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暗算

诅咒之主 7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5456字
第二天清晨,晨露尚还挂在草尖儿上,大骑士已经带着骑士团的骑士将齐蒙几个叫醒,骑士团带领他们从曲折的山洞向里行进,路上齐蒙面若死灰,看得莱城的骑士都是略生同情。 山洞里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湿滑,随着洞道向下曲折延伸,一股冷嗖嗖的风越来越劲,齐蒙开口道“骑士大人能不能借件衣服给我,免得我还没到古墓就给冻死了。”大骑士瞄了齐蒙一眼,呵呵道“看你这么结实,还需要衣服吗?”,其他骑士转头看来,发觉齐蒙比昨天突然壮实了不少,尤其是上半身,甚至有点略显臃肿,但这些骑士觉得一个将死之人,搜身是毫无必要的。对于大骑士的拒绝齐蒙脸上只好露出苦涩,也不敢怨言。 到古墓门口,魔法晶石的白色光芒映照下的墓门呈现为淡青色,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或许是因为石质本身异常坚硬,石门下端留了一掌厚的缝隙,当年被吸入古墓的奴隶和骑士的鲜血,在地面留下一团黑色的痕迹记门缝里蔓延出来,到齐蒙脚前位置。 这时候骑士们开始后退,并令喝道“你们进去,里面有什么情况立刻汇报给我们。”看来他们对这古墓心有余悸,说话间早已退到二三十步外了,歌林六骑士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还是决定齐力推开墓门。 石门沉重无比,即便在六位高级骑士齐齐用力的情况下,转动仍然缓慢,轰轰响了一阵慢慢露出了一条缝隙,齐蒙借着缝隙向里窥视,深不见底的黑暗里根本看不见其他,六骑士双掌透出的斗气全部向门后流去,即便斗气么光芒微弱,但终究泛着些许光芒,流入门后的黑色世界,仿佛刹那被吞噬了干尽。 石门刚推开一人宽,诡异的冷风戛然而止,整扇石门猛地打开,门内的黑暗里传出一阵吸力,骤然的狂风向墓内吹去,六骑士和齐蒙惊哎呀一叫,就已被吸了进去。 七人摔进古墓,听到背后沉沉一声,石门已然紧闭,暗不见五指的古墓里冷得惊人,幸好昨晚莱城的骑士已经派发给了他们每人几颗魔法晶石,可几人掏向口袋,上下摸了个遍,偏偏没有晶石的踪影。 紧接传来一声惨叫,死寂的黑暗里传来一声沉闷地倒地声,偏偏周遭一片黑暗,别说看见,连听觉也在恐惧和紧张下,分辨不出方位和远近。 “谁?是谁死了?” 黑暗中只剩了慌乱挪动的脚步声和惊呼声。 “别慌,我的晶石被偷了,你们还有吗?” “我的也被偷了。” “我的也是。” “我的也是。” “一定是齐蒙那个狗杂种!他一定知道了我们准备在回去的路上结果了他,昨天晚上难怪他睡得最晚,一定是昨晚被他偷走了!” 黑暗中果然有了回应“嘿嘿,老子就知道巴尔那死肥猪没安好心,可是老子就是干了他的女人,他能拿我怎么样?这次老子还要黑了他的宝藏!” “齐蒙,你认为你能斗过我们几个高级骑士?哼哼,等着,我马上结束你的愚蠢!” 话音落下,一点微光已经在一个骑士身上激发,高级骑士爆发的斗气已经有了光亮,不过在黑暗中的几人也只能借着微光看见了彼此模糊的身形,可根本无从判断彼此身份。 就在这个高级骑士激发斗气时,又是一声惨叫,紧接又一个倒地声,剩下的几人脚下一乱,又听见一窜脚步声传来,立刻各种斗气招呼过去,高级骑士厉害就厉害在斗气已经不单单能附在武器上造成伤害,何况几个高级高级骑士的攻击,斗气陆续轰过去的方向,发出一声惨叫,一个高级骑士借着微光摸索过去。 他正打算借着微弱的光亮确定倒下之人的身份,一直激发着斗气的那骑士一声尖叫,一把匕首已然插进他腰间,下一刻,匕首狠狠向骑士的脊椎横向切去,连皮带肉地切开,鲜血立刻溢流而出。 “啊!”骑士痛吼一声,鼓起全身斗气在回头刹那打了过去,他拳头上全是黄色的光芒,凝聚的大量斗气在拳头上形成某种类似魔法的异变,咔嚓咔嚓的响声一起,拳头上开始出现细微的电花闪烁,古墓内忽明忽暗,骑士这一拳可摧钢断玉,可惜打出去却空空如野,什么也没打到,不是齐蒙逃的快,骑士转身之时借着自己拳上的微光看见了,刺他的不是齐蒙,而是个孩子,个头不及他腰间,瘦骨如柴,面上全是鞭痕,孩子望着头顶骑士闪光的拳,双眼之中有惊恐,可在骑士诧异惊讶之际,他的匕首已经利落地拔出,再次猛刺,死死插进了他的心房,一阵溅血声过后,骑士随拳头上的斗气涣散,最终倒地不起,古墓再陷一片黑暗。 一切发生在片刻之间,剩下的骑士并未看清杀人者的模样,黑暗已经将这小孩隐藏起来,他们仍认为是齐蒙干的好事,惊恐中怒骂道。 “齐蒙你这个杂种,野种!你不得好死,你知道你的身份吗?你是老捷特和妓女生得野种,他不好意思说,只好说你是捡来的!”其中一人如此骂道。 怒骂声在古墓里回荡,片刻归于死寂,剩下的骑士清楚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急促而颤抖,此时仍何得响动都会招来骑士们斗气的狂轰。 死寂维持了几分钟,却像几天一样漫长,骑士们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其中一人鼓起斗气,再度让黑暗略生光亮,此刻站着的还有四人,前番出现的孩子不知躲到了古墓哪里,昏暗之中根本无从找寻,地上躺着三具尸体,四人都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彼此拉开距。 “我是查尔斯,你是谁?” “我是基德,你是谁?” “我是普曼多,你是谁?” “我是佛戈。” 地上已经死了三个人,齐蒙还活着,骑士们认定四人之中肯定就有齐蒙,并且伪报了身份,普曼多喝道“佛戈,不,齐蒙,你学佛戈的声音还挺像的。” 三人的目光立刻聚在了自称佛戈的人身上,佛戈忙道“普曼多你乱叫什么,听你的声音才像是装的!” “都不闭嘴,齐蒙只是一个一级武者,他的斗气不足以放出光明,所有人激发自己的斗气,如果哪个身上没有斗气之光,那肯定是齐蒙!”一直在激发斗气让黑暗不那么纯粹的基德吼道。 四个人想了想,陆续答应,在基德的口令下,同时激发斗气,可就这时,一团刺眼的白光突然亮在古墓里,使四人无法看清古墓内情况,但一个脚步声尤为清晰,听到基德大叫一声道“就是他,就是他!” 几乎刹那间,三团强劲的斗气已经轰过去,听到一声惨叫后,忽然又是一阵冷笑传来“可惜,猜错了,其实……我是基德,我是普曼多……我是查尔斯……我是齐蒙。” 冷笑声已让剩下的骑士的恐惧膨胀到了极点,如果面对面,高级骑士又怎么会惧怕一个齐蒙,可他隐藏在一个不知道何时会出手的地方,并且已经干掉了三个同样的三个高级骑士,他们怎么不害怕?毕竟性命悠关啊! 三人全部心神都已经放在另外三人身上,在眼睛逐渐适应的情况下,死死盯着另外两人,可惜白光还是有些刺眼,看不清彼此真容。 三人没有发现刚才躲藏起来的小孩已经悄然跑到了一人身后,干瘦如柴的手握着匕首,奋力朝那人背后一刺,虽然高级骑士的身体已经十分坚韧,而小孩的气力也很弱小,但这一刺很准,直接插进了查尔斯的脊髓!很难想象昨天晚上齐蒙不过只教了他几次怎么去刺一个人的脊髓。
查尔斯惨叫一声,倒地抽搐起来,高级骑士被刺伤脊髓,也是致命的。 魔法晶耗尽了魔力,光,熄灭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再度笼罩了剩下的两人。 黑暗中基德死死盯着面前普曼多的身形,虽然看不清面容,但越看这身形越像齐蒙,基德哈哈狂笑的“齐蒙,你杀了查尔斯就是最大的错误,现在就剩你和我,我看你怎么藏?” 而对方也狂笑道“你还敢狡辩,齐蒙我承认你装得很像基德!” 两个人根本不理那孩子,笔直冲向了对方,基德全身斗气散开,每踏一步,地面都发出沉沉的响声,就在接近之时,基德忽然身子一扭,一身斗气忽然凝成了刃形,虚幻无实,隐隐可见其形,微泛光芒,虽基德身子一扭转,斗气之刃纷飞如雨,倾泻向黑暗中的人影。 本来基德认为这一击必定要了对方性命,毕竟齐蒙不过一个一级武者,可他却左腾右闪,每每一个动作,都有斗气泄溢流窜,并在闪躲间隙,陆续打出几团斗气来,身形之迅,绝不是一个一级武者能做到的。 基德看一团团斗气封锁过来,斗气朝四肢关节一沉,手脚立刻变得快速起来,闪躲之余暗暗吃惊“难道齐蒙这狗杂种不是一级武者,他骗了我们,骗了巴尔大人,这该死的!” 不过基德依旧信心满满,比起先前的情况,现在已经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情况,现在他知道敌人的所在,面对面的厮杀,知道敌人在哪儿,而且还知道对手不比你厉害,胜利必将到来,而这个决斗的过程,比之先前的猜疑和恐惧,简直是种享受,这才是骑士追求的决斗! 基德早不能按耐摘下齐蒙人头的冲动,甚至用了极其耗费斗气的咒文,一个三级的雷系咒文,名为‘空之响’的咒文,咒文发动,基德双臂都在闪烁着电光,并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在对方近身刹那,基德泛着电光的双臂挥起横扫,空中响起一窜炸裂的响声,声同响雷,对方见这一拳,似乎吃了一惊,身子像撞墙似的一停,双手向基德的手臂挡去,虽然斗气在手掌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光芒,但三级雷电咒文的威力就像利刃,轻易穿破了对手的抵挡,一声惨叫中,基德双臂的雷电好像活物一样,转移对方身上,将他掀飞很远。 基德大感得意,狂笑道“野种,你去死吧!”说着追了上去,对方在摇晃中站了起来,怒吼道“齐蒙你这该死的,竟然隐藏了这么多实力,老子要你不得好死!” 这时候,不论两人说什么,都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早日结束这场对决,只有剩下一个人站着的时候,心中安定,才会稍稍恢复理智。 基德用过一发三级雷电咒文,气势明显低落了不少,可对手的动作越来越迅速,似乎基德的咒文没有致命,基德的斗气每每往对方打去,一阵疾风过后对手的动作突然变快一截。 以基德的见多识广,齐蒙用的极像普曼多的风系咒文,基德在其他五人里,最烦的就是普曼多风系咒文,齐蒙居然和他一个属性,最烦人的风属性,这让十分基德恼火,连续吃了对方的几记风刃后,基德背上和胸口,都有了伤口,鲜血和热汗的刺激下,基德两眼红了,在对手近身的刹那,忽然双臂大张,大喝道“去死!” 基德的胸口突然亮起蓝光,一阵阵电光汹涌出来,对手大吃一惊,身上疾风大作,本要向后退去,但基德的身体忽然就像有了吸力,他只稍微后退了一段距离,就被吸了过去,结结实实贴在了基德的胸口上。基德双臂死死抱住对手,大吼声中,胸口的雷电狂倾不止,对手的惨叫声盛极一时,随后渐渐开始变弱,雷电不仅仅烧焦了他胸口的皮肤,是透过皮肉,连内脏一同烧焦的,直到对手一动不动了,基德才松开手,浑然忘了胸口也被烧焦了一大片,完全沉浸在胜利的狂喜之中。 他赢了,齐蒙这么死了,死在他手上。 死者和生者各自沉浸在各自的失败和胜利里,败者无言,胜者狂欢。 或许在决斗过程中,基德早就看清了普曼多的面容,只是他以为齐蒙用了普曼多的人皮面具,而普曼多也许也是这么认为的,不安的恐惧,让两人只有杀死自己之外的仍何人,才能安全,这才是根本。 良久良久,基德喘息得累了,终于坐了下来,一个六级武者短时间内连续使用两个三级咒文,他的斗气已经所剩无几,浑身的伤口使得骑士的身体开始不住颤抖,此刻疯狂过后的基德,已经没有狂喜,是虚弱。 这时,一颗魔法晶再度被点亮,基德眼前黑暗终于消散了,但他身旁的一具尸体,慢慢站了起来,齐蒙露出阴狠的笑容,道“莽夫的下场知道吗?从来不是战死疆场荣耀,而是败给智者的屈辱。” 基德目瞪口呆了片刻,又慢慢露出了绝望的神情,想到齐蒙的身体很瘦,今天却显得结实,他明白了齐蒙的歹毒,这个一级武者早已计算好了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铲除了他们,工具是黑暗,帮凶是奴隶。 躲在石柱后的小孩走了出来,深陷的眼球和面颊,只剩皮和骨的手臂,看来不过四十来斤,齐蒙本来也瘦的离奇,在宽松的衣裤下藏这么个孩子进来,实在简单。 齐蒙绝对没有动手杀过这里倒下的仍何一个人,只是偷了他们魔法晶石,以及说了几句话而已,扮演了第一个被杀的高级骑士之后,黑暗能够帮助一个一级武者杀死一个高级骑士的想法,会死死盘踞他们的意识,让他们对黑暗的恐惧尤同死亡。齐蒙看着已经没有反抗之意的基德,又道“巴尔到底是让你们跟着我干什么?是得到契约留下我,还是得到了杀了我?” 基德苍白的脸上露出苦笑,自嘲道“巴尔大人果然英明,我们真后悔没有执行他的命令,他说,你一定会得到契约,要我们在你得到契约之后,就立刻杀了你,带回契约,可惜,我们忘了立刻,本打算带你回去的路上再……唉,当时在莱城就该杀了你,也不至于现在六个高级骑士,被一个一级武者玩弄至死,只希望你别说出去,我们骑士的名誉可比性命重要。” 基德坐在地上,闭目待死,齐蒙冷笑了三声,拿过小孩手里的匕首,朝基德喉咙狠狠刺去,这血腥场面,小孩一直看着,除了在这对麻木的眼睛里只有一点零星的恐惧,再没有其他了。 “小鬼,没想到你还挺能干嘛,老子看你虽然活在奴隶堆里,但有点天份,也不像很笨。”齐蒙拍了拍小孩的脑袋,这次诡计除了他扮演第一个被杀的骑士,加深骑士们的恐惧外,其他的事都是由这小奴隶完成的,齐蒙也没想到他能完成得如此出色。这些骑士面对黑暗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照亮黑暗,而不是利用黑暗,就因为他们不断激发斗气,小奴隶才能透过他们身上微弱的光芒确定他们的位置,从而在黑暗中刺杀了他们,并利用他们各自的位置以脚步声为诱饵使他们相互攻击,这些虽然都是齐蒙事前教给小奴隶,但放进刚才情形,混混自己也不一定能像他那样出色的完成。 小奴隶没有答应,而是看着周围的尸体,数道“一,二,三,四,五,少了一具。”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