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罪刑

诅咒之主 9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5152字
眼看如潮的骷髅和腐尸已经到了供台周围,不少骷髅的手臂已经抓住了齐蒙的裤腿,正慢慢爬了上来,转眼就要将两人淹没了,夜蒙递过一个卷轴,道“这是我从大骑士那儿偷来的,本来本来打算用来逃离那些罪恶之人的,现在你用它逃吧,我亵渎了保利公爵的遗骸,必须留下来。” 齐蒙打开一看立刻认出来这是个传送卷轴,二话不说,咬破手指在卷轴上画出血色图案。一般的传送卷轴只能传送到每个卷轴发行公会事先设定的空间坐标上,没有空间坐标则不能传送,而这个高级传送卷轴却无视空间坐标,只要是使用者去过的地方,并且不是太远,都能直接传送,其实质是六级的瞬移术,魔法师的专属,大骑士能有这样一个高级传送卷轴,已经算混得相当不错了,也万幸这位大骑士混得不错。 卷轴之中的魔法力被齐蒙的鲜血激发,一团白光散开,齐蒙一把将一心接受所谓惩罚的齐蒙拉到身边,在骷髅围拢过来的刹那,两人消失在古墓里,只留下丧失了魔力的魔法卷轴。 ........ “齐蒙居然敢伤害贵族了,不知道巴尔大人打算怎么处置他。” “老捷特这老家伙活该,本来就是歌林的蛀虫,还教出了个齐蒙,活该被巴尔大人抓起来。” “唉,老捷特,你不在了我们会想你的,你死了我们赌场可就少了你这中流砥柱啊!” 围观人群将邢台团团围住,大部分欢欣鼓舞,称颂巴尔的明智,只有剩下赌徒酒鬼之类的悲痛。邢台上老捷特臃肿的身体被五花大绑在十字桩上,罪名是谋杀贵族的牵连罪,指证者:吉格.波西兰。 民众当然不知道这当中的详细,只是出于对于齐蒙一家的憎恶,理由是什么也就不太重要,像这样的蛀虫,歌林早已经不需要了。 齐蒙刚用卷轴回到歌林的家中就听说了老捷特被抓走,留下夜蒙让伊娜照顾,立刻赶了过来,齐蒙不敢露面,穿了件披风,将脸部完全隐藏了起来。 老捷特身下全部是木柴,巴尔在邢台后面的阁楼里坐着,向身边的法官挥了挥手,法官、神父、骑士,三人从阁楼下来,走在擂台最前面,法官拿着罪令肃然念道“吉格.波西兰子爵,指证齐蒙谋杀其女,曼其.波西兰,根据乌立法律第一条,任何平民谋杀贵族,必须接受火刑。齐蒙本人已经逃走,捷特身为齐蒙的父亲,应该替他受刑……” 齐蒙低头看了看胸口放着的银盒,巴尔并不知道齐蒙已经回来,并且还带回了保利公爵墓的东西,他认为齐蒙已经死在了六骑士手上,六骑士正为他带回契约。 如果齐蒙用银盒和契约作为交换,以巴尔的手段很容易就让老吉格改口,让罪名变成功名也极有可能,齐蒙看着银盒,却极为犹豫。 法官宣读过后,神父朗诵教会的《忏悔》,骑士念出火系咒文后,发射出一团火球,老捷特身子一抖,满眼惊恐地看着那团火球慢慢将干柴点燃,嘴里大叫道“该死的齐蒙,你个狗杂种,老子教你养你,到头来你还要害死我啊!” 老捷特在木架上死命挣扎,肥胖的身体随着挣扎被麻绳勒出一条条血痕,看到此幕,不少人侧目躲避,老捷特哭喊了一阵,骂道“你们这些杂种,乐意我的死亡,却不敢正视我的死亡么!你们就是奴隶,最无知的奴隶!” 大部分人并不敢看老吉格,只是以各式各样的嘲笑回应,内容大概就是,该死,活该,之类的,偶尔有一两个偷偷瞄过去一眼,但一看到火势向老捷特蔓延逼近,目光就立刻躲避。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恶魔被勇敢的民众,及英勇明智的贵族联合消灭的场景,古老的图腾记载有许多这样的场面,多少诗歌传颂这些英雄故事,而现实中他们却不敢正视这么一副活生生的烤肉视宴,也并不觉得此刻值得记载传承。 老捷特一会儿哭,一会儿骂,一会儿求救,一会儿讨饶,最后火势已经蔓延到他脚下,他一语不发了,两眼彻底绝望,齐蒙披风下阴郁的表情已经变得僵硬,银盒从胸口拿到一半,听见老捷特扯破了喉咙的吼声“齐蒙,你得给老子报仇啊!” 混混手一僵,又将银盒放了回去,火苗窜上老捷特的裤子,很快也点燃了老捷特的衣服,凄厉的叫声从火光后传了开,再没有人去看上一眼,只是那非人的尖叫已经让信仰美好的他们不能接受。 披风下齐蒙神情的阴郁定格在脸上,正如老捷特说的,既然他害死了他,为什么不能正视他的死亡?齐蒙盯着熊熊火花背后已经半焦的老捷特,死死盯着,生怕错漏了每一个令人尖叫的细节。随着尖叫慢慢衰弱下来,肥油呲呲的声音响到了巅峰,焦味的气味让不少人离开。 直至老捷特已经被烧成灰,所有人已经失去了兴趣离开,齐蒙抬头望了一眼,洁云无暇,蓝天无疵,感觉微风已起,深吸一口风中着焦臭,也离开了。 “去,把老捷特的骨渣找出来,剁碎了喂猪,妈的,老子早就想弄死这烂杂种和齐蒙那狗杂种了,安吉,去把齐蒙的妹妹伊娜接到我府上来,哈哈哈。”巴尔在阁楼上令喝道。 回来时,齐蒙脸上已经一片阴霾,伊娜心急如焚,等在门口,但她只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伊娜垂闭的眼缝里溢出了泪,跟着齐蒙走进屋里,两人一言不发,齐蒙坐在了老捷特坐的那张椅上,平日老捷特怎么摇晃也坚挺过来的木椅,咯吱一声彻底散架,齐蒙不打算站起来,嗓音略有些嘶哑,道“伊娜,我没救他,是没有救,而不是不能救。” “捷特叔叔走得痛苦吗?”伊娜没有抽噎一声。 “叫了很久。”齐蒙的回答简单且直白,如果会有如果,齐蒙一样会选择现在这个结果,正因如此,这时候没有懊悔的痛苦才显得更为钻心透骨。 “捷特叔叔本来对我们就不好,从八岁开始,家里的钱全是齐蒙哥哥挣来的,你说是吧,连我的眼睛也是……”伊娜试着用这样的解释来宽慰齐蒙,或者说她自己。 齐蒙打断了她,道“别说了,他已经死了,你收拾收拾行李,我可不想像他一样被绑上邢台。” 伊娜进屋过后,齐蒙从怀里掏出两个银盒,仔细查看过后发现这两个银盒并不是秘银铸造成的,而是更为珍贵,更为稀有的‘银色之晶’,就连光明教会的大主教也会心动的罕有的物品,据说银色之晶的价格是黄金的一千倍,甚至更高,迄今为止能拥有它的无不是各国的王公贵族。银色之晶唯一的用途:延缓衰老。没有人不渴望长生不老,虽然银色之晶不能让使用者永不衰老,但至少能寿命延长五倍甚至更多,这已足以让银色之晶成为世上最值钱的晶石之一。 齐蒙越估算这两个银盒的价值,心就越是砰砰直跳,四下张望了一眼,屋里没有人,但齐蒙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此刻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心惊肉跳,一旦有动静齐蒙立刻会扑向周围可能出现的任何活物,并予以灭口。
紧张持续到齐蒙的目光再落在盒子,他接连平复了数次才镇定下来,盒子并无琐扣,细看是由无数极细的光丝将盒子紧紧封锁,平时极难察觉,也是因为此刻日落黄昏,光线暗淡了下来的缘故。齐蒙用力扳开盒盖,光丝悉数断开,盒子里射出刺眼的光芒,照得屋里一片血红,好似浸进了血海之中,光芒之后的一颗戒指,静静躺在盒中,这颗戒指里释放出的气息就一直充满诡异、凶戾、血腥,齐蒙的灵魂受到了这股气息的影响,竟不敢伸手去拿。 戒指上的镶嵌了一块红色晶石,其余部份是黑色金属打造,相比一般权势象征的贵族戒,这更像是魔法师的魔法戒,齐蒙屡次伸手,屡次被戒指的气息吓退,好像一旦触摸,灵魂就会被戒指吸得一干二净。无可奈何下,齐蒙找来平时老捷特喝酒的酒壶,端起盒子,把直接戒指倒了进去。 齐蒙把酒壶挂在腰间,打算再打开了另一个盒子,这时,院里铁门一响,齐蒙一惊,立刻抓起两个银盒躲进了屋里,躲在门后窥视来人。 竟然是安吉,看他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齐蒙心里已经揣测到了七七八八,这屋里的三个人,老捷特已经死了,安吉和巴尔不知道他已经回来,那一定是冲着伊娜来的。 果然,进门安吉就大声喊道“伊娜,伊娜,快出来。”叫了两声后,伊娜从房里摸着门框出来,安吉有七年没有见过伊娜,只是小时候他就清楚伊娜一定会是个大美人儿,不过这时见到伊娜,安吉整个人僵住了,是**裸的震撼!就在这简陋的狗窝里,随处都是破烂的地方,伊娜白净如玉的肌肤,好似照亮了屋里每一处,甚至安吉都觉得刺眼,当然这只是幻觉,这绝色美人像从天外而来,误落人间,几乎让安吉快忘乎所以地冲上去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这绝对是安吉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或许是他一生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不管过去,还是将来!他除了狂吞了口唾沫,心里坚定无比的发誓:等巴尔大人玩儿够了,我就是给他添屁股,也要求他把这女人给我玩玩儿。 安吉可不想像基尔和齐蒙那样,因为偷了一点荤腥,就最后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原来巴尔早就知道基尔齐蒙几个人对曼其做过的事儿,巴尔某次酒后胡言,安吉听到了全部,从此深为巴尔的手段所折服,此时即便被伊娜迷得有些神魂颠倒,但恐惧仍然战胜了**。 露出了热情万分的笑容,安吉柔声细语地讲道“伊娜,城主说虽然他依法惩治了捷特,但他也是万分不忍的,想到你家的困难,他就一阵伤心,叫我带你去城主府,他要亲自向你道歉。” “如果我不去呢?”伊娜说话向来柔声细语,这句却多了几分冷意。 安吉一听,刚要说一番强逼之词,心想在美人面前可不能忘了绅士,微笑说道“伊娜,巴尔大人是真心实意的请你去的,如果你真执意不去,我也绝不逼你,你应该知道惹恼了巴尔那肥猪是什么下场,我劝你还是不要惹恼了他啊。” 说出此话,安吉心里默诵了一千遍《神的恩德》,只求别被巴尔听见,毕竟这也是形势所迫,骂不了巴尔,套不到近乎。本以为伊娜这下该给他好脸色,却不料她冷笑道“安吉,你过去还是不错的人,怎么现在变成东西了!” 安吉只还留恋在伊娜骂人时那一唇一眉的神态,心驰神往在那娇嫩柔软的唇舌之间,猛然惊醒这是骂的他自己,登时巨怒难忍,露出本性,指着伊娜大喝道“哼,你那哥哥齐蒙又是什么好东西了?他骂过的主子还少了,以前他就是为了取乐巴尔,就说我这里如何,那里如何,还不是套近乎,最可恨的是他竟然造谣说老子戴了平民的绿帽子,让我半年没抬起头来,老子不要脸,那,那他就是不要脸的狗,只会给人添屁股的狗!” 骂过了,安吉心里舒坦不少,又接着冷笑道“齐蒙他就是歌林耻辱,歌林没少人想打死这混蛋,看这次他回不来了,这就是报应,真是苍天有眼啊。” 窗外的黄昏已到了最后一刻,最后一片昏黄的天空在山的背面消失后,屋里已经有些暗,使得安吉没发现伊娜身边已经站了个身影,黑影发出了一阵嘲笑,道“伊娜,我跟你说过我去安吉府上的事儿吧,你跟他说说。” 伊娜脸上一红,羞嗔道“要讲你自己讲,我说不出口。”屋里两人都已经对答了一句,安吉才回过神,指着黑影,结结巴巴道“你的声音的怎么,怎么那么像齐蒙那杂种,伊娜,你别想用什么手段吓唬我。” 齐蒙伸手点亮了一颗魔法晶石,道“别怕,我又不是鬼,你要相信贵族的‘蒙田园’是不敢碰贵族的,他一定会爬过来添你的鞋子。”光斜照着齐蒙的脸,光与影使他的笑容奸险和恐怖越发突兀。 安吉心中不寒而栗,浑然忘了自己贵族的身,结巴道“你,你他妈怎么没死,你想怎么样?老子可,可是贵族!” 齐蒙好像恍然大悟一般点头念叨“对啊,你安吉可是贵族,我可不敢怎么样,不过你女人好像给贵族带了绿帽子,真是的,我怎么能让贵族带绿帽子呢,唉,也不能怪我啊,只是你那女人太骚太浪了,我就说我可以把她引见给巴尔,她就非得拉着我上床感谢我,唉,可惜现在肚子鼓了,我也怕伤着我儿……不,是安吉大人的儿子不然我还真想她那对……” “咳咳咳……”伊娜听不下去了,咳嗽了几声。 齐蒙故作姿态道“哦,我真是该死!我怎么能在安吉大人面前说这些呢,可惜安吉大人没带什么人手,不然您可一定要狠狠惩罚我的过错啊。” 安吉两眼通红地盯着齐蒙,心里自然是愤怒无比,只是先前齐蒙的表情实在吓了他一跳,刚才齐蒙那么一提醒,更不敢发作出来,是啊,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啊!这才是关键。即便齐蒙再无耻的说些激怒安吉的话,他也绝对不敢发作,齐蒙只是一个平民中的贱狗,而他安吉可是贵族,这之间不存在仍何等价关系,万一这贱狗发疯了要来个鱼死网破,那他可就真没地方哭去了。 安吉索性一忍再忍,狠狠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哼。” 刚出门时,齐蒙不忘高声欢送道“大贵族安吉先生,别忘了照顾好我儿……不你儿子!” 事后齐蒙拍了拍伊娜的脑袋道“行啊,希望安吉再怎么也不会害了自己的儿子吧,虎毒不食子啊,可我想想安吉的为人……唉,罪过了,罪过了,孩子,愿光明神保佑你。” 伊娜微微一笑,屋里再没了声响,齐蒙还想再想找点乐子,可伤痛就像黑暗,匿藏在那些光无法照亮的阴影。 果不其然,安吉回去立刻以不贞的罪名,把他女人连同他的儿子送上了绞刑,贵族在忠贞上猜疑,齐蒙很清楚。
隐藏
威尼斯人