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终焉(四)

诅咒之主 501.4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373字
一道明亮的光芒划过天际,却又渐渐隐入黑暗,天空中还没有被黑暗吞噬的,仅仅那些达到圣域的强者而已,与过去有所不同,这次存在于天盖之上的黑暗,宛若活物与实体,以肉眼可见的方式,一点点侵吞着天使和地狱生物,他们有的半个身子被黑暗吞没,极力激发自己的力量想要从黑暗之中脱离,但终究还是难逃厄运。 贝斯罗凝视着眼前的教皇,认为他的力量会就此降低,但光明教会的教皇,应当说是光明神最忠实的神仆,却能够使用黑暗元素! 而且造诣丝毫不弱于他的光系魔法,贝斯罗的在天空留下上百道残影,教皇抬手间,便手间,天空高处那成片的黑暗便如同浪潮一般,将他的百道残影淹没,当贝斯罗真身从哪黑暗之中脱离时,教皇已然近到他眼前,他的身体更显年轻了几分,甚至白发之间隐隐见到了黑丝的踪迹。 那稍有光泽的干枯手掌慢慢举过头顶时,元素风暴以他身躯为中心,向四面扩散,空间肉眼可见的寸寸瓦解,回归最原始的虚无状态,贝斯罗身上不停闪烁着灰光,涌起身躯的光芒在他面前形成一道防护光罩。 冲击过后,一张枯瘦的手却不受丝毫影响穿过他神力结界,轻易捏住了他的喉咙。 “你到底是.....” 贝斯罗话未出口,脖处被一团暴虐的空间能量撕碎,血雾四弥,他的头颅与身躯分离了片刻,在旋转数圈之后,又和身躯同时亮起光芒,融合在一处。 气喘吁吁的魔神望了眼前的老者一眼,眼中已有一丝恐惧。 为什么一介凡人会有如此威能? 教皇法袍在风暴中微微飞扬着,他的目光如穿过与贝斯罗之间一切空间的距离,笔直落在他胸口,随后化作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的胸口塌陷处一个凹痕,弹飞之时狂喷鲜血。 已将齐蒙**毁灭,此刻就差将这团灰芒彻底毁灭的阿斯提诺瓦,忽然收回金枪,留下一道残影出现在远方的教皇面前,淡淡地道:“他是我的。” 说罢,他望向贝斯罗,眼中转瞬即逝的复杂之色,又被坚决取缔。 贝斯罗盯着阿斯提诺瓦,怒火在一点点攀升,他咆哮而至,全身弥漫的灰雾已是无数的诅咒的具象,每一丝雾气,都在发出恶毒的诅咒声,只是与教皇交手时,他已经消耗了许多神力,力量已不复巅峰,而阿斯提诺瓦对齐蒙一直只是一次压倒性的虐杀而已,不存在什么消耗过度的问题。 她手中的光之裁决慢慢失去实体,变成一根宛如由空间碎片聚成的圆枪,她提枪而至,迎向贝斯罗,黑暗的圆枪刺出之时,将贝斯罗身周的所有的灰雾挤开,灰雾大洞之后,露出贝斯罗的身形,这一枪没有任何的迟疑,从他胸口洞穿而过。 贝斯罗的身躯再度化作灰芒,即要从阿斯提诺瓦枪前脱离时,一股诡异的吸力束缚住了这团灰芒,阿斯提诺瓦金眸亮着光芒,只是光芒之中有一丝罕见的波动,似在惋惜,又在无奈,记忆翻涌后溅起的浪花,余波四蔓延后,久久未平静。 只是若在百年之前选择,她仍会让他与地狱之主同归于尽。 贝斯罗的灵魂在灰芒之中怒嚎着,但很快这吼声便慢慢一片片炸裂声取缔,灰芒之中一片片小型的风暴炸开,每一片都带着强烈的神圣之力,灰芒迅速崩溃,一颗黑暗小球却慢慢升向天际,阿斯提诺瓦举枪而至,要将地狱之主的神格摧毁时,盘结在天之中的黑暗慢慢伸出了一张巨大的手掌,无尽的威压再这黑暗的手掌尚未抓下时,已经空间彻底撕裂,空间风暴又让本来就在被黑暗吞噬的地狱生物和天使死伤无数。 齐蒙艰难地维系着自身的存在,神格已经彻底濒临奔溃的边缘,他的灵魂在灰芒之中慢慢显现出来,眺望着天空之中的黑暗大手,和当初毁灭米勒迦列的大手一样,不过,这次只是整个遮蔽整片天幕的黑暗的一角黑暗所化而已。 阿斯提诺瓦如逆上的流星,带着耀眼光芒迎向那巨手,结果在与之相撞的刹那,她如一片秋叶落了下来,全身上下布满裂纹,而那黑暗的大手上,留下一个光点,光点四周裂开的光纹让这张黑暗巨手逐渐崩溃。 不过,对于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又有什么影响呢? 忽然,一股柔和地力量将阿斯提诺瓦托住了,教皇已然立在她身旁,不过已经从那佝偻老者恢复到了五六十岁模样,他淡淡望着天空无穷的黑暗,道:“现在只需要等待,等待,光便会到来。”
天幕的黑暗宛如一个巨大的旋涡,在不断吸走亚蓝的法则力量,又从亚蓝涌向了地狱,黑暗之主,仍在暗界,只是失去光明之主后,他的神力能够直接渗入亚蓝,大范围掠夺它的法则。 两百年前,黑暗之主帮助阿斯提诺瓦以永恒禁锢的诅咒,在同调发生之时,将光明之主的意识封锁于她的身体内时,他已经预见了阿斯提诺瓦必将无法承受天界之光,无法真正成为光明之主,她会脱离,当她放弃光明之主的神力和神格时,也是他入侵整个位面最好的时机。 卑微的位面生物,企图成为主神总是无知傲慢的,他们永远无法承受主神所能承受的。 整个大地微微颤动着,一些稳定着亚蓝位面的基础法则开始涌向黑暗,阿斯提诺瓦看了一眼已经平静地闭上双眼的教皇,道:“你为什么如此镇定,你应该知道光明之主还在永恒禁锢内封印着,已经不会再统御他的位面。” 说着,她握紧了手中的裁决之光,就要向那无边的黑暗冲去时,震惊地凝视着天空那一个光点。 一个小小的光点,在迅速扩张,将黑暗撑开!光中无数的身影,宛如雨点般落下,其中最为耀眼的六团火焰,每一团都在释放着无尽的威压,火焰不断下落,也在不断凝实!圣洁的六翼,赤红的盔甲,环绕着漫天的雷电与火舌。 六位炽天使!哈克鲁玛也在其列! 那光慢慢落下,天使如密集的蚂蚁般扩散,一部分向大地飞来,收割着残留在地面的地狱生物,一部分则径直没入了那天幕的黑暗之中。 不过下一刻,这些消失于黑暗之中的天使便出现在地狱,整个从亚蓝位面流入地狱的法则,此刻好似被一股力量控制了起来,挣脱了黑暗之主的束缚,反而好似毒素一般,在破坏着地狱法则的稳定! 地狱的天空前所未有的明亮,明亮中多出的一个个天使身影却是每一个地狱生物的梦魇! 天幕之上,正在被光芒一点点取缔的黑暗之中传出一声声愤怒地咆哮,但黑暗没有随着怒吼而扩张,只有光在一点点蚕食黑暗而已。 曼德黎妮兴奋不已地向高空飞去,主的救赎之光,就在那里! 不过,当她没入刺眼的光芒之中时,哈克鲁玛出现在她面前,挡住那尽在咫尺的救赎之光。同为炽天使,两人此刻的力量却又天差地别,曼德黎妮和娜塔莉共用一个炽天使之位,刚刚晋升不久,更何况他们还未回到天界,没有取得炽天使全部力量,而哈克鲁玛已然是全形态。 “你要干什么?”曼德黎妮冷冷问道 哈克鲁玛微微举起了双手,道“主说,炽天使无需双魂共体。” 他的声音并不宽广,但话音落下之时,白光之中一个金色涟漪荡漾开,刺目的光芒瞬息间笼罩了曼德黎妮,她望向天空的双眸在瞬间融化,绝美的容色,只是刹那间,便只剩一副骸骨,但一团白芒分离而出,遗留的骷髅被圣焰包裹,一团白芒从圣焰之中,慢慢没入那天空无边白芒的怀抱,金焰则在掉落,不断传出曼德黎妮的尖叫。 哈克鲁玛面无情绪的望着掉落的圣焰,淡淡念道:“主说,你的信仰早已不再纯粹。” 大片的金色雨滴从光中落下,白芒撑开黑暗,蔓及的区域,都在落下这些金色雨滴,仿佛是在奖赏虔诚信徒的信仰,每一滴落在信徒身上便会带给他至极的美妙与幸福,只是落在地狱生物身上又会引起怒嚎和惨叫,一团团金焰在大地上燃烧着。 天使的双翼沐浴在光雨之中,威能更增几分,散落在大陆各地的地狱生物,等待他们的命运只有一个而已。 墨斯和玛莲刚刚赶回神圣之城,玛莲甚至来不及找到齐蒙的身影,已经被几个座天使盯上,她强大黑暗气息,让更多的天使向这里飞来。 玛莲平静地看着前方飞来的天使,道:“你走吧,巴尔已经死了,我回到这里只是想替他报仇而已,现在似乎不太可能了,但我也不想再被你救第二次。” 墨斯脸色有些苍白,望了玛莲一眼,语言又止,终究还是未将心中的话说出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要的只是一死而已。” 墨斯徐徐转过身,而玛莲则向那无数的天使冲去,她脸上妩媚之笑浓到了极致,一两个为她所魅惑的天使,来不及回过神,两个黑暗魔法已经吞噬了他们的身躯。 只是这妩媚绝伦笑容,在源源不断飞来的天使中,又能魅惑几人?(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