的力量爬了上来,她低声一吼,刺目的圣光从六翼之中闪耀,无穷的圣力终于帮她拜托了那无形之力的束缚,但下一刻,她头顶便出现了一股能量波动,顺速掠过她全身,下一刻,娜塔莉便出现在齐蒙手中。 此刻他的眼中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其他情绪,看向娜塔莉的眼神,就如.....光明之主望向她时的眼神。那视万千存在如虚无,如空气的眼神,娜塔莉不知道齐蒙为何会实力再度突飞猛进,此刻只能苦苦加强了灵魂之光的防护,防止齐蒙的威压侵入。 但,齐蒙的目光宛如一记重锤,相互对望的刹那,它已敲破所有抵抗,侵入她灵魂深处! “原来是你。”齐蒙面无情绪地道,手在越握越紧。 娜塔莉背后的六翼忽然变成金色,她脑袋后慢慢浮现出另一张面庞,如此完美绝伦的面庞,她双眸睁开之时,娜塔莉的脖子完全转动,将另一面展现在齐蒙面前。 曼德黎妮。 她金眸之中光芒何等强烈,手中的金色天使燃烧圣焰剑刺破黑暗,直取齐蒙面门。 与娜塔莉截然不同的力量,齐蒙本来轻松压制着娜塔莉,但曼德黎妮出现一刻,所有能量的变化,导致这压制瞬间失效了,她提起无穷的神圣之力,一剑之下的无穷的威力,剑未至齐蒙背后的恶魔王座先行残缺了一角。
不过,此刻的混混已经凌驾于一个全形态的炽天使,何况于曼德黎妮和娜塔莉共同成为的一个炽天使的时光还很短,力量远远不能和一位全形态炽天使相比。 曼德黎妮只觉这一剑刺出,途中已有了许多的变化,只是他和齐蒙之间,这不过两米的距离之间,存在的法则波动,已经复杂她无法想象,哪怕是哈克鲁玛的武器,此刻也终究在抵达齐蒙面门时,经手不住的法则波动带来的物质奔溃,金色大剑化作粉尘消失。 她急忙从齐蒙身周那诡异的法则波动中挣脱出来,退到千米之外,正待要再靠近时,一道深邃的黑暗从天际蔓延,刹那间到了齐蒙面前。 黑暗褪去时,赛琳慢慢露出身形,她黑色六翼还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是巨龙的血腥味道。 赛琳一眼不发地看着齐蒙,嘴角得意的笑容中,又带着一丝狰狞和疯狂。 他甩出了两对破旧无比的血红拳护,血龙的气息还在上面残留着,齐蒙愣愣地看着那拳护飞到面前,往事如潮而来,潮退之后,又有无比的心痛汹涌而来。 他颤抖着,以至于整个空间跟着他颤抖低鸣,他的震撼和痛苦,便是引得赛琳狂笑道:“哈哈哈,齐蒙,你终于败给我一次了吧!心痛滋味的怎么样,好受吗?我看这对旧的拳护她还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就帮你取来了,你满意了吗?” 齐蒙慢慢从恶魔王座之上站起,他仰天长啸着,泪已长流。他有多久没有平尝过心痛的滋味了?此刻竟依旧会痛得如此之深。 早该忘记的人,又从记忆之中鲜活,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他心绪翻涌着,混乱的记忆开始被愤怒吞没,火在一点点燃烧,当他抬起目光再看着赛琳时,即便她吞噬了哈克鲁玛,也不由心头一颤。 齐蒙刹那间到了赛琳面前,伸手抓住向她的脖子,赛琳刚刚多开,一个对调的诅咒,又施加她身上,她挣脱,但有一个,她防抗,但还有一个,无穷无止,刹那间她挣脱了数十次,齐蒙对调了上百次! 她终究还是被齐蒙的抓住了脖子,恶魔的眼中血光几欲滴血,举起赛琳的身体,他灵魂深处的残忍已完全激发,目光在赛琳身上扫寻着,每一次赛琳想要反抗,身上都会炸开一朵血花,如果齐蒙没有承载那十二位面的负面能量之前,她和娜塔莉或许还有机会,但此刻,即便是教皇他也不惧,何况于她们? 他的目光似有所发现,在刹那间凝视在赛琳的胸脯上,顿时两团血雾炸开,那里本该存在的软玉,只剩血肉模糊,赛琳死死咬着牙,忍受着齐蒙用诅咒放大了无数倍的痛觉。 这时曼德黎妮飞来,长剑从齐蒙脸庞划过,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金色火焰在伤口上燃烧了片刻,又慢慢熄灭,在曼德黎妮再度刺来之前,齐蒙已经伸手抓向她,曼德黎妮身上布着一层金色结界,但齐蒙伸手虚握之际,整个结界崩塌,无形的法则波动好似组成了一张无形的大手,物质与空间的奇妙联系,好似就是这张大手存在的根本,大手无法以肉眼捕捉,抓到曼德黎妮时,她却感觉是一张真实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身躯,并可能随意一握,将她捏成肉泥! 一位六翼堕落天使,一位炽天使在齐蒙手中无法动弹片刻,他目光之中疯狂已经慢慢消失,留下的只有冰冷,这目光还在赛琳身上移动着,仿佛有无数的酷刑在判官嘴里慢慢念出了它对应的躯体和器官。 先从她的眼睛开始吧。 齐蒙的目光望向了赛琳的双眼,不过赛琳的眼珠尚未爆裂,一个吟诵声,自远方响起,整个黑暗空间开始崩塌,中心浮现一线白芒,这一线白芒好似将整个黑暗空间切成了两半。 也将齐蒙切断了两段。 曼德黎妮和赛琳几乎同时逃了出来,断开的黑暗空间开始崩塌,光芒侵蚀其黑暗的边角,直至其完全消失在天空之中,齐蒙的两半身躯在血焰的燃烧下,慢慢消失,血焰合拢的刹那,他再度从血焰之中走出,目光落在了远方的教皇身上。 不过,教皇身下,圣山之中飞出的身影挡在了两人之间,她手握金枪,徐徐飞向齐蒙,比起之前,她的力量又增强了很多。(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