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玉陨

诅咒之主 496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052字
醒来,已然置身不知于何处,起身之时,眼前多了一个绝美的精灵,她明亮的大眼里满是惊喜,她心中微微一暖,道:“是你救了我?” 精灵道:“你都死了,我怎么救你,现在你已经是一个地狱生物了。” 她这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生有双翼的骨龙而已,灰暗的骨骼上没有一丝生气,强烈的负面能量时刻充斥着,纳格的神圣之力已经在她死亡之时,留在了亚蓝位面,那是神圣巨龙的传承之力,并不会因为宿主的死亡而消失。 她发现,纳格的意识也从她灵魂之中消失殆尽了,这也包括龙神的部分意识。 “那这里是.....”索菲儿道。 “地狱啊,不然还能是哪?” “那你.....”索菲儿黛眉醋紧,看着精灵。 奥古丽塔拍了拍小手,道:“我当然没死,不过灵魂从意识之神哪儿走了一遭,也算半个地狱生物了,至少不会被这里法则排斥了。” 索菲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时房门打开,阿瑞斯走了进来,嘴里喋喋不休地说道:“妈的,地狱这么宽广的地方,难道连一个有用的混蛋都找不到吗......你醒了?嘿嘿,我叫阿瑞斯,和齐蒙一模一样,其他的也就不要问了,总之我不是齐蒙。” 索菲儿在阿瑞斯身上看了一遍,低头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时窗外的天空忽然开始变换,精灵第一个察觉,并冲了出去,索菲儿活动了一下身体,粗简地了解一番自己的身体,跟着飞了出去。 整个秘境的天空开始变幻,黑暗中慢慢投影出神圣之城的幕幕,阿瑞斯从大堡飞了出来,自顾吹擂道:“这个投影可是花了我和所有死亡军团领主大部分力量,建成实在不容易啊,换了其他人早就筋疲力竭了,也只是我......“ 索菲儿和奥古丽塔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凝视天空的暮暮。 伊娜和齐蒙在天空不断移动位置,他们的攻击有时威力无穷,足以天地失色,有时又看似平平无奇,赛琳和曼德黎妮从旁不断辅助伊娜攻击,单独面对齐蒙时,两人的力量都是很等渺小微弱,但一旦多了伊娜帮她们抗住大部分压力,她们也能给齐蒙制造不小的麻烦。 赛琳的力量更靠近魔族,加上哈克鲁玛的力量,比起当初的魔皇丝毫不差,而曼德黎妮能够同时运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调动自己的力量,双魂炽天使的威能也在一点点显现。 至于伊娜,她的成长几乎可以用恐怖形容了,齐蒙放弃永生机会,利用神格承载十二位面的负面能量才有了巨大的提升,而伊娜的力量虽然没有提升得如他这般恐怖,但也相去不远了。 是因为信仰之力在越发纯粹。 齐蒙可以肯定这一点,诸神之血席卷南方诸国时,信仰之力也未现在这般纯粹,此前诸神之血虽然恶行无数,诸神之血未涉足的地方,人们该怎样还是怎样活,该工作工作,饭饱酒足后,谈论起诸神之血时,才会打个冷战,并向光明神祈祷一番。而现在整个大陆都笼罩在地狱生物阴影之下,没有人能够再安稳的过活,当他们发现恶魔已经就在身边,已掌握生杀大权时,绝望和恐惧中出现的信仰又怎会不纯粹而虔诚呢? 他左侧燃起一面血焰高墙,挡住曼德黎妮的攻击,晶化的手掌抓住伊娜的金枪,无穷的能量牵引着伊娜的力量和枪尖一点点偏移,从他身旁绕过后,她又在折返而来。 混混低吼一声,千米之下的地上亮起一束灰光,将伊娜笼罩了进去,她金枪慢慢变成黑色,星辰斑斑点点,好似一片虚空被她握在了手里,举枪一刺下,光柱的结界却只是轻微地低吟了一声,齐蒙仿佛那光的边缘有着着世间最坚固的事物。 齐蒙看了伊娜一眼,再怎么也该能拖延她片刻了吧,他现在不想和她纠缠,只想...... 他的目光慢慢落在了赛琳身上,每走向赛琳一步,他脚下的空间便会裂开,留下一个虚无的脚印,曼德黎妮的头颅转动,露出娜塔莉的一面,他娇喝一声,冲向了齐蒙。
只是无边无际的金芒随着她冲向齐蒙,结果却是在靠近齐蒙的刹那,她身后金色浪潮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只是一道灰色的波动蔓过天际,娜塔莉在那灰色波动中飘摇如秋叶,大口喷着鲜血,胸口已经有几道伤口,伤口处却灭有皮肉骨血,只有一道道虚无的脉络,如果齐蒙专注地对付她,她已经和胸口的这些消失的皮肉一样了。 赛琳面对步步走来的混混,毫无退避的意思,她等这一刻等了多久? 齐蒙放过她太多次,多得她不禁......可她又那么恨他。 现在,他还会放过自己吗?赛琳狞笑,大展双臂迎接着恶魔。她要的,别人不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杀死齐蒙,又或许...... 总有那些失落是无法弥补的,她无论做什么,他可会像她幻想那般地对她? .........就让他恨之入骨吧! “来啊,齐蒙,你我之间只存在一个结果。”赛琳六翼大张,扩散的黑暗迅速将天幕覆盖,燃烧在她六翼之上的黑焰越来越盛。 齐蒙面色仍旧如冰,双眼之中翻涌的杀意浓极一时,赛琳防护在面前的数层黑暗能量的结界寸寸崩解,化作了最原始的能量形态他的手,在赛琳眼中已经变成了另一种形态,宛如一片无边无际的火焰在向她呼啸而来,她的意识早已不能在察觉到其他存在。 血焰燃起的一刻,整个片遮蔽天幕的黑暗能量也在燃烧,落下无数火焰让神圣之城宛若一座地狱之城,血红的火光,似要将那圣光无尽的天空也染成血色。 最为刺眼的那一团血焰,在齐蒙面前缓慢地燃烧着,赛琳得意得狂笑,她赢了还是输了?眼球尚未融化之前,隔着火焰,凝望着齐蒙那毫无情绪的双眼之中时,狂笑之中才多了一丝无奈和痛苦。 笑声,最终被惨叫淹没。齐蒙要将她每一丝**,每一丝灵魂焚至虚无! 只是在他宣泄愤怒时,乳白色天空之中,圣光中央浮现的一点夺目的金芒,它落下,无声息地穿过了一切阻拦在前的空间碎片,抑或是能量风暴,光柱笼罩齐蒙之时,世界陷入了刹那的空白,一切都被白光吞噬了,等到白光慢慢从世界褪去,万物才慢慢各自的色彩。 齐蒙立在那金色光柱之中,全身燃烧着金色圣焰,无尽的痛苦从灵魂深处涌现,好似有一团火焰从他灵魂深处燃开,他如何遏制,也不能让它熄灭。 审判之光。 金焰宛如火物在他身上燃烧了一会儿,又慢慢凝聚收缩,在他手上凝成一副金色枷锁,齐蒙呈现为跪地之态,被枷锁死死束缚着,他没有反抗的意思,晶化的全身上下因为圣焰灼烧留下一道道裂口。 教皇气喘吁吁了片刻,人人都知道发动审判之光的是光明之主,但却无人知道将光明之主主的力量引入亚蓝,就是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伊娜手中的‘光之裁决’慢慢变化,从虚无的星空之态,变成了乳白色光芒,看似就是一团光芒凝结而成一般,她向齐蒙疾驰而去,天地之间一个声音却喝断了她。 “够了!” 教皇的声音终于不再那么无迹可寻,沧桑之中多了一丝疲惫,但响起在天际时,所有人同时心头一凛,灵魂为这一丝清喝中那些些不耐的怒火而战栗了片刻。 光枪枪尖即要抵达金色光柱边缘时,伊娜慢慢停了下来,冷冷看了齐蒙一样,自顾哼了一声,扭头飞走。 贝斯罗面无情绪的看着圣光之中囚禁的齐蒙,淡淡地道:“后撤。” 听到贝斯罗的命令,基尔将面前的座天使击退,激动地道:“为什么?” 贝斯罗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基尔慢慢地底下了头,英俊的脸颊上面肉抽动了片刻,凝视圣光之中的混混一眼,终是低声呼道:“后撤。” 现在他是黑暗军团战将,手下许多领主听到他的命令,立刻放弃了眼前的天使,徐徐向神圣之城外飞去。 基尔抬头再凝望天空一样,只能叹息一声,也向神圣之城外飞去。(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