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同调

诅咒之主 497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273字
天使并未回归天界,即便一些高阶天使也没有,大量地狱生物出现在亚蓝,似乎让某些法则得到解放,他们尽情地大地上收割着地狱生物的头颅。 喜讯宛如黑夜之中的曙光,迅速向整个大地扩散,即便是那些人类一向仇视的兽人,也有人因为激动而偷偷溜到的兽人帝国,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他们。 虽然恶魔控制的地方还很多,生活在地狱生物的恐惧之中的人还是大部分,但不妨碍天使正在以神圣之城为中心,向整个大陆扩散,他们欣喜若狂,心中暗暗期盼。 伊娜.肯瑞斯,又是这个听上去就多么美好的名字,她正率领着天使剿灭恶魔,有人早已发誓,他此生听过最美好,最让他由衷憧憬与折服的名字,就是伊娜.肯瑞斯。 而另一个肯瑞斯,曾一度如文字瘟疫一般,令人听闻即恐的齐蒙.肯瑞斯,正在接受审判,空前的狂欢,即便是在那些地狱生物还掌控着的区域。 神圣之城上方,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悬浮着一座大殿,三位年迈的红衣主教早早坐到了殿首,殿上娜塔莉时刻监视着齐蒙。 在大殿中一根洁白的玉石柱前,齐蒙负着枷锁,跪在圣洁的玉柱之前一动不动,双手和脖子上的枷锁已经将他的皮肉染成了金色,无数的金线从枷锁和肌肤接触之处延伸,似已延伸到他体内深处。 三位主教相互看了一眼之后,随着轻锤一声,开始了整个审判,在大殿后方,太多的诗人和强者观摩,整个大殿之内,还存在着一种投影魔法,教皇亲自布施的投影魔法足以将这殿内的一切晶像投影到大陆各个角落,那些极为虔诚的信徒脑中。 他们当享受这值得狂欢的时刻,他们也能将这里的审判带给更多的信徒。 笼罩在大陆上空的绝望气息,总算有了一丝曙光,谁又敢不欢呼呢? 三位红衣主教宣读着齐蒙过往林林种种罪状,即便是当初和基尔等人伙同强逼贵族上床一事也不知他们从何处挖掘了出来,听着这些罪状,齐蒙自己才能记起那遥远的记忆。 三位主教面色越发难看,他们越读到后来,背后的寒意越来越深,这次审判不仅立足于人类立场,也是立足于整个亚蓝位面的,因此,此前齐蒙如何屠杀矮人,如何坑杀英雄拉曼克伦的,也都被翻查了出来。 兽人之中,几位新晋的大酋长,各是将这些消息散播给了各族,导致拉哈达尔也遭受了质疑,他不得不说不知情,并带头宣布要和齐蒙势不两立。 说道后来,念起齐蒙的诸神之血和他所率的地狱生物在亚蓝屠杀的生命时,庞大的数字已经让三位主教背后冷汗淋漓了,片刻前还能逼视齐蒙,此刻他们却不敢望向他的眼睛一眼,即便是看他,也只能看他的身躯,不敢迎向他的目光。 “齐蒙.肯瑞斯,你所犯的罪行实在令人发指,我以光明之主赋予我等权利,宣判你死刑!”一位主教举锤敲下,这一锤之后,殿外的诗人和强者静了片刻,爆发出阵阵欢呼。 混混面无情绪,只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有数个白袍人从殿外走进来,他们各立在石柱一脚,地面浮现一个六星芒阵,在齐蒙身下燃起的圣焰迅速点燃了他的外衣,圣焰之中,他所负镣铐,在这一刻慢慢变回金色火焰,与四面的金焰有所不同,这才火焰更为刺目,燃烧起时,似将四面的圣焰也吞噬了!并以这些圣焰为燃料,迅速扩大,将齐蒙全身笼罩了进去。 大殿并无殿顶,耸立的石柱之中,教皇徐徐从空中落下,他稍有几分佝偻的身躯此刻更显佝偻,火焰慢慢吞噬了齐蒙手脚,信徒的欢呼是空前的,当各国能够接受投影的信徒站在高台上为其他信徒激动地讲道火焰已经融化了齐蒙四肢时,爆发的狂欢何等震耳欲聋。 大殿上方的天空之中不知何时亮起了一团白芒,天空之中无数的光丝在涌向这团白芒,教皇嘴里念着晦涩难明的咒语,他双手忽然托举向天空,涌向白芒的无数光丝,每一丝之中剥离出一丝浑浊昏暗的气丝,即便每一道光丝之中剥离的气丝都少得可怜,但汇聚起来仍是一片厚重的黑云。 信仰净化。 何等至高的能力,在场的强者感慨起教皇的力量,他们却不知道整个信仰净化早就已经开始,从齐蒙带着诸神之血开始将恐惧和绝望植入人心,他也成了这信仰净化的一部分,而现在教皇只是在将这个净化收尾,信仰之力里最后一丝的不纯净消失之后,这些信仰之力又会变得何等虔诚而强大?
伊娜已经解放了太多被恶魔掌握的生灵,解放的早已心向她虔诚,未被解放的,还在心怀期待。 此刻,她便是信仰之中的光。 齐蒙凝视着天空之中逐渐扩张的白色光球,他的左侧脸颊慢慢融化,全身已经不见了踪迹,汹涌的疼痛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前,算得了什么,他一语不发盯着天空,直到只剩最后一刻眼珠,留在圣焰之中,身躯的其他部分只剩一团灰芒。 白光之中的伊娜,慢慢从光中显现出身形,她面上的冷漠终究慢慢褪去了,变得如此平静而温和,微笑着慢慢睁开双眸,又渐渐转入兴奋和激动。 当她双手摊开,迎接天空中央垂落下的圣光之时,大片的光雨从天空洒下,万物在光中深受恩泽,即便是那刚刚枯萎的花朵,沾上一滴金色雨露也能刹那间恢复生命力。 伊娜额头,慢慢浮现出一团光纹,它如此醒目而耀眼,浮现之时,三位老红衣主教和教皇,也同同时向她跪拜。 无数信徒灵魂深处,响起光明之主的声音,他们从未想过他们的祈祷,会得到回应,一时间更疯狂的向西方顶礼膜拜。 慢慢,当兴奋之色从伊娜脸上褪去,留下那圣洁的微笑,她步步从空中走下,一道凭空出现的光阶延伸至圣焰之中的灰芒前。 同调之后,该叫她伊娜还是光明之主呢,还是阿斯提诺瓦王? 大殿内,一道幽蓝色光芒照耀进圣焰之中,无比强大的圣焰竟被着幽蓝色光芒挤出了一个大洞,齐蒙从大洞之中飘出,那些圣焰正要呼啸而来,他迅速凝出身躯,抬手一挥,大片的血焰与之相迎,立刻在大殿内掀开两色火海。 墨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殿内,他跨在阶梯之上一步步向上迎去,面如寒霜。 齐蒙在这光阶之上停顿了片刻,也向上走去。 墨斯与伊娜相距不过半米时,他道:“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回来。” 伊娜淡淡看着眼前的墨斯,道:“当你去过天界,在那个只有光的地方待上两百年,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我不该傲慢到认为自己可以胜任主神之职,但现在我回来了,回来了!” 两人的对话,也仅仅两人可以听见而已,当伊娜脚步再度落下,墨斯地身躯忽然就如弹丸一般从她面前弹开,足足被弹到千米之外才稳住身躯。 墨斯擦去嘴角的血迹,凝视着伊娜,不,此刻她完全成为阿斯提诺瓦,而两百年时光,成为光明之主的时光里,她比当初强大太多了,即便回归亚蓝位面的不过是她的意识而已,神力和神格仍留在天界,这种强大,也让墨斯有些窒息。 阿斯提诺瓦步步走下,即将到齐蒙面前时,忽然脚步一顿,黛眉微微一蹙,全身上下扩散出大量的神力,她宛如雕塑一般,保持着前一刻动作一动不动。 终于到了这一时刻,齐蒙死死盯着阿斯提诺瓦,她要么选择和伊娜共融,要么选择将她抛弃! 不过,混混还是小看了她,那神力泄出不过片刻,好似被分解成了最原始的能量,从她体内不断扩散,她额头亮起的一点灰芒,正在被一团白芒压缩,侵蚀! 齐蒙见状,已神色大变,眼眦欲裂地怒咆一声,冲向了阿斯提诺瓦,她正在解决这个灵魂之内躲藏的另一个意识,忽然睁开双眼,面对齐蒙手中虚幻无实的雾刃,凭空一抓,从虚无之中抓出金枪, 此刻金枪回归原主手中,轻微低吟一声,枪身闪烁着金芒,与齐蒙的雾刃接触,断成两节,断去的枪尖一头化作一道激射的白芒,从齐蒙胸口洞穿,随即转过一个弧度,再度和阿斯提诺瓦手中的半截光枪合二为一。 齐蒙看着胸口,碗大的洞口四周,光再持续渗透,他维持**的那些繁复无比的诅咒之力,在光芒中崩塌,他胸口的伤口在不断扩大! “将光明之主的晶像给我。”阿斯提诺瓦道。 齐蒙阻止伤势加重,干脆舍弃这一具肉身,重新再塑造了一副躯体,不过,重塑的身躯上仍然有一个大洞,白光仍在腐蚀! 阿斯提诺瓦洞悉了他力量构成,将力量植入了他的负面能量之中? 齐蒙死死咬着牙,道:“该死的!”(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